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鬼滅:破碎之拳
鬼滅:破碎之拳 連載中

鬼滅:破碎之拳

來源:google 作者:三流的鹹魚刺客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三流的鹹魚刺客 遊戲動漫 神里天宮

在自己世界被斬殺的死靈法師意外的重生到了鬼滅世界被斬殺後的死靈法師發現自己的能力被大幅度削弱,在變成鬼之後就被抓進了藤襲山啊!你們這些鬼好可怕……數年後——啊……你們這些上弦鬼好可怕……被貶為下弦之一的墮姬:明明你才是那個魔鬼好吧!展開

《鬼滅:破碎之拳》章節試讀:

「純陽無極·烈陽掌」

顧名思義自然是和太陽有關的,畢竟神里天宮的天地十二拳是針對人類的殺人術,對鬼來說有着超強的破壞力,但是卻無法徹底的殺死他們。

所以系統才借鑒於煉獄火花子的炎之呼吸產出了一個能夠殺死食人鬼的「純陽無極·烈陽掌」。

而且依神里天宮來看,剛剛煉獄火花子施展的劍法極其精湛,如果和自己單挑的話絕對不可能被秒殺。

看來自己偷襲煉獄火花子的時候,她一定是放水了,就算不是自己的對手也不可能被自己給秒殺了。

這個小蘿莉的情商挺高的,估計一招敗給自己是為了讓自己開心開心。

「呼~累死我了,這些煩人的傢伙終於打發走了。對了,你要不要加入我們鬼殺隊啊,以你的天賦一定可以成為比我更厲害的柱的,我的眼光可是不會看錯的哦~」

煉獄火花子俏皮的吐了吐自己的香舌。

她覺得這個已經被惡鬼逼到絕境的青年絕對會抓住機會進入這個大家庭的,只要進來之後就別想走了,嘿嘿嘿……

煉獄火花子已經想好了等這個能幹的青年加入鬼殺隊之後就用自己前輩的身份瘋狂的使喚他。

以他強悍的實力,自己的任務都可以放心得讓他去做,而自己就可以天天的去摸魚了,白拿工資還可以玩,她真的是太聰明了。

煉獄火花子心中暗暗的想到。

「額……感謝你熱情的邀請,但是我拒絕。」

神里天宮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先不說自己對鬼殺隊這個組織不感興趣,而且這個笨蘿莉搞得跟個傳銷似的就很可怕

「什麼?!不加入!那你以後去幹什麼,沒有錢你去吃什麼?去白嫖嗎?」

本以為會欣然接受加入鬼殺隊,可是煉獄火花子萬萬沒想到一個被逼到絕路的人,在他眼前有一個機會他卻不牢牢的抓住。

「這個就不用你管了,我有我自己的方法。」

神里天宮當然沒有自己的方法,只不過是為了不加入這個組織才這樣說的。

「啊……啊……啊……煉獄!煉獄!花街出現惡鬼,請立刻前往花街斬殺惡鬼!!!」

就在這時,一隻漆黑的鎹鴉向著庭院飛了過來。

「哎呀!這個臭鳥怎麼又來給我發任務啊!你到底煩不煩啊!我這才剛回來呢,你這是非要把我給累死才樂意嗎?」

煉獄火花子指着天上的鎹鴉不滿的罵道。

「我是你大爺!趕緊幹活!!!」

一聽煉獄火花子又想曠工,鎹鴉的眼睛冒起了熊熊的火焰,鋒利的爪子向著煉獄火花子的臉上抓去。

「哎呀!你瘋了!你這隻該死的臭烏鴉,總有一天我要把你烤着吃!」

雖然嘴裏罵著自己的鎹鴉,不過煉獄火花子還是被鎹鴉給追着跑。

「閉嘴快去幹活!」

也不知道鎹鴉從哪裡來的底氣敢去追煉獄火花子,不過它絲毫沒有想要放過煉獄火花子的想法。

就這樣,再次耽誤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太陽下山了。而被追了一個多小時的煉獄火花子也妥協了。

「好了,好了,你別追了,我去還不行嗎!」

本想回來好好的睡一覺的煉獄火花子出於無奈,只好執行任務。

「啊啊啊!!!好煩啊,雖然特權很爽,不過那個笨蛋哥哥不在身邊就要自己完成任務,太麻煩了!」

路上,煉獄火花子抓狂的將自己的頭髮抓的亂糟糟的。

「勤奮才可以讓人變強,自覺與知識才是一個人強大的根本。你這麼懶,白搭了你一身的天賦。」

神里天宮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世界上這麼會有那麼頹廢的人呢?

「嗐呀!要不是你跟着我,我估計我這一路上都要無聊死了,還好有個人說話。」

煉獄火花子彎着腰,連路都不看的直接往前走。

口中時不時地吐出一絲滾燙的火焰,隨着呼吸逐漸的變得深沉,少女那豐滿柔軟的雪白胸脯上也一晃一晃的,看起來非常的有誘惑力。

「都怪你這隻該死的臭烏鴉!為了防止我逃跑居然還來監督我!」

煉獄火花子突然直起身子,指着天上的鎹鴉怒罵道。

罵著罵著,原本那兇殘的嘴角也開始逐漸下撇,從兇惡的變成了極度嫌棄,厭惡,直到最後,稚嫩的面容上居然擺出了一副像是看蛆蟲一樣的微妙眼神。

「少廢話!多做事!把自己的任務都辦好了我就不會催你了!不要給自己找麻煩啊!我會盯着你的!」

煉獄火花子的鎹鴉不屑一顧,直接硬生生的懟了回去。

「哎呀!你好煩吶!你能不能閉上你那鳥嘴啊,整天嘰嘰喳喳的。」

一人一鳥嘰嘰喳喳的爭吵了不知道多久之後,兩人一鳥終於來到了花街。

「好好的給我完成任務,這次的鬼就隱藏在花街的人群當中,至於怎麼滅鬼就看你的了。」

說完,那隻鎹鴉頭也不回的飛走了。

「呵呵呵,感情好啊你們哥倆,一路上都在有好的互動,這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嗎?」

看着一人一鳥吵了一路都沒停嘴的神里天宮忍不住笑了起來。

「呵……誰和那隻笨鳥關係好啊,一個只會給我發佈任務的無情機器而已,我還不想看到它呢!」

一想到那隻整天煩自己的鎹鴉,煉獄火花子就惱火。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先去找一個旅店先住下來吧,這都到了深夜,既然惡鬼藏在了人群中那也就是說他現在出現的概率並不大。所以我們只有明天在人多的時候去找鬼就行了。」

神里天宮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嗯嗯,你說的沒錯。」

煉獄火花子點了點頭,她表示自己很認同神里天宮的想法。

「事不宜遲我們就先出發吧……」

因為擔心惡鬼半夜行兇,所以兩人定了一間雙人房,在老闆異樣的目光中,兩人面無表情的進入了雙人間。

一夜無話,對武力痴狂的神里天宮自然不會對女人感興趣。

而人中之屑的煉獄火花子眼中只有錢,她喜歡的只有錢,愛情在她眼裡猶如沙子一般渺小,即使是談戀愛也是衝著對方的錢去。

「呼~」

兩人從晚上一下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才醒了過來。

一口溫柔的口氣從櫻桃小嘴中輕輕的呼出,躺在床鋪上的少女緩緩的睜開了紅色的雙眸。

「又到了晚上,是時候開始獵殺惡鬼了。」

迅速的穿好衣服之後,煉獄火花子發現神里天宮已經不在身邊。

「你醒了,我這裡有幾個糯米糰子,我已經吃過了,我還不餓,請你吃。」

神里天宮將手裡的幾個糯米糰子遞給了煉獄火花子。

「嗯~好好吃哦!」

煉獄火花子輕輕咬了一口,隨即發出了一聲讚揚。

「誒?對了,你的錢從哪兒來的?我記得你不就一窮小子嗎?哪兒來的那麼多錢?」

突然想到對方沒錢,就連開房的錢都是自己出的,煉獄火花子一時間發現了不對。

「哦,這個啊。我看你睡得那麼死,所以我把你的褲衩子都給偷光了,我就是用你包裏面的錢買的。」

神里天宮指了指不遠處被丟在地上的包包,扣了扣自己的耳朵。

「什麼?!!!你還我錢來!」

一聽到使用自己存了那麼久的小錢錢買的吃的,而且還買那麼多,煉獄火花子當即忍不住的用小拳拳砸向了神里天宮的胸口。

「哎呀呀~你的拳法還得再練練啊,你這打我身上跟撓痒痒一樣。」

一道肉眼看不見的氣息在神里天宮的身上閃過,煉獄火花子的力量全部都被抵消了。

「啊!你真的是要氣死我!」

知道自己的錢可能不會被吐出來了之後,煉獄火花子只好作罷。

兩人又在花街玩了一會,太陽很快就落了下來。

漫天飄舞的紅色燈籠將黑夜照亮,無數行並排的房子散發出了濃郁的香氣,整條街都擠滿了人,這就是花街。

風月店門前掛着一個個木質牌匾,幾名身材豐滿的小姑娘僅包裹着薄薄的和服就出來迎客了。

這群迎客的姑娘只要看見路過的人,就開始展示着自己完美的身材曲線。

「哈哈哈哈!不愧是花街啊,這裡的娘們可真得勁啊!」

神里天宮雙手抱胸,看着這些迎客的小姐,爽朗的大笑了起來。

不過這些人很少有將目光聚集在這些三流藝伎的身上了,或許是來多了已經不感興趣了。

「切~一群只會搔首弄姿的人而已,除了出賣身體什麼都不會幹。」

看着這群女人,煉獄火花子一臉不屑。

「而且我們是來獵鬼的,也沒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說完,煉獄火花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哦?你吃醋了?」

神里天宮笑道。

「呵……我只是覺得在這裡看戲會浪費時間,有這時間還不如去找鬼,萬一玩的太晚又要等明天了。」

煉獄火花子面無表情的說道。

她實在是受不了這裡的味道,那些不恥的女人讓她覺得噁心,她決定以後再也不來這種地方了。

「那兩個人是什麼人?」

一間花樓上,感受到這人群中那兩股濃厚的氣息,花樓上傳來了有些不悅的女聲。

「怎麼了花舞月大人?那兩個人看起來只是兩個玩客而已,他們也沒有看我們這裡,為什麼您那麼看重這兩個人呢?」

一個年老的女人臉上帶着些許疑惑。

「他們有一個人像我之前的朋友,可能是我看錯了吧。」

白色茉莉花散發出清淡的香味,色澤黯淡的房間中閃爍着微弱的燭光。

一盞拉住的火苗搖擺不定,一位身穿和服的女人背着一把油紙傘,她的眼神有些陰晴不定,目光冷冷的看着樓下不遠處的神里天宮和煉獄火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