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佛牌專事店
佛牌專事店 連載中

佛牌專事店

來源:google 作者:要飛的小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周易 懸疑驚悚 鍾華

我叫周易,是一個很窮的屌絲,剛剛大學畢業,卻連一個像樣的工作都找不到直到一個老闆給我打來電話,讓我去應聘營業員,我才找到一個可以溫飽的工作可是這個店賣的東西卻和平時不同,甚至還有點邪氣,但為了糊口,我也只能硬着頭皮做了下去可沒想到,就是因為這個工作,使我陷入了萬劫不復之地,讓我遇到了一件件恐怖而又靈異的故事…展開

《佛牌專事店》章節試讀:

當我聽到黃衍說的話以後,我的心直接漏了一拍,那感覺真是說不出的害怕和驚悚!

然後又抬起手,本能的在身上胡亂的蹭了蹭,饒是這樣,我還是覺得心裏膈應的厲害。

黃衍見我這幅德行,臉上露出爛泥扶不上牆的表情。

而且還滿是鄙夷的說:「這就嚇成這樣了?如果你覺得害怕,現在可以走,門就在那。」

說完以後,他還指了指門口,我一看這架勢,心裏的恐慌感再次湧現了出來。

我心想絕對不能丟了這份工作,於是急忙說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就是突然聽到這個事,我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我不害怕,真的!」,我看着黃衍,違心的說著,雖然心裏害怕,但臉上絕對不能表現出來。

黃衍看着我的態度,轉而換了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說:「做我們這一行的,剛開始的時候的確難以接受,但是你要想想,你掙的比平常人多呀。」

我瘋狂點頭,無比認同,確實,這一行算是暴利,俗話說的話,馬不吃野草不肥,想要高利潤,就得有高風險,做任何一行都是這樣!

黃衍再次說道:「其實你也用不着害怕,那些佛牌都是阿贊用法力加持的,不會有什麼問題。」

他很認真的說著,我也在一旁認真的聽着,一下午的時間,我都在瘋狂的吸取佛牌的知識。

聽他講完以後,我才明白,原來佛牌還有正牌和陰牌之說。

所謂正牌,就是阿贊師父或者龍婆加持過的佛牌,裏面沒有陰物,所以效果不顯著。

而且還要配合佩戴者自身的舉止行為,佩戴者如果多行善事,多積功德,那佛牌的效果才會慢慢的顯露出來。

但是如果佩戴者無惡不作,就算是佛牌,也保護不了佩戴者。

而陰牌,也分正陰牌和邪陰牌。

正陰牌大多都是白衣阿贊製作,佛牌裏面也有陰靈。

但這種陰靈都是無害的,佩戴者戴在身上,多行善事,也可以幫自身和陰靈積攢功德,是好事一件。

但是邪陰牌就不同了,邪陰牌也是阿贊師父加持過的,只不過製作的人不是白衣阿贊,而是黑衣阿贊。

而且有些陰牌里會封印一些惡靈,甚至邪陰牌裏面的東西都是陰邪之物。

所謂陰邪之物,大多都是我們正常人難以接觸到的東西。

比如,棺材釘,死人的頭髮,惡靈生前的頭蓋骨,其中也包括屍油。

黑衣阿贊在製作陰牌的時候,會將這些材料放進佛牌之中,而有了這些東西,再加上惡靈,那效果將會極其霸道,立竿見影。

但是人一生的命運都是有定數的,你命里只有一萬塊,但是你卻用其他的東西輔佐你,超出命運以外的錢,就得找其他的東西填補。

比如,命!

所以,如果不是有人特意詢問陰牌,一般店裡也不會售賣,但是有些人為了達到目的,就會找這種邪牌。

在回家的公交車上,我的腦子裡一遍又一遍的回蕩着黃衍的話。

今天他所講述的一切,遠遠超出了我的認知範圍,我甚至都沒有想過,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

說實話,我是一個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而且向來都是無神論者,從來不唯心主義。

可是今天,這種認知徹底動搖了。

這種感覺就是,在我還沒來得及問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的時候,黃衍直接讓我變成了鬼。

我很害怕,更加無措,我甚至覺得這份工作不適合我,因為我實在難以接受。

況且黃衍還說了,如果有人買了陰牌,而且他還不按照規矩供奉的話,那一般下場都很凄慘。

輕者瘋癲成魔,重者家破人亡。

可是如果我做了這一行,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我還能守住本心不賣陰牌嗎?

我不知道,也不能確定,所以我搖擺了,覺得這份工作我根本做不來。

但是如果不做,就連吃飯最基本的問題,我都解決不了。

在糾結的過程中,我回到了家裡,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路該怎麼走了。

腦子裡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想着這些,我漸漸的睡著了,但是睡熟中的我,卻被一聲電話吵醒了。

聽到鈴聲以後,我隨手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上面顯示是我爸打來的電話。

我接起電話,還沒有說話,電話里就傳出我爸有些沙啞的聲音。

「兒子,你能抽時間回來一趟嗎?」,他的聲音有些哽咽,而且還很疲憊。

聽到這話,我的心直接顫了一下,急忙問着:「怎麼了爸?出什麼事了嗎」

而電話那頭卻傳出我媽抽泣的聲音:「我說了讓你別打電話,這事你跟孩子說有什麼用!」

當聽到我媽的聲音以後,我就知道絕對是出事了。

但是還沒等我問什麼,我爸就直接掛了電話。

我看了一眼時間,2:36分。

但是現在我哪還顧得了這麼多,匆忙的起身,又給黃衍發去了一條請假的短訊,就直接奔火車站而去。

好在我上學的位置離家裡就隔了一座城市,坐火車的話也就兩個多小時。

雖然距離不遠,但等火車的時間卻無比煎熬。

直到等了一個多小時,我才坐上了回家的火車。

一路上我的心情都很緊張,老爺子在電話里什麼都不說,那種未知的恐懼,簡直能把一個成年人給逼瘋了。

大概過了兩個半小時,我到達了目的地,隨即二話不說,我直接打車往家走去。

等到了家裡以後,我才發現家中空無一人。

此時天已蒙蒙亮,但四周還是安靜的可怕,只能聽見我自己緊張的喘息聲。

於是我直接拿出了手機給我爸打了過去,當告知他們我已經到家了的時候,他也有些驚訝。

在我再三的追問之下,才知道他們現在身處醫院。

於是,我又跑到了鎮上,叫了一輛滴滴,在等待了十分鐘以後,司機才緩緩而來。

《佛牌專事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