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關於病嬌美人被我嬌養了這件事
關於病嬌美人被我嬌養了這件事 連載中

關於病嬌美人被我嬌養了這件事

來源:google 作者:漣漪淺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簫憬 鍾苑

[無女主+瘋批美人+輕權謀+救贖]簫憬是敵國送來的質子,初來便遇到了鍾小將軍攔路為難第一次見面是鍾苑翻牆正好被他撞見被誤認為是小姑娘第二次見面在學堂上相對無言第三次見面就救了他一命鍾苑一直覺得他又安靜又乖,第一次見就漂亮得像個女孩子,以為是高嶺之花,結果哪天突然就跟他打起來還要他哄,最後送了對小兔子給他才算哄好「你要是不要我就拿走了!」「啰嗦!」展開

《關於病嬌美人被我嬌養了這件事》章節試讀:

「多謝姑娘了,只是我們二人還有要事,不能久留,怕是喝不了茶,只能先告辭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鍾苑不由分說的拉着阿福一溜煙的跑了,速度快的彷彿被狗攆。

兩人一進門就看到了惠芸公主坐在大廳椅子上,妻管嚴的鐘將軍一臉諂媚的給自己夫人遞茶。

儘管給自己做了心理建設,但是看到老娘像擺陣一樣坐在大廳里喝茶的樣子鍾苑心裏還是想逃。

「去哪裡去了?」惠芸公主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詢問他去哪裡了。

鍾苑心裏打鼓,他娘消息不會這麼靈通吧,他才剛把人送回霖院她就知道了?

「回母親,跟劉定他們幾人約在了南齋館。」鍾苑如實回答。

「沒有遇到別的事?」惠芸公主明知故問。

「遇到了。」鍾苑義正言辭。

「說說?」惠芸公主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走近點坐下,看起來就差一壺酒兩個人邊喝邊聊,就差行酒令了。

鍾苑都要沒法看了,他娘都要被他爹寵得沒邊了。

「我今天在回來的路上順手救了桓王給送回去了。」鍾苑坐下來言簡意賅的一句話概括了長篇大論。

他娘還興緻勃勃的捏着茶杯準備聽他的長篇大論,結果就說了這麼一句話就沒有了下文,瞬間就不淡定了,「咚」的一聲用力的把茶杯摔到桌上:「沒了?」

鍾苑習以為常,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她:「不然呢?」

「你不說一下頭一次遇到刺殺的感想嗎?我跟你爹天天派人跟着你操了這麼多心,你不說點什麼?」惠芸公主簡直痛心疾首,別人家小孩都是回家訴苦抱怨,怎麼自己的兒子這麼淡定,還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把人送回家的戲碼。

雖然他爹容易落人口舌,但也不是什麼大事,助人為樂是件好事。

「娘你知道刺殺桓王殿下的是誰?」鍾苑捕捉到了重點,他就知道他娘消息靈通肯定是知道那些人是誰,不然不會沒有人立馬出手相助。

那群人擺明了就是想要桓王的命,桓王要是死在平陽可不是件好事,尤其剛到晉國平陽,傳出去徐嘉帝不好交代。

惠芸公主一下噤了聲沒再多說一句話,光明正大的踢了他爹一腳。

他爹板着個臉,乾咳了一聲:「此事你不必過問,爹會處理好的,別人問你你只當不知道。」

鍾苑不明所以:「為什麼?」

桓王也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吧,兵法還有雲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呢,為什麼這麼急着想要殺了桓王?

鍾千凡做了個噤聲的動作,讓他不要多嘴,眉心擰成個川字,「不必多問,回去休息吧。」

鍾苑點頭皺着眉轉身離去,都打啞謎也沒關係,大不了明日聽學去問太子殿下,他總會說的。

夜裡雪停了,鍾苑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着,院里的梅花開得好,陣陣暗香傳來,引得他思緒萬千。

到底要不要偷偷去看看桓王殿下?他傷的這麼重明日還會去聽學嗎?

要是翻牆又被人發現了怎麼辦,多丟臉。

算了算了還是睡覺吧!

鍾苑把被子往上一拉蓋住腦袋把這些想法拋之腦後,準備呼呼大睡,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雪沒完沒了的下,第二天下得比前天更大更厚,屋前路面都是厚厚的積雪,馬車出行多有不便,惠芸公主使喚着下人掃雪,把路面掃出來。

「阿苑,路上注意安全!」惠芸公主遠遠的看見他非要嚎一嗓子囑咐他。

「知道了!」鍾苑頭也不回的應聲帶着阿福去乘馬車。

以往他每次出門都能看到隔壁霖院門前停了馬車,今日出門卻沒看見,想來今日應該不去書院。

馬車因為雪厚路滑也行得比平日慢了點,東宮前的一段路已經被打掃乾淨堆在一邊,竟也沒耽誤他們馬車的往來。

學堂里的炭火燒得很足,屋裡暖烘烘的,進門的第一眼就看到簫憬面容冷淡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頭看書,手上捧着湯壺,心無旁騖的認真模樣,絲毫不受外界干擾。

鍾苑悄悄乍舌,他昨天都中毒到意識不清不能動彈,今天就照常來聽學了,不是沒在外面看到他的馬車嗎,難道走路來的?

「桓王殿下。」鍾苑客客氣氣的同他打招呼,簫憬屈尊降貴的抬了抬頭微微頷首算是回應。

鍾苑繞過他看到了劉定,劉定今日終於來學堂里聽學了,表情古怪得跟吃了一斤黃連一樣,時不時瞟一眼坐在他自己前面的人,做賊心虛一樣的低着頭裝模作樣的看書,書拿倒了都沒反應。

鍾苑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喂,幹嘛呢,吃錯藥了?」

礙着簫憬在,鍾苑也沒有以前那麼放肆,說話聲都不自覺放低了。

「嘖。」劉定徒勞的伸手拍開他的手,又怕冒犯又不忍住問,「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他還以為劉定得罪了桓王呢跟做賊心虛似的。

鍾苑蹲下來安慰的拍拍他的肩,兩個人勾肩搭背的,他語重心長的解釋:「就是你沒來的那天。」

「你!」劉定咬牙怒瞪,「你還敢提這茬!」

鍾苑哈哈大笑的起身坐回自己的位置,「誰叫你敢耍我,是你自己非要去,被你娘教訓了怎麼能賴我。」

「你小聲點!」劉定簡直要從位置上跳起來揍他了,奈何他又打不過,等會太子殿下又袒護他,被太傅看見了又要罰他抄書。

遲早有人收拾他這個潑皮!

「小聲點什麼?聊得挺開心,說給孤聽聽。」太子殿下姍姍來遲,手中還帶着一本冊子,笑意盈盈的走進來。

聞言劉定立馬閉嘴同鍾苑站起來拱手行禮:「見過太子殿下。」

太子同桓王兩人互相點頭算是招呼,顯得客客氣氣的,划出了一條楚河漢街。

太子平日里比他們兩個不靠譜的正經許多,只偶爾同他們說笑幾句,調節氣氛,鍾苑的母親是太子的小姨,兩人算是表兄弟的關係,說笑兩句也沒什麼不妥。

只是這事不太好當著人家的面說出來,鍾苑總不能說劉定那潑皮在簫憬入關那日騎着馬去找人家麻煩結果被耍了一番後他報復劉定讓他被他娘教訓打得三天起不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