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凰權卿安
凰權卿安 連載中

凰權卿安

來源:google 作者:呆不拉幾嘟大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影安 宇卿沅

她本應是天之驕女,金尊玉貴,只因為生母卑微,任人欺凌,連苟活都是奢望萬念俱灰之下決意赴死,卻被人所救那一刻,她捨棄了過往,認那人為主,侍奉終生「阿沅,那日我給了你選擇的權利,如今你也送我一個選擇吧」「司影安,你既決定了我的人生,那你的未來也該由我把握,你休想逃離!」展開

《凰權卿安》章節試讀:

永華帝憐他突逢大變,心下不忍,拒絕了他的請求。但司影安不是會知難而退的人,跪在龍淵殿外兩天兩夜,最後還是得了永華帝的允許。

第二日便收拾好了行囊出發。

樺瀾軍是大殷朝戰力最強的一支軍隊,也是司影安此行的目的地。他不是沒有想過去他們司家的紀慶軍,但自打父兄去後,司影安自知無力掌管,又恐遭到永華帝的忌憚,在處理好父兄的喪事後便親自將兵符交還於永華帝。

也正因如此,永華帝才肯點頭答應他到軍中歷練的請求。帝王無情,對於手握兵權的臣子向來是忌憚大於信任。

司影安隱藏身份在樺瀾軍中一待就是五年,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兵一步步走到了現在。最後更是在與戎狄交戰中親手斬下了對方主帥的人頭,為父兄報仇雪恨。

也是那一戰,戎狄一族徹底消亡,司影安居功至偉。

永華帝感念他的功勞,除了擎康王的世襲爵位,還將紀慶軍的兵符再次賜予司家。聖旨傳來,軍中眾人這才知曉司影安的真實身份。

司影安接過聖旨後,並未久留。當晚和軍中的兄弟喝酒道別,第二日便踏上了回京的路途。

五年前,司影安只是眾人眼中弱小無依的世家公子。五年後歸來,他則成了手握兵權的擎康王。一時間風頭無兩。

眼看擎康王到了娶妻之齡,王府的門檻差點被爭相上門的媒婆踏破。眾人都在猜測,這位王爺最後會選定哪家大家閨秀作為他的正妻。

只是最後此事卻是不了了之。而司影安在家休息幾日後入了宮,他再次親手將兵符交給了永華帝。

「陛下,臣已報了父兄大仇,這兵符在臣手中並無用處,還是還與陛下吧。」

永華帝命人接過兵符,問道:「你以後可有什麼想法?」

司影安搖搖頭,「臣年少離家,在軍中一待就是數年。除了領兵打仗什麼也不會,眼下戎狄已除,我大殷再無心腹之患。臣於別的事上也是一竅不通,就在家做個閑散人也是極好。」

永華帝面上看不出什麼,沉思片刻說道:「你好歹也是世襲的王爵,又是如此年輕,怎能閑賦在家。不會的事可以學。」

司影安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陛下,臣在與戎狄對戰時受了傷,身體大不如前。大夫說需要安心靜養才能恢復到往日,還請陛下允准。」

受傷一事早已不是什麼秘密,此番回京眾人見他表面無恙便都以為他早已痊癒。見司影安如此堅決,永華帝也不再說什麼,點頭允了。

兵符交上去不久,京都內便有傳言,擎康王在與戎狄對戰中傷了身子,怕是壽命不長,所以才會推了各家的求親。

消息一出,再有心思的人也只得偃旗息鼓。司影安也並未出面做個解釋,自出了宮便命人閉府謝客。

隨着時間的推移,擎康王府在京都內的存在愈發薄弱。若不是今日永華帝提起,眾人真的要忘了京都內還有這號人存在。

來王府傳旨的人是夏培,永華帝身邊的人,不論是誰都沒膽子怠慢。接過聖旨,寒暄了一番,司影安親自將夏培送到府外。

「王爺留步,奴才告辭。」

「公公慢走。」

回到書房內,那道明晃晃的聖旨就擺放在桌上。

近侍蘇整開口問道:「主子,陛下這是何意?」

主子在這京都內深居簡出這麼多年,今日一道聖旨就再次把王府拉到了所有人面前。往年大興不是沒有派過人來,怎麼今年這差事就落到主子頭上了。

司影安將聖旨扔到一旁,漫不經心的說道:「這次來的是聞書易。」

蘇整不解。

「聞書易深得大興國君的喜愛,有傳言他很有可能是太子的不二人選。如此一位重量級人物出使,陛下絕不會隨意指派個人應付。」

「文武百官不行,那不還有幾位皇子么?」

就是因為來人太過尊貴,永華帝更不會讓幾位皇子出面。這幾年朝堂上關於立儲的聲音從未斷過,今日永華帝敢讓皇子出面迎接,明日整個皇城都會傳遍陛下有意立儲。這對於尚未年邁,且從未放鬆把控朝政的永華帝來說,絕不是一件好事。

為什麼選中自己,司影安心裏清楚。如今這京都內唯有自己遠離朝堂,獨善其身,永華帝能想到自己並不奇怪。

蘇整還有疑問,「主子,咱們準備了這麼久,當真要在此時踏出那一步?」

司影安點點頭,非常肯定的回答:「眼下時機成熟,那日我出手後便已決定好一切。」

主子做了決定,身為屬下,自當奉命。

一切都已準備周全,就等日後大興來使抵京。

宇卿沅自打住進坤霏殿以來,除了換了個住處,其他一切與從前並未有絲毫區別。身邊只有一個芬瑜侍候,成日里只是安靜的待在殿內,偶爾出去走走,也只是在住處附近,連坤霏殿的大門都沒有踏出去。

這日她才午休起來,芬瑜興沖沖的進來說道:「公主,大公主來看您了。」

宇卿沅一怔,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芬瑜說的是誰。剛要開口將人迎進來,宇卿希就走了進來。

「我不請自來,妹妹可別怪罪。」

大公主宇卿希,皇后的獨女。在幾位公主中不論是地位,榮寵都是獨一份的。皇后就這一個女兒,自然是疼愛非常,但對於女兒的教導也是十分嚴厲。

宇卿沅見過宇卿歌,如今與宇卿希一對比,高下立見。

宇卿歌就是個被寵壞的孩子,不懂規矩,飛揚跋扈。而面前的宇卿希,不論是說話談吐還是禮儀規範都是標準的皇家公主的樣子。

宇卿沅頓時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見她不出聲,宇卿希善解人意的問道:「三妹妹可是覺得我今日太過唐突了?」

宇卿沅連連搖頭,「沒有,我這裡很少有人來,大姐姐今日過來,妹妹受寵若驚。」

宇卿希很是溫柔的笑笑,親切的拉住她的手,「若是妹妹不嫌棄,我以後一定常來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