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浮生人間共白首
浮生人間共白首 連載中

浮生人間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沫鹿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凌 武俠修真 蕭雪菡

蕭雪菡活了百萬年,見過了太多的人類修士,可他是唯一一個讓自己停下步伐而非趕盡殺絕的捉妖師她挑逗他,迷惑他的道義,朦朧之間她動了情,錯誤的愛上了一塊冰煞若非渡劫登仙,妖和捉妖師之間只是空談她給的愛太過蠻橫,頑石一般堅不可摧,卻忘掉了自己是妖,怎麼能夠信任捉妖師?鬼忘川的一抔忘憂之水,了卻浮生痴情怨恨至此,茅山第一劍修浴火重生,也造就了妖族最後一代狐妖的隕落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墨凌,你別傷我了,傷的我心肝疼」沒想到一個冰煞,也是會動情的,你知道嗎,你的道,在情面前一文不值展開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試讀:

狗驛村坐落在墨山的山腳處,由於村落十分落魄貧窮,所以當地都是普通的茅草屋建築,就連酒館子,也是露天的,佔地不到一畝地,店小二更是一個穿着暴露的中年婦女,穿着破布大褂。

墨凌斜了她一眼,眉頭微皺,若非罐子上掛着酒釀二字,他還真以為自己在喝白開水。

「你的身體怎麼樣了?」墨凌放下酒杯,看着蕭雪菡問道。

「餘毒未解,但現在好多了。」蕭雪菡抿唇微笑,「救命之恩,蕭靈沒齒難忘。」

「那便好,只是,這玉佩護不了你什麼,你若真想驅魔,我送你一個茅山血佩,必然比它更有效果。」

墨凌從袖間掏出一個紫色的勾玉,一道真氣注入,勾玉熠熠發光。

這是茅山的低階法器,由於茅山多鬧鬼,而新入門的弟子修為不精,一旦不敵就拿玉佩防身,而到了墨凌這種程度的時候,玉佩已經對他沒有任何的幫助了。

「這怎麼好意思啊,我們非親非故的,我不好意思收您的寶物。」蕭雪菡的手微微攥緊,葡萄一般明亮的眸子注視着墨凌。

她的眼睛很好看,自帶柔情溫波,雖為狐眼卻沒有一絲的妖嬈,反倒是清純可人。

寶物?墨凌一愣,然後笑了笑,將勾玉送到了蕭雪菡的手上,拍拍手站了起來:「這只是一個普通的法器,對我而言也沒有用處,倒不如送你物盡其用。」

說完,墨凌不再停留,走出酒館,而蕭雪菡一個人在原位上發獃許久,手裡握着那塊小小的勾玉,玉身上顯露着一個茅山的八卦印記,她笑了。

這個捉妖師,還是有點意思的。

小心翼翼的收下了勾玉,蕭雪菡快步追上了人群中的墨凌。

「我聽養父說,這隻妖怪只會在月圓之日出來害人,而此時的月亮會變成詭異的紅色,那時候血狐的妖力也會大漲,因為血狐的力量一部分來源於血月。」

蕭雪菡有意無意的給墨凌提供一些重要消息。

「您是茅山捉妖師,捉過不少的妖吧?」

墨凌搖搖頭:「我下山歷練,並未有過捉妖經驗。」

聽到這番話語,蕭雪菡有些無語了,要知道血臣可是血狐的首領啊,這怎麼冒出來一個小白?真的開始擔心起他的安危了。

大抵他今日所為已經惹怒了血臣了,如今他和自己也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呢。

「大俠,這隻妖怪妖法了得,方才您也見識到了,我們村子招了上百捉妖師,甚至連天朝也印了懸賞令,捉妖有賞,只是沒有什麼用,白白這了這麼多人吶。」蕭雪菡嘆了一口氣,背上的竹籃子左右亂晃,裡頭是各式各樣的藥草。

墨凌更加堅定了滅妖的決心。

蕭雪菡是一個醫者,她在村子裏開了一個葯館,因為這些天妖獸出沒,葯館也是冷淡了不少,人人自保更多的時間是閉門不出。

他們順着人群來到了一個人流擁擠的地方,看到了一群又一群的人圍在了一起,蕭雪菡好奇的拉着墨凌擠進去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地上直挺挺躺着的一具屍體讓蕭雪菡臉色剎那間變得蒼白。

如此恐怖的死法,死者是一個中年男子,全身都被啃食乾淨,只剩下一副空蕩蕩的骨架和一層皮囊,他的臉上紫氣瀰漫,雙眼竟然被活生生的挖去,傷痕四布。

「爹!」

蕭雪菡大呼一聲,微微刺鼻的臭味如同腐爛生蛆的飯菜,令她微微作嘔,她邁步,卻沒有上前。

聽到這個,墨凌的臉色鄭重起來,他走到了死者旁邊蹲坐下來,忍着惡臭檢查了一下傷痕,然後轉過身:「大家冷靜一下,不要再圍觀了,把他交給我吧。」

「這位兄弟,你是天朝派來的捉妖師嗎?」

有人認出來墨凌的身份,大家頓時亂成一團,「請道士務必幫我們除去妖怪,妖怪作惡多端,我們的心啊,始終沒一天安心過。」

「大家稍安勿躁,我已接懸賞榜,必然會幫你們除妖。」墨凌再次示意大家散開,讓蕭雪菡來到自己旁邊,不知何時少女的眼角垂下了兩行淚珠。

「養父待我如同親生,要不是養父提醒我上山避難,我怕是昨晚就死在了狐妖手下了呢,如今養父一死,我還有什麼顏面活着呢?」

少女淚汪汪的看着墨凌,情緒極其不穩定,墨凌也只好安慰了幾句,直到少女平靜下來之後才伸手撩開男子的衣服,空蕩蕩的皮囊有一道紅色的印記。

「怕是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這是蝕靈術還有鎖骨掌,都不是妖能夠修的的法術。」

蕭雪菡臉色一變:「大俠,難道害死我爹爹的兇手另有其人?」

「蝕靈術是邪術,只有魔能夠修成,看來這兒除了那隻狐妖,還有魔。」

妖類吸食凡人精氣提升修為,而墮落的魔物則會殺人噬屍,這也是妖和魔的不同之一。

蕭雪菡的臉色微變,但還是恢復如初,她問道:「魔和妖一樣的嗎?」

「世間修真道士,凡練功走火入魔,修鍊邪術入魔,道心不穩成魔,亦或是仙人墮仙入魔,都是人人得而誅之的禍患。」

墨凌一邊說著,一邊讓人將男人處理了。臨別之際,他往男人的眉頭上一點,一道紫紅色的火光流入了墨凌的手掌上。

蕭雪菡聽得似懂非懂。

「大俠,這是……」

「這是凡魂,能夠助我看到死者死前的記憶。」墨凌將它收入了囊中。

茅山捉妖師,劍道,攝魂,通靈和捉妖陣法都是必修課程,墨凌正是通過攝魂秘術攝取了死者的凡魂,能夠有效保存十二個時辰。

蕭雪菡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她盯着那團被墨凌收入囊中的凡火,面色陰晴不定。

茅山還有這一招?看來碰上硬茬了,蕭雪菡心裏想道。

「你這麼緊張幹什麼?」墨凌感覺到身旁的少女步伐有些錯亂,權當以為她喪親之痛,也沒有多想:「血狐鮮少百日出動殺人,莫非你的身上有血狐忌憚的東西?」

血狐又稱月狐,它的妖力主要來源於血月。

「其實……」蕭雪菡咬咬牙,又指了指自己的脖間的血月玉佩:「道長送我的玉佩不是凡物,裏面的精血據說是得道高人的精血,對修行大有裨益,正如大俠所見,方才狐妖就是為了奪走我的玉佩才會對我趕盡殺絕。」

「這是父親留給雪菡唯一的遺物了,雪菡就算是死也不會把它送出去。」

蕭雪菡面色堅定,看的墨凌也是動容,父女情深,如今天人相隔,對於蕭雪菡必然是一個不小的打擊吧。

如今還是要趕快替她找出幕後的妖魔。

墨凌將凡魂取了出來。

「慢着!」蕭雪菡忽然喝道。

墨凌停止施法,看向蕭雪菡:「怎麼了?」

「腹飢……」蕭雪菡圓了一個謊。

墨凌只好扔給她一塊饅頭。

「再慢着!」

「姑娘又有何事?」

「這兒這麼多人,你在這兒施展仙術,不大好吧,要不我帶你去我的醫館?」

蕭雪菡小心翼翼的問道。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