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華爾德和他的朋友們
華爾德和他的朋友們 連載中

華爾德和他的朋友們

來源:google 作者:Cybenkrf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Cybenkrf 奇幻玄幻 庫波華爾德

講的是沒心沒肺的爛人華爾德和他的好朋友們的愉快故事包含大概是科幻的世界觀在內,有誤解系喜劇,懸疑,狗糧,推理,輕度貼貼,以及黑暗幻想等要素日更字數不定附:現徵集優質狗糧文書單中…展開

《華爾德和他的朋友們》章節試讀:

聚落-134

「今天,沒有要來的意思啊。」

散漫的聲音,聽着就像快死了一樣。

「大意,不可以。庫波,那些東西是——」

認真的聲音,聽着就像無法輕易死掉一樣。

「好——好——沉下心來,要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視線放慢再放慢——」

「對吧?」

散漫的聲音回顧着那被逼迫着記下來的話語,依舊沒什麼感想。

「……你知道的話…唔…就好。」

認真的聲音似乎有什麼想說的,不過最後還是作罷。

「不過,明知道會來,卻還是讓「幽靈」猖獗為患甚至都波及到通道了,這兒的傢伙可太散漫啦——」

散漫的聲音依舊我行我素,開始發起牢騷。

「不要,閑聊。」

散漫的聲音發覺自己個性認真的搭檔正惡狠狠地盯着自己。雖然那視線也很……是呢,捉弄她確實會讓人上癮。

「不會,搭理你了,笨,庫波。」

散漫的聲音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

「別生氣了好嘛,萬朵莉,我答應你不在值班的時候胡鬧了,所以不要不搭理我好不好?」

嗚,好像沒用。

自己的搭檔如果不是身旁這位嬌小的她的話,庫波華爾德一定會適當的應付一下,然後找個好地方打盹去了吧。

他才懶得管這些閑事。

「真的不說話了。哎呀,麻煩了。」

反正今天大概是不會發生大規模的襲擊了,等值班結束後,搞點好吃的點心回去,再嚼她一會耳根子,應該就不會生氣了吧。

嗯……希望她不要再生氣了。

#//_&%

「萬朵莉,好像來了。」

敏銳的感知使得那份酷寒與冰冷提早了數秒到來,散漫的聲音慢慢看向自己突然僵硬起來的搭檔。

而這句提醒則比那行動還要更快。

華爾德的視線所捕捉到的,是小小的她很快做好了準備的光景。

不僅是「身」,還有「心」也一樣。

也就是身心健全的強大姿態。雖然個子很小。

比起自己來,是不是都要更加像樣了?雖然個子還是很小。

「打起精神來,庫波華爾德,你不想死在這裡吧。」

平日里,他是不會發出這種自我鼓勵的催眠聲音的。

而這種難得一見的場面,往往都是這個怠惰又缺乏自覺的傢伙認為死期將至的時候。

這種預感很靈驗,從來沒有出過錯……偶爾會有那麼一兩次失靈,畢竟狀態失常是人之常情。

獨獨一份的死亡,一定會平等地降臨。這份只有他能夠察知的酷寒與冰冷是死神已經降臨的標誌!

她的話一定沒事,那麼被收割的性命自然只剩下另外的那一個,也就是自己。

「……不會的。」

好嘞,麻溜的找個地躲起來吧。

……

「萬朵莉,你原諒我了?」

……

「……」

「笨,庫波。」

「說了,不要閑聊,了吧。」

他是個懦弱的,軟弱的傢伙。

不斷在責罰與批評中自問,你還要活在夢中多久?

萬朵莉,和自己相反,截然不同……

如果存在對抗命運的戰士,能夠無視裹侵染至髓的棘刺,依舊揮劍斬向不公的英雄……那一定是像她那樣的……

和庫波華爾德截然相反的。

你希冀的東西會存在夢中?

雖然身高還稍顯令人不安,將來一定會成為開拓歷史的偉大之人…

雖然一直長不高,但那身影會出現在交錯,交織,交融,交軌,無盡重疊的夢中嗎?

遺憾的是,如果連沉眠都無法帶來安息的話,那就只能再多喝點牛奶了吧。

「不要,偷懶。」

哦,這可不行,她好像又要生氣了。

拿出為數不多的幹勁,今日的華爾德怠惰計劃宣告破產。

————

「不對。」

鎖鏈如銀蛇吐信般晃動。

「134聚落的「通道」管理出了些小問題。」

「「區塊C-34遭遇幽靈襲擊,損失人員數量——」,那東西活動起來了?但是不對。」

捆縛着頸部的是觸目驚心的爪痕和受到尖牙撕咬後留下的血跡。

「那個據說是亡靈來襲,到處都傳的沸沸揚揚。」

「「幽靈的正體是非自然過蝕者」,別被那個迷惑了,不對。」

束縛着那顆心臟的事物並不存在。

「白械的大人物都特地召集四散在外的成員了。」

「「總括會議——」,這個連邊都搭不上,不對。」

足與腕都被光滑平整地切開,分成數段,小心存放在與其軀幹相隔數米的鋼匣子裡頭。

「不行,果然還是不行。拼不起來,有人搗亂了。」

那顆腦袋,那分離開合的兩瓣,荒白的唇齒間吞吐着沉寂的呼吸。

「宣魔小姐,這跟說好的可不一樣啊。」

「湊齊足以解開真相的三句材料,潮水會自己退去,刻着真實的底端便觸手可及。」

「我可是相信着您的力量才求助於您的。」

細細的管子,如黑繩般纏繞,穿刺在其皸裂的體表。

深埋那具殘破身軀其中的火熱憤怒被迫歸於虛空,只化為惡毒詛咒與深紫毒液,噴洒揮發為無色霧氣。

在這狹窄的數平方之內,只有一停又一響的時鐘劃刻聲。

「抱歉,不過我可不管你是哪裡的什麼偉大人物,湊齊三句材料就一定能得到期望的答案,這是真理。」

「而如果連這都動搖了,那一定就是該要毀滅的時候到了。」

「您這說的是什麼話,宣魔小姐,反正我們也都是跟亡靈差不多的東西吧?」

「我說你啊,嘎吱嘎吱地嚼着什麼呢?讓我也嘗一口吧?我也是有那種權利的吧?」

「那可不行,這在外頭可是千金難求的逸品。」

「言歸正傳。雖然您說的如此堅定,不過結果還是沒法讓我滿意而歸。」

「宣魔小姐拿手的把戲……不對,真知灼見,眼下好像也蒙了一層薄紗,完全被遮蓋住了。」

「……如果連思維都**縱,那還算是一株活着的生命嗎?」

「我只期望您能給予真正的答案。」

「當然算吧?不然的話——」

「答案,宣魔小姐,我渴求的只有答案。」

「少廢話,本來就是打白工。」

「還有別的事情嗎,沒有的話就滾回去。別再來了,我這不歡迎你。」

「我被討厭了嗎?不過那樣也沒關係,您會去的吧?答案會自己回到這裡,因為您現在沒能把答案交付給我。我可是這樣期望的。」

「把釘子挪掉吧……求你了啊……」

「那麼,期待與您的下一次會面,宣魔小姐。」

「就光說得好聽……去?去哪?……要去哪裡?」

「光是想想,我可是就快痛得快昏過去了。」

「凈說些風涼話,走開走開。」

……

……

「哼,你問還能挺上多久?」——「我不是這個意思。」

「要不來打個賭吧?」——「為什麼要這麼做。」

「能期待這個,應該也算是一件好事吧。」——「本來不該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