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顧橫微她又笑了
顧橫微她又笑了 連載中

顧橫微她又笑了

來源:google 作者:年年想吃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年年想吃糖 現代言情 顧橫微

「恭喜顧橫微連續百次完美完成任務!」所有在小空間的任務者都聽見了這條播報,新來的小菜鳥們暗暗以顧橫微為目標給自己打氣,待久的老人們對顧橫微的消息都聽麻了,眼都沒抬一下該幹嘛幹嘛94號在系統群里邪魅一笑,整隻兔都支棱起來了,粉嫩小爪子噼里啪啦的打着字炫耀自己的宿主多麼多麼厲害!炫耀完一抬眼就看見顧橫微看着下個任務世界的介紹一臉奸笑,94號抖了一下,心底大喊:顧橫微她又笑了!展開

《顧橫微她又笑了》章節試讀:

顧橫微托老爺爺看着兩個人販子,自己則帶着顧越昃和蔣深去**局報案去了。

鎮上的**局離這裡有些遠,三人小跑了十五分鐘才到。

三人皆滿頭大汗的推開**局的大門,剛好有個人從裏面走出來,顧橫微眼神一變,怎麼是他。

不過一瞬顧橫微就收起了不該有的眼神,變的乖巧謹慎。

崔文寅倒是沒認出來他們姐弟倆,面色溫和的走上前詢問:「發生什麼事了小朋友,怎麼跑的渾身是汗,不是什麼急事的話先坐下來喝杯水吧。」

說著就帶他們坐到大廳的詢問台邊上。「李警官,去幫三個小朋友倒點水過來,再拿一塊乾淨的毛巾。」

詢問台裏面的小**立刻恭敬應下:「好的,崔局長。」

顧橫微垂眸思考,下放到這種小地方當局長可真是委屈崔文寅了。

其實崔文寅和顧橫微是見過一次的,在三年前的時候。

當年顧橫微的媽媽陳明佳考上了珠海大學,顧橫微記得陳明佳上火車前還親昵的跟顧家姐弟還有顧成鯉擁抱告別。

陳明佳一雙美麗的眼睛裏滿是不舍,輕聲哄着哭鬧不止的小兒子,答應他們一放假就回來。

顧成鯉也信誓旦旦跟妻子保證會照顧好一雙兒女,也會努力賺錢在珠市買房的,爭取等陳明佳畢業的時候把一家人都接到珠市團圓。

美麗溫柔的媽媽,努力可靠的爸爸,乖巧的兩個弟弟還有慈祥的奶奶,顧橫微當時覺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可陳佳明剛到珠市沒多久,就送回來一封信,一家人滿眼期待的圍坐在一起拆信,收到的確實陳佳明要跟顧成鯉離婚的消息。

顧成鯉當然不相信,可手裡信上的字跡的的確確是妻子陳明佳的字跡。

顧成鯉渾渾噩噩的喝了好幾天酒,還是不敢相信,決定親自去珠市問一問陳明佳,可就在去火車站的路上,顧成鯉被一輛飛馳的車子撞死了。

案發的時候是晚上,那條路上又偏僻,第二天被人發現的時候就只有顧成鯉冰涼的屍體和一輛車。

最終**查到了車主,顧家拿到了一大筆賠償金,卻連兇手的面都沒看見。

顧奶奶備受打擊,強撐着給顧成鯉下了葬就帶着三個小孩回小荷村生活了。

之後不久就有一個從珠市來的男人說是受陳明佳所託,來幫她和顧成鯉簽離婚協議,薄薄一份協議書上陳明佳的名字赫然已經簽在上面。

當時男人找來的時候是顧橫微扶着顧奶奶見的,而那個幫陳明佳辦手續的男人就是崔文寅,顧成鯉已經死了,這字當然是沒法簽的。

可陳明佳也算是喪偶了,婚嫁再續誰也沒法阻攔。

顧越昃沒見過崔文寅,只以為這是個與他不相干的**叔叔,緩過勁來就開始跟崔文寅說話:「**叔叔,我們剛才在街上遇見了兩個壞人,想抓走我們,辛虧我姐姐厲害!

把他們抓住了綁起來,現在一個好心的老爺爺在幫我們看住他們,我們快點去把他們抓回來吧。」

崔文寅一驚,這是光天化日之下遇見人販子了。

崔文寅仔細瞧了瞧眼前的三人,兩個六七歲的男童都長得精緻可愛,小姑娘年紀也不大十二三歲左右已經長得明麗動人,也難怪會被人販子盯上,只是這小男孩說這個纖瘦的小女孩抓住了那兩個人販子?

不會是小孩子胡鬧來警局報假案吧?

崔文寅面色變的嚴肅:「小朋友,報假案可是要被叔叔教育的,還會告訴你老師家長。」

顧橫微接過話來:「我們當然不會拿這種事情撒謊,請快跟我們一起去把他們抓回來吧,也許還能救出其他被拐賣的孩子。」

崔文寅看向一臉認真看着他的顧橫微,莫名覺得有幾分眼熟。

既然顧橫微都這樣說了,崔文寅也不敢不上心,抓人販子是很重要的,帶上兩個**就開着警車帶他們往老爺爺那邊去。

到了地方果真看見賣糖人的推車邊站着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大爺正虎視眈眈的看着兩個被綁住手腳的人。

一番詢問之下,所有人都一起回了警局。

顧橫微正在警局的一間屋子裡做筆錄,蔣深和顧越昃年齡太小,做筆錄的只有賣糖人的老爺爺和顧橫微。

做完筆錄之後,給她做筆錄的**帶着她出去,在一面公示牆處顧橫微停了下來。

顧橫微在公示牆上看見了那個最後殺死小姑娘的那個男人的照片,就算只是照片也可以看出男人眼裡的狠厲。

平平無奇丟在人堆里都不會讓人有印象的一張臉,偏偏有一雙讓人見之不忘的眼睛,一雙帶着邪惡狠厲的眼睛。

顧橫微不動聲色的開始套話,語帶好奇的詢問給她帶路的**:「**叔叔,這上面的都是什麼人呀?」

被問的**溫和的回答她:「這些呀,都是抓捕歸案的通緝犯,因為已經抓到了這幾個人的照片就都收回來了,現在這些壞人都在牢里獃著呢,不用怕啊小姑娘。」

想起眼前的小姑娘都能抓到人販子,他又笑着開口:「小姑娘一會出去可以看看在外面公示欄里貼的通緝犯照片,那都是還沒抓住的,你要是看見了啊記得悄悄的來**局報案,提供有用的訊息可是有**的。」

「這樣呀,我一會兒會好好記住外面公示欄上那些人的照片的,叔叔,這個人幹什麼了啊,他的眼神看起來好凶。」顧橫微伸出手指指向那個人的照片。

帶路**的聲音里掩蓋不住的厭惡憤恨:「這人啊,就喜歡對年輕漂亮的小女孩下手,是個喪盡天良的禽獸,不過還好他已經被抓住了,不會再有機會害人了。」

顧橫微暗道一聲難怪,難怪小姑娘死的那麼慘,當時的顧橫微可不就是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嗎。

顧橫微滿目天真的望向帶路**,聲音里充滿了不解:「可是像這種慣犯,等他以後被放出來,還是會害人吧。」

就像後來的被殘忍殺害的顧橫微。

帶路**神情一暗,嘆了一口氣不再說話。摸了摸顧橫微的腦袋,帶着她往外面走。

法律給壞人改過自新的機會,可是那些被壞人奪走的鮮活生命,誰又能給他們重來一次的機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