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
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 連載中

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

來源:google 作者:陸天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沂 現代言情 顧緋

【寵文+雙強+玄學+1V1】傳聞中的廢物顧緋,因一場意外與惡魔做了筆交易,擁有了特殊能力,歸來就攪黃了前未婚夫的婚禮重回海城的顧緋會看相,有人嗤之以鼻:「坑蒙拐騙的把戲」有人傳顧緋在做跑腿的活,興災樂禍的嘲諷:「豪門千金也干臟活了」年少時的「朋友」嘲笑她一家老弱病殘,顧緋微笑甩了對方一紙證據送進去吃年飯京城九爺:「坑蒙拐騙?她動動嘴皮,你小褲褲都沒得穿臟活?他們怕是沒見過跑一次腿就掙幾千萬的活」九爺秘書:「我作證,以上絕對不是九爺寵出來的」海城人人想將從雲端跌入泥潭的顧緋踩在腳下後來發現,總有些大人物對傳聞中不學無術的顧緋...展開

《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章節試讀:

    淅瀝瀝的雨水打在大片的玻璃上,發出陰沉冰冷的密響。

    布置得富麗堂皇的大廳,喜氣喧鬧,與外面陰雨天隔絕成一條分界線。

    今天是海城宋家長孫的喜宴。

    顧緋攜着颯然氣勢踏光而來。

    修身的薄款西裝微敞,露出裏面亮面的紅色薄衣,休閑西裝褲將她那雙腿襯得異常修長筆直。

    長到及腰的墨發沾了些水氣,腳下踏着的白板鞋也沾了點泥和水。

    婚宴的水晶燈光灑在她臉上,泛起淡淡清輝!

    波光流轉的桃花眸是漫不經心的戲謔笑意,不經意間能勾魂攝魄。

    就是這樣簡約的裝束,卻襯托得她身姿修長,又有股落落大方的張揚。

    不過是出現一瞬間,就將新娘子身上的光芒全部奪走。

    原本熱鬧的婚禮大廳出現了一瞬間的安靜。

    而來人似乎沒發覺到因自己的到來而壞了原本熱鬧的氣氛。

    她嘴唇微勾,星眸掃視,視線正巧與新娘子姚望晴的目光撞上。

    嘴角的弧度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刃,颳得姚望晴渾身一僵。

    作為曾經和顧緋從小一起長大的新娘,此時已收起了臉上幸福的笑容。

    顧緋朝着他們闊步走來。

    連步伐也如此颯然的人,目光怎能挪得動。

    新郎宋沂深望着如乘風而來的女子,一時失了神。

    「恭喜兩位新婚!」

    她笑着落落大方的祝賀前未婚夫和新娘子。

    並沒別人想像中的惱恨,更沒有鬧騰的搗亂。

    就好像是好朋友對好朋友的祝賀那樣平靜。

    眾人期待的好戲並沒有因為顧緋的到來上演。

    宋家和姚家的長輩從顧緋進門就一直盯着,防着顧緋來鬧事。

    前後門的保全,已經準備好過來拉人。

    氣氛隨着顧緋的到來,略顯僵硬。

    宋沂深的喉結微微滾動了下,眼睛從剛才就沒有挪開過分毫,此時聲音有些沙啞,「謝謝!」

    宋沂深的父母走了過來。

    他們臉上彷彿寫着「不歡迎」的字眼。

    「宋伯父,宋伯母。」

    顧緋像個沒事人一樣問候着長輩,臉上也掛着淺淡的笑,一點也不像是家裡出過大事的。

    「小緋,你家裡出了這麼多事,伯母想着你也該緩一緩,就沒請你過來。」

    宋沂深母親這話就如同一句逐客令。

    同時也是在與敗落的顧家劃分界線。

    顧緋艷麗的唇突然揚起一抹璀璨的笑,驚心的美叫人感受到了危險!

    宋母的眉頭跟着蹙緊。

    顧緋這個樣子,像是要發瘋的前兆。

    然而。

    顧緋只是無聲的一笑,然後收斂回去,視線稍微環視半圈,道:「我就是送了份文件,經過這兒順道來送聲祝福。我和宋沂深多年的青梅竹馬,宋伯母不用擔心我會壞了他的婚禮。」

    聽她這麼說,周邊不屑的目光更甚。

    顧家都那樣了,這個草包一樣的千金大小姐還能笑得出來,跑到前未婚夫的婚禮里來就為了打臉自己?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落魄千金的笑話。

    姚家千金才海城真正的名媛閨秀,是那個真正配得上宋家長孫的人,至於顧緋,那就是個草包花瓶!

    家道敗落,不學無術,草包一樣的花瓶,良心餵了狗,這樣類似的話最近全部成為了顧緋的標籤。

    顧緋並不排斥自己的前未婚夫退婚另娶,卻不該選這樣的日子,這樣的人結婚!

    她從國外飛回來,首先聽到的就是宋家退婚火速另娶,讓身在醫院的爺爺病情加重,她哪能咽得住這口氣。

    為避免顧緋在婚宴上撒潑鬧事,旁邊眉目冷沉的宋父正要開口,卻見顧緋嘴角噙着笑看向門外。

    她的祝福送到了!

    不知兩位新人有沒有做好迎接的準備!

    下了半天的雨,此時似乎比之前更急了。

    順着顧緋的視線看出去,宋家和姚家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宋沂深緊盯顧緋,嘴剛張開要說話,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濕答答的腳步聲。

    滿堂身着華麗的賓客就這麼愣愣的看着一群身着制服的男人闖進來,那氣勢讓在場眾人都不敢大聲喘氣,定住在原地。

    為首的中年男人,拿着證件徑直的帶人來到了剛接手姚家大權的姚啟面前。

    沉聲道:「姚啟先生,麻煩你跟我們回去一趟,這是我們的逮捕文件。」

    姚望晴眼眸瞬間瞪大,失聲叫道:「爸!」

    姚啟眼神陰鬱的看了顧緋一眼,壓下心底翻湧的情緒,努力平靜下來後朝姚家和宋家的人道:「我隨這幾位同志走一趟,婚禮照常進行,不用管我。」

    為了不讓情況變得糟糕,姚啟一句詢問和辯駁也沒有,安靜的跟着這群人離開。

    一時間,賓客們議論紛紛。

    看姚家和宋家的目光都變了。

    看着自己的父親被帶走,姚望晴眼眶瞬間通紅,慌了神,求助的看向宋沂深。

    宋沂深卻也對突如其來發生的事,慌了神。

    顧緋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

    宋沂深還是一樣,關鍵時刻還得看宋家長輩。

    宋家人臉上的笑容已經維持不住了。

    本以為能和姚家聯姻互相吸取利益,姚啟做為姚家掌權者,現在被當場帶走,事情擺明了有貓膩!

    兩家聯姻,得再重新考慮了。

    姚家這邊更是直接陰沉着臉僵立在那兒,直到姚望晴提起裙擺追出去才反應過來。

    「小晴!」

    姚望晴的母親顫聲大叫,跟着追出去。

    大門外。

    姚啟被押上車,車輛很快就沒入雨幕里不見。

    顧緋從旁側閑散的走出來,姚望晴慌亂得渾身發抖,厲聲叫住她:「顧緋,是不是你做的!」

    顧非側首,泛着涼意的唇勾了勾,側後方是蒙蒙雨幕,屋檐燈光照得她如玉的臉龐朦朧失了真,而方才那股絕美的危險也愈加的濃烈。

    「祝福已送到,我就不在這給諸位添堵了。宋伯父,宋伯母,我們改天再敘。」

    說完不去看宋家已經黑下來的臉色,轉身就要走。

    姚望晴明白,今天這場婚禮,徹底的毀了!

    她突然像只瘋狗似的撲上去,眸底迸出狂怒,嘴裏跟着怒吼:「顧緋,你壞我好事,我定要讓你付出慘重代價!」

    怒目橫眉使得她所有的端莊賢淑蕩然無存。

    姚家人及時將姚望晴拉住,神情陰沉的盯着顧緋,也恨不得捏死仍舊淺笑盈盈的她。

    站在婚宴大廳里的人,全傻了眼。

    大家下意識的猜測這根本就是顧緋的手筆。

    這真是傳聞中顧家草包干出來的事?還是說,此事是由顧家其他人掌控?

    所有人都清楚,姚宋兩家聯姻是奔着利益而去,現在顧緋帶人直接闖進來押走姚家掌權者,不僅壞了兩個小輩的婚事,還直接影響了兩家利益關係。

    人都被當場帶走了,宋家再蠢也知道應該馬上速戰速決的擺脫掉這場還未完成的聯姻,而不是坐等被姚家連累。

    顧緋衝著昔日還算交好的朋友微笑,笑里透着股冰涼寒意,讓姚望晴莫名打了兩個寒顫。

    站在光下的顧緋,薄唇微啟:「行啊,我等着。」

    這是直接承認今天這事是她乾的了?

    好囂張!

    顧緋似笑非笑的看向宋沂深,道:「看好你的女人。」

    反正她在海城所有人的眼裡就是個瘋批,再囂張點也無妨。

    宋沂深的臉色瞬間白了。

    顧緋到底在背後做了什麼?

    顧緋並沒給宋沂深解惑,背過身,手抬起擺動時,袖子落下了一截,露出白皙的手臂。

    宋沂深注視着洒然走進雨幕的纖影,神情比之剛才更加複雜。

    宋家人對視一眼,都明白了彼此之間的想法。

    宋父沉聲將宋沂深叫走,留下現場一眾嘉賓和臉色難看的姚家人,以及茫然無措的新娘。

    好些人露出了興災樂禍的笑。

    明日頭條熱搜,必然屬於宋姚兩家!

    *

    露天停車場地,豪車橫陳。

    其中一輛車安靜的半斜在邊上,隔着雨幕,透過明亮的光線能清楚的看到婚宴大廳門外發生的一切。

    車內。

    一道修挺的身影與車內的黑暗幾乎融合成一體。

    墨黑如淵的眼,靜靜注視着那道纖影。

    握着方向盤的司機大氣不敢出,小心翼翼的瞄着後視鏡,用力咽了咽口水,壓着聲道:「九爺,還要下車嗎?」

    被稱作九爺的男人並沒有動。

    那漆黑的眼眸,依然注視着已經遠去的身影。

    不知道過了多久,司機才聽到低磁有力的聲音傳來:「停進去吧。」

    聲落,他已打開了車門出去。

    顧緋坐進自己停在外面的車,半濕的發滴着水也沒管,嘴角的笑比在婚宴大廳時更加的燦爛。

    只是這個笑,叫人看了無端生出一股心疼。

    三個月前。

    她死了。

    又從深淵裏爬了出來。

    她和某隻貪婪的惡魔做了筆交易,得到了重生的機會。

    她回來了,顧家那麼多人因為某些陰謀傷的傷,殘的殘,她總會向那些人討回來!

    今天,只是一個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