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復仇系統覺醒後,奶乖甜心殺瘋了
復仇系統覺醒後,奶乖甜心殺瘋了 連載中

復仇系統覺醒後,奶乖甜心殺瘋了

來源:google 作者:青尢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展揚 現代言情 田甜

【腦洞+重生+系統+變身+復仇+親情+甜寵】前世慘死再次睜開眼睛回到了八歲,她沒有癱瘓,母親沒有被褥自殺,小叔也沒有被陷害入獄意外激活了復仇系統,開始了復仇之旅……咦,這個帥鍋不就是前世替她報仇,讓她入土為安,給她名分,最後孤獨終老的那個大佬?這輩子既然遇到了她一定還他深情,抱他大腿……只是可惜了她這幅小蘿莉的樣子啊……帥鍋鍋,你要等我長大啊……展開

《復仇系統覺醒後,奶乖甜心殺瘋了》章節試讀:

白靜上了三樓,走到3015包間停留了一會兒,推門走了進去。

屋裡暢聊的幾人看到走進來的人瞬間安靜下來,別有深意的撇了時奎一眼。

莫天站起身來,「靜兒,坐這裡!」

白靜看到莫天往旁邊挪了一個位置,把他和時奎中間的位置讓了出來。

莫天怎麼回事?明知道她討厭石奎還這麼做?

她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過去,「阿天,咱們換個位置吧!」

莫天笑了笑,「靜兒,坐吧!坐哪都一樣!況且坐這跟時老闆談事也方便。」

白靜心裏不是滋味,她無奈的坐了下來。

莫天握住她桌子下面的手,靠近她耳邊說,

「時老闆說了,只要你把他陪高興了,供貨的事情不成問題!」

白靜擺脫他的手,有些不悅道,「呵,陪?這是何意?如果大家有需要直接叫小姐過來。我想他們會很樂意為你們服務的!」

時奎哈哈大笑,「小靜,你想多了,來喝杯酒!」

他拿起一瓶酒往空杯子里倒了一杯紅酒放在她的面前,順手在她的手上撫摸了一下。

白靜有些作惡的把手伸了出來。

「是不是我喝了這杯酒,各位就答應繼續供貨?」

時奎笑了笑,「三杯,喝三杯就就答應你!」

白靜看了看在座的幾人,「是不是我喝了,你們都同意供貨呢?」

幾人看了時奎一眼,想到他的承諾的一切。

「是啊,時老闆的意思就是我們的意思!」

白靜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田甜走進會所向人打聽了一下母親的方向,服務員只知道母親上樓去了,具體哪個包間就不知道了。

她走向樓梯先去了二樓,在二樓找了一圈沒有發現母親的身影。

她又向三樓走去……

「叮咚!感應到仇人!仇恨值99!」

田甜詫異,這個聲音在她剛醒來的時候聽到過,現在又響了?

仇人?仇恨值99?那這人必定是秦天了!

莫天在三樓,那她母親也在這裡。

這復仇系統難道像雷達一樣能感應仇人?可這仇恨值不應該是百分百嗎?為何是99?

田甜來到三樓順着長廊走去。

「叮咚!十米!」

「叮咚!五米!」

「叮咚!3米!」

田甜聽着這個聲音特別激動,她離母親越來越近了,同時離仇人也近了。

「叮咚!1米!」

田甜打量了兩側的包間號碼,她不確定母親會在哪一個房間里。

她猶豫間聽到3015的包間門被打開,餘光瞥見走出來的人正是莫天,他們之間的距離不過一米有餘。

莫天看到門口站着的女孩穿着異類帶着帽子,看不清她的眼睛,露在外面的紅唇卻十分誘人,不由多看了兩眼。

田甜走到一邊靠在牆上一副等人的樣子,莫天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田甜感覺自己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仇人就在眼前她恨不得衝上去殺了他,可是想到母親還在裏面。

她正想着要怎麼進去,腦海中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叮咚!仇人,仇恨值53」

3015的房門再次被打開,這次是一個大肚子的男人扶着母親走了出來。

田甜看到母親昏迷臉色微紅,看樣子像是喝多了,一副不省人事的樣子。

時奎扶着白靜走出房間,拿出電話接了起來,「房都開好了嗎?莫總,那就謝謝你把美人相贈了!」

「好,那就這樣!」

時奎剛扶着白靜,沒注意門口還有一個人,想到這個人聽到了他的話,看了田甜一眼。

田甜上前就對着男人兩腿之間就是一腳。

上一世就是這個男人對母親**,讓母親不堪受辱自殺的吧?

莫總說的就是莫天吧?他們害死了爸爸,還想傷害她母親,她怎麼能容忍?

怪不得系統給她的提示仇恨值53呢?

時奎莫名其妙的被踢了一腳,蛋疼的厲害,慣性的鬆開白靜去捂下身,疼的他咬牙切齒,原地打轉。

「MB你誰啊,莫名其妙!」

田甜上前扶住快要摔倒的白靜,「活該,大色狼,給人下藥,打的就是你!」

時奎夾緊雙腿,手捂着兩腿中間,顫抖的說,「多管閑事,我跟自己的女人去開房,關你屁事!」

時奎忍着疼痛想從田甜手裡搶過白靜,田甜見狀帶着白靜轉身躲過,抬腿又踹了他一腳。

長廊上圍觀了好多人,田甜轉身就要帶白靜離開。

時奎看到向這邊走來的莫天道,「莫總,快把人攔住!」

田甜聽到莫總二字,身體微僵,她抬頭看到莫天向她們走過來。

莫天看到田甜微愣,「這位小姐,請把靜兒交給我!」

田甜覺得好笑,「我要不呢?」

莫天看了一眼時奎,「時老闆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讓你好好照顧靜兒嗎?」

時奎痛苦的說,「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女人,莫名其妙的打人不說,還搶了小靜!」

莫天笑着說,「這位小姐我想大家有誤會吧,靜兒是我朋友,我剛出去了一下,託人照顧一下!你……」

田甜抬起頭看着他。

莫天看到她眼角的那一顆淚痣一愣,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田…田甜?」

田甜唇角微勾,「我可不是田甜,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田心,是田振偉失散多年妹妹,莫總不會以為這淚痣只有田甜才有吧!」

莫天震驚,他跟田振偉做了十幾年的兄弟了,從不知道他還有個這麼漂亮的妹妹!

如果早知道他有這麼漂亮的妹妹,他也不會對白靜愛而不得,從而想要報復他們了。

「田心妹子,我跟你大哥是兄弟,跟靜兒是朋友,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啊!」

「莫總,既然承認了我的身份,我是不是可以帶大嫂回家了?」

莫天想上前阻止,可是又找不到其他理由。

「田心妹子,你把時老闆打傷這事?」

田甜冷笑道,「剛莫總還說什麼一家人,怎麼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要不?我打電話給我二哥?」

莫天被田甜說的無語,感覺自己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他怎麼感覺自己夾在中間兩邊都不討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