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
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 連載中

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寒煙渺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衛九 古代言情 褚含清

【美艷公主+純情忠犬侍衛】褚含清做了四年的輔政長公主,心思全給了江山社稷一朝遇刺卻對身邊的純情暗衛動了心,忍不住撩撥試探、一步步引他入網衛九給長公主做了七年暗衛,從未敢肖想主僕之外的情分,卻在長公主一次次的撩撥下動了情迷了眼,甘願就此沉淪其中身份的差異、世人的眼光,長公主表示通通小菜一碟,本宮覺得你是最好的,誰也比不上她鼓勵他放下自卑,他支持她一往無前戰勝外敵、平定內亂、消除猜忌……世間種種,終將會得到圓滿塵埃落定後,褚含清直接躺平做個清閑尊貴的長公主真舒服,何必要絞盡腦汁與人爭來斗去,每天吃喝玩樂再逗逗小侍衛不香嗎?衛九羞澀無奈:殿下咱們打個商量,能不能別動手動腳?褚含清:不能,過來讓我親一口展開

《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章節試讀:

就這麼過去了幾日,岳峰那邊一直沒有消息傳來。

褚含清作為輔政長公主,權力雖大但沒有官職,所以她不必天天上朝,只需要參加每五日一次的大朝會即可。

只不過每日朝中大事會由專人抄錄遞送到公主府,公主府有屬官專門負責協助褚含清處理這些事情。

這一日大朝會下朝回府,用過午膳,褚含清與幾個貼身侍女閑話。在外面她雖然行事果斷甚至凌厲,但平日里對身邊的人倒是很溫和。

近幾日褚含清情緒都不是太高,幾個貼身侍女都在想辦法哄主子高興。

那一日銀箏回房間的路上,看見幾個年紀不大的小丫鬟聚在一起聊天,嘰嘰喳喳的很高興的樣子。

看到銀箏走過來,幾個小丫鬟連忙跟她行禮,「銀箏姐姐好。」殿下身邊的貼身侍女可不是他們這些做雜事的小丫鬟能比的。

銀箏點頭笑一笑,「你們幾個說什麼呢?這麼高興。」

幾個小丫鬟互相看了看,其中一個膽子大點的開口跟銀箏說,「銀箏姐姐,我們幾個正在說京城新來的雜耍班子呢。是幹完活才說的,沒有耽誤正事。」

「哦?新來的雜耍班子?」銀箏忽然來了興趣,「是什麼樣的?你們說與我聽聽。」

小丫鬟們見她態度溫和,心裏不再擔心,於是紛紛開口,「聽說可有意思了,有舞刀弄槍的,還有頂碗轉碟的。」

「是啊,聽說還有鑽火圈、口吞寶劍什麼的。」

「沒錯沒錯,聽說還有訓練好的動物呢。」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高興,好像親眼看過一樣。

銀箏笑問道,「聽說?你們都是聽誰說的?」

嗯……幾個小丫鬟互相看看,都有點迷茫。「銀箏姐姐,我們也不記得是從誰那裡聽說的了,反正咱們府里好些個下人都知道。」

「是啊銀箏姐姐,那個雜耍班子最近可有名了,京城裡好多人都知道呢。而且他們的規矩跟咱們以前知道的那些雜耍班子也不一樣。」

「怎麼個不一樣法?」銀箏很有興緻的追問。

「聽說他們在城外租了個莊子當場地,一天就演一場,願意看的都得自己去莊子上呢。」

「是啊是啊,聽說有貴人請他們到府上表演,給多少錢都不去呢。」

銀箏很納悶,「竟然還有這樣的雜耍班子?多給賞錢竟然都不願意。」

「是說呢,不過咱們也不清楚。可能是那些傢伙事兒不方便挪動吧,或者是那些動物不好帶出來。誰知道呢,反正奴婢們也是聽說的。」

銀箏點了點頭,「行了,你們玩去吧,小聲些別吵鬧。也別只顧着玩耽誤了正經事。」幾個小丫鬟連忙點頭走開了。

此刻跟主子閑話,銀箏忽然想到那天聽說的消息,「殿下,奴婢前兩日聽下邊的人說,京城裡新來了個雜耍班子,花樣比咱們從前看過的多,還有各種訓練過的動物呢,最近很有名氣的樣子。就是規矩跟咱們以前知道的那些不大一樣。」

「哦?他們是什麼規矩?」褚含清也有點好奇。

銀箏給褚含清解釋道,「聽說他們在城外遠郊租了個農莊,好像就在平王府和長安伯府的農莊那一片地界。而且每天固定就演一場,想看的人都得自己去莊子上看。有人想高價請他們到府上單獨表演,他們都不去。」

「還有這樣的規矩?」褚含清表示詫異,「江湖賣藝不就是為了掙錢嗎?」

「奴婢也不知為何」,銀箏接著說道,「不過聽說他們的表演花樣多,好些都得是固定場地提前布置。想來是因為那些表演用的傢伙事兒不好挪動吧。萬一到人家府上表演,布置得匆忙演砸了那不糟糕了。聽說就因為這個規矩奇特,反而好奇去看的人更多了,一點也沒少賺錢。」

折花聽到這裡插嘴說道,「依奴婢看啊,他們就是故意這麼說的。定個奇怪的規矩引起大家的好奇心,去的人多了,這賞錢可不就掙得多了,還不用到貴人府上受拘束,多好的事情。殿下,不如將他們叫到咱們府上給您解解悶兒吧。」

褚含清笑了一下,「銀箏剛才不是說了么,人家不到府上單獨表演。」

「咱們長公主府跟別個府上怎麼能一樣。能給殿下表演逗樂,是他們八輩子修來的福分。」折花癟嘴說道。

「跑江湖賣藝也不容易,如果來本宮這裡了,下次別人再讓去府上怎麼辦?破例了就不好拒絕了,何必難為他們」,褚含清笑着搖頭止住了他們的話。

「殿下,不如奴婢們陪您去瞧瞧吧?」銀箏向褚含清建議道,「左右這幾日殿下您不必上朝,不如出去散散心解解悶兒。您要是不想去看雜耍,去咱們自己的莊子上轉轉也好啊。」

褚含清想了想也有些意動,這幾日天氣炎熱,思慮又重,確實心中煩悶,「知道你們幾個存心哄本宮高興,既然如此,明日本宮就去看看這個雜耍班子,省的浪費你們幾個一番好意。」

幾個侍女很高興,立馬就要分頭去安排,被褚含清叫住了。

「明日錦瑟與問柳隨本宮去,銀箏和折花留在府里。」

銀箏、折花直接傻眼,「殿下,為何不帶奴婢去啊?」「奴婢還想借殿下的光去逛逛呢。」

二人故意做出委屈可憐的臉色。

褚含清被二人的臉色逗笑,「本宮就知道,分明是你們想去玩,還說是為了給本宮解悶兒。你們四個都去了,府里誰照應着?福全管着外院又管不到內院里來」,說到這裡她頓了一下笑容漸收,「你們兩個心思仔細,留在府里莫被人趁機鑽了空子。」

銀箏折花聽到長公主這麼說,對當前的形勢也有幾分明白,立刻收起嬉笑的姿態,穩重的行禮,「請殿下放心,奴婢們一定守好府里。」

折花性子活潑,緊接着又說了一句,「殿下明日讓錦瑟和問柳給奴婢兩人帶點好吃的吧,西城的芝麻糖可好吃了。」她倒不是真的饞嘴,只是逗主子開心而已。

果然褚含清被她的樣子逗笑了,「行,明日本宮一定讓他們給你帶,看你個饞貓樣兒,好像本宮虧待你了一樣。」

主僕幾人笑作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