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縫屍少年
縫屍少年 連載中

縫屍少年

來源:google 作者:易一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瞎蒙 臭皮

《縫屍圖錄》在手,這個武林橫着走!一名普通縫屍匠學徒,陰差陽錯得到了秘籍《縫屍圖錄》,在朝代更替、時代動蕩之時,混跡於各個幫派和義軍,學會各式武學,斗敗各種勢力,改亂世為太平展開

《縫屍少年》章節試讀:

自從啟子街智斗鐵狼兵,臭皮對夜香東開始另眼相看,剛才又僅僅用一小包不知道什麼東西就疏通了守衛,真是計謀過人。

作為啟子街三大奇人之一的夜香東,不僅閱糞無數,閱人也無數,嘴巴又會說話,以前沒機會施展,現在亂世居然給了他一個平台。

進入船艙,裏面空間也很大,分首艙、尾艙、貨艙、武器艙等,幫主在首艙。大臉守衛來到首艙門前,微微彎腰作揖,跟門前站崗的另外一名守衛說:「翟護衛,有人來向幫主老人家獻寶,煩請通報一聲。」那名翟姓護衛臉容瘦削,兩眼炯炯有神,比普通人高出許多,看起來武功很高強的樣子,站在門口像鐵杆子般杵着。

翟護衛斜眼看了看大臉守衛,又看了看一旁滿臉堆笑的半大老頭和褲子上破了十幾個洞一臉茫然的小孩,劍眉一豎,怒聲道:「餿大臉,你帶來的是什麼人,褲子都沒條正經的,能有好寶貝?」大臉守衛的外號叫餿大臉,大名叫什麼不得而知。

餿大臉悄悄靠近翟護衛,把那袋黑色仙味兒煙土偷偷遞給他,只是那袋煙土比夜香東掏出來的時候少了一半。翟護衛低頭一看,先是一愣,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眨眼功夫收好煙土,然後不用餿大臉再說話,他轉身開門進入房間,旋即把門關上。

過了一會兒,翟護衛開門,說:「進去吧。」夜香東拉着臭皮,定了定心神,邁步走進房間。餿大臉見兩人進入房間後,如釋重負,美滋滋地轉身找地方吞雲吐霧去了。

臭皮的心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進入房間後,裏面不大,一個雄壯的身影坐在太師椅上,背對着臭皮他們。臭皮咋一眼看過去,就像看見一座小山坐在椅子上一樣,椅子旁邊有個一人高的雕刻了鯨魚圖案的木柜子。

”師父,我前些日子遣人在民間尋寶,現有獻寶人拜見。「翟護衛拱手作揖,身體雖然微微彎曲,整個人還如彎刀一般剛硬。

在巨鯨幫,幫主並不是所有人的師父,能做幫主徒弟的人,可見身份不一般。

夜香東連忙參拜,說:「小人見過掌門大人,大人洪福齊天,氣運如虹。」臭皮跟着夜香東拜下去,但嘴巴不知道說什麼,眼睛瞟着夜香東,大氣不敢喘多一口。

坐在太師椅上的巨鯨幫幫主叫王開山,由於成名絕招為能開山劈石的開山掌,所以江湖人稱「開山掌」,同時他還有個外號叫「鐵背山」,皆因他的背非常厚,看起來像一座小山一般。

王開山二十年前本是汕江碼頭一名苦力,身強力壯的他一個人能幹三個人的活,同時飯量也是常人三倍有餘。雖然他幹了三倍的活,可工頭不會給三倍的錢,而且當時巨鯨幫還沒有建立,碼頭幫派林立,往往要交多份保護費,導致他天天沒頓飽飯吃。他就納悶了,自己牛高馬大,還需要那些抽大煙嫖窯子瘦不拉幾的人來保護?自己一個能打他們十個,於是他拒絕交保護費。他不交,那些零散的幫派果真拿他沒辦法,在他的帶頭下,許多苦力也開始不交。不久,他還夥同一幫苦力建立了的巨鯨幫。

「寶貝?啥玩意?」王開山邊說邊轉過身,齜牙咧嘴地笑了起來,「快,快拿來過過眼。」

臭皮見王開山臉上橫肉堆得眼睛眯成一條縫,笑起來比哭還難看,大光頭,頭頂有一處刀疤,一直延伸至脖子根,齜的嘴裏面全是大黑牙,最奇特的是王開山的雙手非常大,像兩扇厚重的蒲葵,估計一巴掌就可以拍死人。

夜香東故作鎮定,彎着腰,小碎步走上前,拱手說:「回掌門大人,小人所說的寶貝,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王開山楞了一下,以為夜香東所說的寶貝不是物體,而是美人兒,他為人極其好色,也叫美人「寶貝」,於是淫笑着往夜香東身後一看,只有一個破爛小孩,還是個男的,於是往椅子上一靠,頭一歪,說:「爺不好這一口,走吧。」

一旁的翟護衛表情尷尬,剛才是他慌稱遣人在民間尋寶,他如何也想不到這半大老頭這樣說話,正想搭話挽回並趕這兩個掃把星出門。

臭皮緊張起來,難道夜香東想賣她妹妹?他突然害怕起來,提腳隨時準備逃跑。

夜香東再往前移了半步,微微抬頭,繼續拱手說:「小人說的寶貝正是小弟我。」

在場的人,無不驚慌失措。

「翟超,丟他們下水餵魚!」王開山氣憤難填,接著說,「這佬砍兩半再丟,忒噁心人了,居然叫自己寶貝。」

這時,夜香東嚇一大跳,趕緊說:「掌門大人饒命,小人說自己寶貝,只是想說小人有才能,想為貴幫效力。」

王開山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說:「你這鄉巴佬,有何才能,敢來自薦,說不好還是剁了餵魚。」

夜香東戰戰兢兢說:「小人原是水雲城啟子街遠近聞名的醫館大夫,有一套治病的獨創手法,救人無數。適逢鐵狼軍屠城,逃難至貴寶地,久聞巨鯨幫人傑眾多,幫主義勇無雙,特來投靠,我這一身醫術也能盡為貴幫效力。」說完,夜香東滿頭是汗,對於三句不離老本行的他,能說完這話已實屬不易。其實這話從碼頭到見王開山這段時間裏他已經在心中默念無數,就怕說漏嘴。

王開山聽後,從頭到腳看了夜香東一遍,說:「你當真是大夫?」巨鯨幫內沒有大夫,原來太平的時候碼頭附近還有幾家醫館,現在全關門了,如果真能有一名大夫加入幫中,那是一件好事。

「小人就算吃了豹子膽也不敢欺騙掌門大人。」夜香東說。

「你說看病的獨創手法是什麼玩意?」王開山問。

「品香斷病,獨我一家。」夜香東說。

「哦?什麼香?」王開山饒有興緻地問。

「就是人體產出的香,顏色、氣味、形狀都能斷病,保證藥到病除。」夜香東自信地說。

王開山在溫柔香待慣了,開頭以為是什麼體香,後來越想越不對勁,可就是想不出夜香東說的是什麼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