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狗皇帝對我窺伺已久
狗皇帝對我窺伺已久 連載中

狗皇帝對我窺伺已久

來源:google 作者:慕小涯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爍 洛南書

被逼嫁給皇帝是什麼體驗?人生很多時候,就是你不惹事,但是事情莫名其妙總是找上你比如我們的女主洛南書,突然有一天被賜婚,嫁給了皇帝,成了皇后如果,避無可避,那就攤牌吧……洛南書撕下了乖巧懂事的面具,開始要仗勢欺人,恃強凌弱!而此時,看着恢複本性的洛南書,某皇帝又是開心,又是難熬……...展開

《狗皇帝對我窺伺已久》章節試讀:

  劉爍來了?

  我轉過身,果然看到了劉爍。

  他領着小祿子,兩個人站在離我們數丈遠的地方,劉爍身上還穿着朝服,鬢角的髮絲有些亂,顯然是緊趕慢趕地趕過來的……

  我才想到,剛剛在勤政殿外,翠玉講的話,小祿子都聽到了。

  這麼急急忙忙地趕過來,就是為了他的心尖尖吧?

  劉爍目光幽幽地看着我,似乎想質問我什麼,但寧瑾纏他纏的厲害,他沒空修理我,只是對小祿子吩咐道:「小祿子,扶着寧家小姐!」

  講完話,可能是看寧瑾太委屈了吧,劉爍朝我走了過來,距離越來越近。

  他的臉綳的死緊,模樣很兇。

  看着他隱隱想發作的模樣,我真想抬起胳膊,把身上的傷給劉爍看,讓他好好知曉寧瑾是什麼樣的人,但我想到我們此時站在福壽宮前,地點與場合又不太對。

  守在太后門前,若是我和劉爍講了,劉爍並不在意,但把太后招出來了,太后替我收拾了寧瑾,那我不更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嗎?

  罷了,左右這點小傷對我來說也不算什麼,我也懶得和寧瑾計較。

  所以,我沖劉爍拜了拜,道:「皇上,臣妾在外面久了,有些不勝腳力,先回宮歇息了。」

  講完,我給茯苓和翠玉使了個眼色,帶着她們迅速離開了。

  回到鳳鳴宮,還沒進殿,我就鬱郁地對茯苓吩咐道:「茯苓,午膳準備兩個人的。」

  今日實在憋屈,我得好好大吃一頓,才能將心裏的悶氣排遣乾淨。

  但我話落,外頭就響起了洛南臣的聲音。

  「兩個人的午膳,你是知道我要過來,還是為皇上準備的?」

  話落,洛南臣瀟洒地走了進來,他正要越過我,往裏面闖,但看到我的腕子,不覺挑了挑眉。

  「你怎麼受傷了,和皇上吵架了?」

  我想到剛剛的場景,也算是和劉爍吵架了吧,就點了點頭。

  誰知洛南臣眉挑的更高了,然後就沖我罵道:「洛南書,阿爹阿娘真是把你慣壞了!你這脾氣,就跟小豹子似的,你也就是仗着皇上寵你,不然你的頭,一天能砍二十四次!」

  講完,他嘆着氣,先我一步進了殿里。

  我一陣子無語,我都這麼忍氣吞聲了,哪裡跟小豹子似的了?而且劉爍哪裡寵我了?

  我後腳跟着洛南臣進了殿里,洛南臣正端着茶壺喝水,咕嘟咕嘟地灌着,連氣都不帶換的。

  「不過還好皇上寵你,看到你到了勤政殿外,就讓我們散朝了,不然我們還得站一個時辰,午飯都沒着落了,我替滿朝文武謝謝你啊!」

  我正想懟洛南臣,但一愣。

  「你長背眼了?背對着我,怎麼知道我去了勤政殿?」

  群臣上朝時,都是面對着劉爍的,所以洛南臣剛剛在朝堂上,肯定是背對着我,他怎麼會知道我去了勤政殿?

  洛南臣把喝完水的茶壺遞給茯苓,吩咐完她再去倒一壺水,才開口對我道:「皇上在朝堂上那種反應,除了是看到了你,還能是因為什麼?」

  什麼劉爍看到了我,如何如何,什麼劉爍寵我,也不曉得洛南臣眼睛是不是有毛病,這兩年總說劉爍喜歡我,劉爍哪點有喜歡我的樣子!

  白了他一眼,我問他:「他在朝堂上怎麼了?」

  洛南臣接過茯苓重新倒好的茶壺,沒有先喝水,而是先對我道:「皇上原本在嚴肅地討論南境的事,誰知忽然就心不在焉了,尤其是小祿子回去的時候,更是直接讓退朝了。」

  「怎麼樣,聽到皇上這麼在意你,開心了吧?」洛南臣給我使了個眼色,才開心地喝起水來。

  我靜靜地看着他,像看傻子一樣。

  劉爍為了寧瑾倉皇往福壽宮趕去的事,他果然分毫不知!

  我沒留洛南臣吃飯,甚至茯苓把午膳端上來時,我特意讓他聞了聞香味兒,跟着就把他趕出了鳳鳴宮。

  挨千刀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哥哥,從小到大就胳膊肘往外拐!

  趕走了洛南臣,我獨自用午膳的時候,翠玉突然從外面回來,喜笑顏開。

  「娘娘,您猜不到晌午,寧瑾去見太后,太后幹了什麼!」

  「幹了什麼?」

  「太后給寧瑾賜婚了,把她許配給兵部侍郎的公子了!」

  我嚼着鹿肉的動作放慢,心思卻動的飛快。

  如今的兵部侍郎是太后的娘家人鍾家,太后把寧瑾放到自家後院,那可不是想怎麼拿捏,就怎麼拿捏?

  而且寧瑾的爹是禮部侍郎,雖然與兵部侍郎官職相同,但兵部掌着實權,禮部卻只是虛銜……

  的確既是門當戶對,又暗中制衡,法子倒是個好法子。

  只不過事情做得未免太絕了,劉爍到底是皇帝,這樣被人逼着做事……

  哎,想想劉爍其實挺可憐的,還沒出生,爹就沒了,作為遺腹子出生的皇太孫,從小就被太后逼着學習各種東西。

  而且樣樣都不能比別人差。

  一旦他比先皇那幾個皇子差了,那時還是太子妃的太后,就會親自教訓他。

  我就曾親眼見過,跟我同齡的劉爍,才四歲的時候,被當時還是太子妃的太后打的渾身是血。

  說到底是母子,太后對劉爍,未免太狠了!

  午膳後,我處理完後宮的瑣事,我就又餓了,所以就讓茯苓準備了點頭。

  只是吃着點心,我又想起劉爍來,他現在應該也知道了寧瑾被賜婚的消息,他應該很難受吧?

  罷了,不如去見見他吧。

  給他個出氣的理由,起碼罵一罵人,心裏能好受些。

  這樣想着,我讓茯苓拾了幾塊我吃剩的點心,就往承乾殿去了。

  但茯苓看着拼了地瓜糕、桂花糕和紅棗酥的玉盤,總覺得這樣不妥,「娘娘,要不讓奴婢重新做兩盤點心吧?」

  「不用,先皇尚儉,咱們得聽從先皇的教誨。」我裝模作樣地教育着茯苓。

  主要我覺得完全沒必要和劉爍見外,我和他都那麼熟了,況且以往他和我也從不介意這些的。

  茯苓還想講什麼,但觸及到我閉嘴的眼神,還是什麼都沒講。

  我們一路行到承乾殿門口,茯苓害怕點心會出事,始終不肯上前讓人通報。

  沒辦法,我只能丟下她,自己往前去了。

  承乾殿其實挺大,沒人通報,殿里就靜悄悄的,也沒人知曉我來了,所以我走到殿內時,兩個洒掃的宮女還在講話。

  「剛剛可嚇死我了!你不知道,我給皇上換香爐的時候,皇上把奉茶宮女的茶盞砸了,嚇得我們所有人都跪下了,當時真怕皇上遷怒我們,砍了我們的腦袋,還好皇上讓我們出來了!」宮女甲道。

  「我不知道,皇上今個心情一直不佳,尤其是晌午那會,動靜鬧得可大了!」宮女乙道。

  「晌午出什麼事了?」

  「寧侍郎家的寧小姐,晌午來承乾殿,和皇上吵了一架。」

  「和皇上吵……吵架?啊!我倒香灰的時候,發現香爐里有個燒的烏漆嘛黑的香囊,你說會不會和寧侍郎家的千金有關係?」宮女甲驚道。

  「香囊!天吶,皇上該不會和寧侍郎家的千金是那種關係吧?」宮女乙道。

《狗皇帝對我窺伺已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