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黑夜修羅
黑夜修羅 連載中

黑夜修羅

來源:google 作者:魯東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羽 奇幻玄幻 楚慕雲

猩紅籠罩,長夜慢慢妖魔鬼怪出沒的黑暗世界,誰才能站立巔峰?異族入侵,玄幻末世仙王神聖隕落的末日空間,誰才是最後推手?天下劫難,萬界破碎扭曲虛空中的詭異物種,誰才是真正締造者?暗藏無盡陰謀的天地異界,看黑夜中的無敵修羅如何走上萬界之巔?展開

《黑夜修羅》章節試讀:

任胖子,名號任寶寶,同樣十六歲,是夜羽在邀月城唯一的朋友。

兩人同為流浪者,因一株凝露草而相識。

當日在葯墟附近,夜羽發現一棵生長在岩石縫隙中的凝露草,因附近有詭異物出現,夜羽同往常一樣選擇潛伏。

在與詭異物搏殺的半途,任胖子突然出現,指責夜羽不講流浪者規矩,搶了他最先發現的草藥。

詭異物被夜羽斬殺後,不要臉的任寶寶要求把草藥分一半給他。夜羽不同意,由此對戰到一起。

說來也奇怪,這任胖子明明實力高達輪海四層,卻怎麼也不是夜羽對手,最後不得不認輸。

「你實力這麼強,不如我們結伴而行如何?我知道一個藏有寶藏的地方,相信以我們二人的實力,聯合起來,肯定能獲得寶藏,發大財。」

看着胖嘟嘟有點可愛的胖子,夜羽認為對方說的應該是實話。於是兩人結伴而行,最終到了一片墓地。

在墓穴內,夜羽沒發現什麼寶藏,卻遇到了一隻輪海四層的妖狼。二人奮起搏殺下,雖然最終殺了妖狼,卻也都受傷不輕。

「消息有誤,下次肯定能發大財。」

眯着眼睛,笑嘻嘻的任胖子如此安慰夜羽。

後來,兩人又合作了兩次,每一次任胖子都說有寶藏,卻每次都是空手而歸。

「任寶寶,任胖子,下次再發現什麼寶藏千萬別找我了。我已經被你害慘了。永遠不會再相信你。」

與任胖子多次交往後,夜羽發現了對方的優點:寶藏隨口而出,且每次都會空手而歸。

此刻任胖子再次找來,又提寶藏的事情,夜羽怎會相信他。

「任胖子,你天天尋找寶藏。沒有一次找到的,我不相信你。」夜羽走在前,一臉不屑的樣子。

「真的,這次的消息是真的,我是從拍賣行柳小姐那裡得來的可靠消息。你不相信我,總該相信柳小姐吧。她可是我們邀月城數一數二的大人物。」

見夜羽不相信自己,滿臉笑意的任胖子搬出了拍賣行柳小姐。

「不相信,從你嘴中說出的話,我一句也不相信。我寧願相信野狗吃屎,也不相信你的嘴。」

夜羽有着自己的計劃,不願聽任胖子說胡話,徑直走向陳氏鐵匠鋪。

「我請你吃飯行么?去邀月城最好的酒樓,我們一起去吃妖狼的的大腿肉。」

聽到吃肉喝酒,夜羽來了興緻。平日呆在城池之外的廢墟之地,吃的都是發霉的食物,能夠到酒樓吃上一頓大魚大肉,簡直是每個流浪者一輩子的奢求。」

四海客棧,邀月城最大的酒樓。火烤妖狼腿遠近聞名。

「說吧,寶藏在什麼地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的夜羽問道。

「你先看看這個。」

把手裡的大腿肉塞入嘴中,任胖子從懷中拿出一張破舊發黃的牛皮紙,上面的地圖已經模糊不清,卻能清晰看到邀月城及三十公里外的一個點,這個被着重標出的點的旁邊寫着「銀狼尊者墓」五個大字。

大驚!

剛剛看到寶藏圖,夜羽的眼睛便大瞪了起來,這個銀狼尊者墓的所在位置正是有着三十年紅線蛇生存的地方,自己計劃前往的地方。

「這張地圖從何處而來?」放下手中的大腿肉及酒碗,夜羽開口問道。

「邀月拍賣行柳小姐,是她給我的。說,這個地方有寶藏,且是大寶藏。只要能夠找出來,可以一夜暴富,甚至買下整個邀月城。」

聽到任胖子對寶藏圖來源的解釋,夜羽突然沒那麼興奮了。邀月城拍賣行,那是什麼樣的勢力?他們會平白無故把寶藏圖送給一個流浪者?

如果圖中標註的位置真有寶藏,他們怎麼不自己去尋找。

夜羽感覺,自己又被任寶寶騙了。

不過,一頓豐盛的酒肉,被騙也算是值了。

「怎麼樣?一起合作,一起發財?」任胖子喜笑顏開的問道。

「讓我想一想,半個時辰後,你到陳鐵匠那裡找我。給你具體答案。」

離開四海酒樓,夜羽陷入了長久的沉思。

按理說,邀月城拍賣行柳小姐的話不會有假,她不會拿拍賣行的名譽販賣假消息。

而讓夜羽十分迷惑的是,拍賣行勢力龐大,堪比修羅館,他們為什麼不自己去尋找寶藏,而是把寶藏圖送給一個流浪者?

「難道其中有什麼陰謀不成?」

要知道,如邀月城這樣坐落在廢墟之地的小城池有千百座之多。看似平靜的城池,處處隱藏着危機,一方面來至猩紅下的凶靈妖獸,一方面來至其他城池的人類勢力。

自從韓武這個搬血境巔峰的強者走上邀月城城主的位置後,邀月城已經平靜了十五年,而最近,蠢蠢欲動的危機似乎正在醞釀。

後背發涼,夜羽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抬頭看了看天空的猩紅,又看了看東南方向。

「紅線蛇一定要斬殺,魂技也一定要獲得。無論在不久的將來,邀月城會出現何種變化,自身的實力最重要。」

心中做下決定,夜羽抬步走向了**街道盡頭,陳鐵匠仍在打鐵,似乎沒有一刻的停頓。

也就在夜羽與任胖子談論藏寶圖的這個時間段,猩紅夜空下,一個模糊的身影正在急速前行,從其腳下的步伐來看,此人至少輪海巔峰。

身影以極快的速度奔向一座山峰,而在山峰的頂端同樣站立着一個黑衣人,此人身穿黑袍,遮擋面容。

「消息已經放出去了么?」黑衣人的聲音很是沙啞,似乎有着某件東西卡住了喉嚨。

「已經按照您的吩咐,把寶藏圖交給了任寶寶。只是妖使大人,為什麼一定要把寶藏圖交給一個只有輪海四層的流浪者呢?屬下有些不明白。」

聽聲音可以判斷,此刻說話的是個女子。

「不該問的不要問。做好你該做的就行。耽擱了妖王大人的事情,你知道什麼後果。」

話落,黑衣人詭異的消失在了虛空中,好像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是!卑職遵從妖使安排,永遠效忠妖王大人。」

蒙面女子躬身聽命,目光卻看向了遙遠而恐怖的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