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蠱變
蠱變 連載中

蠱變

來源:google 作者:王大虎在北京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楊天真 王曉輝

【社會懸疑+民俗恐怖+多重反轉+人性拷問】電視台突發神秘連環自殺事件,到底是毒蠱作祟,還是惡人行兇?詭異離奇的現場,錯綜複雜的線索,超自然詭異事件背後,卻深埋駭人聽聞的人性醜惡一場「精心策劃」的連環殺局,牽出一場跨越數十載的血腥糾葛,然而最終揭開的塵封真相,卻比撲朔表象更加不可思議強人物反套路,開啟超燃劇情!展開

《蠱變》章節試讀:

「曉輝,曉輝?」

王曉輝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站在電視台主樓的一樓大廳里,羅飛宇五指張開在他眼前晃了晃。

「羅飛宇,你怎麼來了?」王曉輝沉聲問道。

「嬌嬌姐叫我過來的,你還好吧?」羅飛宇有些擔憂地看着王曉輝。

王曉輝知道自己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勉強扯出一抹笑來:「是調解節目的事吧,剛剛聽說了,好好乾。」

說完,王曉輝拍了拍羅飛宇的肩膀。

「消息夠靈通的,倒是你,興高采烈地跑出來,才這麼會兒不見怎麼就蔫了?被誰給摧殘了?」

王曉輝此刻也想開了,反倒洒脫了,回答道:「是楊天真,她讓我辭職。」

羅飛宇一臉震驚,張了張嘴,半天沒說出話來。

「不過我不會辭職的,三個月的試用期還剩下一星期的時間,我會幹完的,總得有始有終嘛。」王曉輝苦笑着說道。

羅飛宇突然想到什麼,一臉認真地說:「我也是最近聽曹哥說才知道的,電視台以前一直是內部招聘,今年卻開始在全市進行巡迴招聘,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你快說吧別賣關子了。」

「過去清江電視台的廣告收入一直不高不低,自製的節目都是賠錢的多賺錢的少,錢都進了某些領導的腰包。所以台長朱成龍上台以後,第一時間就開始推行改革,台里上上下下關係複雜,要打破已有的利益格局,只好開始重用新人。像徐主任、天真姐還有宏偉哥,都是這次改革的既得利益者。」

「所以才有了今年的擴招。」王曉輝恍然大悟。

「對那些老記者來說,我們就是來跟他們搶飯碗的,明面上大家都一團和氣,實際上都快打出腦漿子了。」

王曉輝冷笑一下:「你的意思是老記者們在背後使絆子讓我走人的?」

「你還別不信,電視台的水深着呢。就算是朱台長也沒辦法完全掌控局面,有時候為了大局,就必須要進行必要的妥協和犧牲。」

王曉輝顯然對羅飛宇的這套陰謀論不以為然,反問道,「合著我成了改革的犧牲品?」

「其實曹哥就不止一次暗示過我,要想留下來,最重要的是跟老記者們打成一片。」羅飛宇煞有介事地說道,「曉輝,你做事認真負責,這是你的優點。可你的腦子裡只有工作,卻不重視人際關係,這在電視台是不行的。」

見王曉輝沒再搭茬,羅飛宇換了一副口氣說:「算了,不說這些了,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王曉輝不自覺長嘆一聲,「還有什麼打算,爭取留下來唄。」

可是這話說起來有多容易,做起來就有多難。現在可不是靠着大量的街邊新聞就能逆轉局面了,如果說之前是困難模式,現在就是煉獄模式。頂級Boss堵門,自己一個剛出新人村的菜鳥,揮舞着拳頭也無法對Boss造成一丁點的血量傷害。

一夜無話,轉天一早羅飛宇因為要幫李嬌嬌,早早就往電視台去了。留下王曉輝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強打着精神向電視台九樓走去。

「燈光!快,顏色不對,重新調一下。」

「嘉賓呢?問一下嘉賓到哪了!」

「二十分鐘前嘉賓已經出發了,應該快到了。」

「提詞板的稿件怎麼還是原來的,新的呢,怎麼還沒換上去?」

因為楊天真將調解節目臨時調到今天,九樓辦公室的部門同事們都忙壞了,只剩下王曉輝站在門口,一臉的茫然和無措。一切好像又回到最初的樣子,一個充當擺件的吉祥物最終難逃將被拋棄的命運。

王曉輝正自怨自艾地想着,這時候羅飛宇突然打來了電話。

「曉輝,你在台里嗎?」

「我在。」

「能幫我一個忙嗎?我現在三樓演播大廳走不開,節目組的心理專家到了,你幫我去門口接一下行不?

「沒問題!還有其他事嗎?反正我今天也沒什麼安排。」

「嗯...那一會兒你也一塊過來吧。對了,心理專家叫郭華,人已經到大門口了,哥們謝謝了啊!」

掛了電話,王曉輝來到電視台大門口,果然見崗亭外站着一位看不出具體年紀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價值不菲的西裝,一舉一動都透着優雅的紳士風度。

「你好,請問您是郭老師嗎?」

「我是。」郭華禮貌地點了點頭。

「您跟我去演播廳吧。」王曉輝領着郭華走進主樓,上到三樓的演播大廳。大廳里此時已經布置得跟《魯豫有約》現場差不多了,觀眾們也已經入場就坐。

舞台之上,一身深色小西裝的楊天真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稿。兩米之外一個男人坐在長條沙發的一側,翹着二郎腿,一臉不耐煩的樣子,應該就是黃軒了。

旁邊的情感專家和法律專家已經就座,等着節目錄製開始。

「心理專家呢?怎麼還沒到?」舞台之下,李嬌嬌問身後正在對導播單的羅飛宇。

「我讓曉輝去接了,應該馬上就到。」羅飛宇下意識地望向演播廳的門口,見王曉輝和郭華出現後,立即轉過頭對李嬌嬌說道,「來了來了!」

羅飛宇快步跑到王曉輝身邊,「謝了啊哥們,錄製馬上要開始了,你先找地方坐着啊。郭老師,您跟我來這邊吧。」

羅飛宇拍了拍王曉輝的肩膀,引着郭華走向了舞台上的座位。

剩下王曉輝忿忿地瞥了一眼坐在主持位上的楊天真,而低頭看稿的楊天真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抬起頭來回敬了他一個高傲凌厲的眼神。

這眼神嚇得王曉輝一個機靈,他趕緊收回目光,正想着離開這裡,回身一看演播大廳的門已經關上了,便只好在前排就近找了個座位坐下。

等另一位當事人陳潔上台以後,節目錄製就正式開始了。

這要放在平時,王曉輝必然會很認真地觀摩學習錄製的過程,可如今他實在沒什麼心情了,只是一邊刷着手機一邊看節目。

節目錄製一開始,陳潔和黃軒就吵得不可開交,基本上都是各說各的,來來去去吵了二十多分鐘。三位調解專家也是個個語不驚人死不休,各自從法律、心理和兩性關係方面發表觀點。

在王曉輝看來,每家省級衛視好像都有這麼一檔類似的節目,為了吸引眼球,大部分內容實際上都是編出來的,為了增加節目效果,甚至還會專門請演員來扮演當事人,在節目現場大打出手。

王曉輝認為自己都知道的事情,楊天真必定比他更清楚。他實在搞不懂,楊天真為什麼要突然做這麼一期沒有新意的調解節目,而且在節目的錄製過程中,楊天真很少發表意見,更像是一個冷眼旁觀的看客,顯得沒有什麼存在感。

相比之下,黃軒就表現得活躍多了,他似乎準備得很充分也很善於表達,一上來就大打感情牌,希望陳潔能再給他一次機會。聲稱如果陳潔願意回來,簽保證書也好,道歉也好,他都願意。他當著觀眾的面一個勁兒地懺悔,甚至要給陳潔當面下跪。

陳潔似乎被黃軒的話語感動,眼淚不住地划過臉頰。看得台下的王曉輝都有些為她擔心,害怕她又一次心軟,落入黃軒的溫柔陷阱中,然而後面的劇情走向,卻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你做夢!你就是個喜歡家暴的騙子!我不會再上你的當了!」陳潔翻起自己的衣袖,露出手臂上的淤青傷痕,「這些傷痕時時刻刻都在提醒着我,你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

「我都已經道歉了,你還要怎麼樣?我到底怎麼做你才能滿意。」黃軒連忙跟楊天真和調解團解釋道,「我當時壓力太大,精神狀態不是很好。」

「你那是在裝病!」陳潔沖黃軒說了一句,然後轉頭望向調解團成員,「他就是拿精神病當幌子,甚至還藉此威脅過我的家人,你們不要信他,我真的已經受夠了!」

「我裝病?要不是你總背着我跟那些男人鬼混,我能得這個病嗎!」

黃軒此話一出,陳潔當即抓狂,她情緒激動地問道,「你在夜總會工作,每天那些陪酒女來往我都沒說什麼。可從我們結婚以後,你就一直說我出軌,你什麼時候抓到實錘了?證據呢?」

可黃軒並沒有回答陳潔的問題,而是激動地從長條沙發上站了起來。 「難道我沒養你嗎?天天在家好吃好喝的,你出去工作就是要給我戴綠帽子,出門還化個妝,什麼工作偏要你化妝,你早就把這個家拋在腦後了,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PUA,看着黃軒王曉輝的腦海里浮現出了這個詞。

「你先不要激動,我們坐下來好好說,現場還有這麼多人看着呢。」楊天真看上去是在安撫黃軒,可王曉輝卻總感覺有哪裡不太對。

「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的過日子呢,你到底怎樣才會相信只有我才是真心愛你的!」黃軒表情痛苦地看了眼陳潔,再看了眼台下的眾人,雙手抓頭坐了下來。

「今天我們既然把你們倆叫到了演播廳,就是想要調解你們之間的矛盾,而矛盾的調解講的是兩廂情願,黃軒你確定你真心想要挽回陳潔嗎?」 楊天真問道。

「我是真心的!」黃軒回答道。

可黃軒的信誓旦旦卻沒有換來陳潔的感動,相反卻遭到了她的白眼,這攪得黃軒很焦慮。

楊天真察覺到黃軒的煩躁不安,開口問道,「黃軒,你說你願意為她簽下保證書,你確定嗎?」

「當然!我願意!」 」黃軒連連點頭。

「可是保證書起不到實質的約束作用,明天你要一犯病了又會打她。這樣吧,你們雙方在法律專家的見證下,簽訂一份有法律效益的家暴協議書。一旦再出現家暴的情況,除了雙方自願解除婚姻關係外,施暴方還得為被施暴方進行一定程度的經濟賠償,今天你們倆就在節目現場把協議書籤了,這樣一來等節目播出以後,全市人民會幫着一起監督你!」

看楊天真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王曉輝驚得下巴都要掉了。

調解類節目的錄製,大致會遵循這樣一個模式:主持人和調解團成員在弄清楚問題的癥結以後,會默契地集中攻擊有問題的一方,將其氣焰完全打壓下去。再對雙方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讓雙方各退一步,最後達到和解的效果。儘管節目組很多時候,其實是沒辦法真正調解成功的,但只要雙方表面上能達成和解,主持人這個時候強行收尾,讓觀眾認為雙方的關係有修復的空間,節目也算是圓滿結束。

可楊天真這哪裡是在做調解節目,她明明是在想利用輿論壓力逼黃軒放手,甚至可以說是在故意刺激他。而讓楊天真這麼一帶節奏,調解團的成員們紛紛稱讚這個建議好,都從各自的角度逼迫黃軒簽協議,這下黃軒徹底慌了。

「既然你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就應該讓陳潔和我們看到你改變的決心。」楊天真語重心長地勸道。

「不行!我拒絕!你跟陳潔是一夥的!你們合起伙來整我!」黃軒氣得再次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臉怨恨地看着楊天真。

他突然明白了什麼,埋怨自己就不該來電視台,這哪裡是在幫他調解和陳潔的關係,明明是專門為他設下的陷阱。他下意識將手伸到自己的後腰之間,像是握住了什麼東西。

「我希望你認清現在的形勢!如果你還是這樣一副拒不認錯的態度,就沒有任何人幫你了!」楊天真冷冷地說道:「如果你沒有信心去修正自己過去造成的傷害,那還不如早點放手比較好!」

見場上的局面突然發生轉變,陳潔決絕地對黃軒說道:「你放手吧,我們離婚吧,不要再糾纏纏我了!你要再逼我!我就把你幫着強東集團乾的那些醜事全部公布出來!」

陳潔的這句話,似乎成了壓垮黃軒的最後一根稻草。黃軒看着陳潔,看着楊天真,看着調解團成員和台下的觀眾,只感到一陣天旋地轉,他覺得這一刻全世界都在與他為敵。

他突然一個啟動,掏出了腰間一直握住的東西,原來,那是一把發著寒光的彈簧刀。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黃軒一手抓住陳潔的頭髮,一手拿着小刀比在陳潔的脖頸上,大聲嘶吼道:「你們不要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