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方晟
方晟 連載中

方晟

來源:外網 作者:仲雲峰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仲雲峰 都市言情

一邊是高冷女神,一邊是霸道御姐。兩個同樣身世成謎,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展開

《方晟》章節試讀:

趙堯堯定的地點在望海小區東側巷子里,一家門面不大、古色古香,有酒香不怕巷子深氣質的茶樓,裏面卻很深,方晟在服務員指引下曲曲折折不知轉了多少個彎才來到一個小包廂里,沒有燈,桌上燃着牛油蠟燭,小小的空間瀰漫著朦朧寫意的氣息。趙堯堯雙手托腮,獃獃望着燭光出神。
「幫你訂了魚香肉絲套餐,」她說,「這家茶樓的龍井茶不錯。」
方晟問:「你吃什麼?」
她搖搖頭,語氣中有幾分無奈:「我晚上不吃東西,保持體形是很辛苦的……要不我陪你吃一點吧。」
這一刻她才象有真情實感、可愛而稚嫩的鄰家女孩。
吃飯的時候,她問了些材料需要的細節。宣傳部並沒有考慮把他樹為典型大張旗鼓宣傳,而是在一篇探討大學生村官在人材培養定位的理論文章中,以方晟作為例子,闡述村官經歷的重要性,因此要了解他在方塘村工作生活的情況。
等他差不多吃完,趙堯堯也收起筆記本,道:「暫時就這些,後面有不明白的打你電話。」
「隨時歡迎。」
他漱了漱口,又喝了龍井茶,正待稱讚「好茶」,不料她接下來一句話讓他差點嗆着。
「你跟小容有兩年之約?」
方晟苦笑:「你們……真是無話不談啊,連這個都說。」
「快到兩年了吧?」
「這件事說來話長……」
「你慢慢說,今晚時間很長。」燭光下她的臉龐被映得紅撲撲,別有一種嫵媚的風情。
大四上學期,方晟和周小容就為畢業後的去向發愁。周小容父親周軍威是碧江省財政廳常務副廳長,位高權重。他也見過方晟,雖沒明確表態,言語間也有讚許之意,並隱隱暗示如果方晟到碧江省發展,以後升到處級沒問題。
「不是很好嗎?為何放棄?」趙堯堯問。
方晟笑了笑:「要是我真那樣,就不是周小容喜歡的方晟,而且我覺得把自己的前程跟某個人捆在一起並非好事……」
當時方家還面臨更煩惱的選擇——方華研究生畢業了,由於考博、考公務員均告失敗,又不願到企業,只能靠父母想辦法。方池宗是營級幹部退伍,按慣例到地方工作不掛實職,只享受正科待遇,他的一班戰友雖然都熱心幫忙,但官場自有官場的生態,科級幹部活動的天花板頂多到廳級,再高就夠不着了。因此奔波輾轉了大半年,最終戰友們的答覆是兩個兒子只能保一個,另一個過幾年再想辦法。
方池宗只能做方晟的思想工作,一來他的傳統思想認為長子為大,這種機會當然先給方華,二來女朋友任樹紅通過公務員考試去了團委,任家堅持等方華的工作確定下來才結婚。
方晟沒有拒絕的理由,只有肖蘭輕聲嘀咕了一句「研究生總比本科好找工作」。沒人理她,方家的事都是方池宗說了算,結果方華在戰友們的推動下,通過內部考試以事業編製進入葯監局執法大隊
這一來事情麻煩了。本來方晟工作順利的話,周小容可以央求父親動用關係留下,但同時安排兩個人工作,周軍威畢竟在外省鞭長莫及,無奈之下周小容不得不按父親的意思回了碧江省會碧江市。可以想像,在做出選擇期間兩人無數次吵架、冷戰、流淚……
眼看工作遲遲沒有落實,方晟內心也無比焦急,當時正好有十個縣市到大學招大學生村官,一半是賭氣,一半是心慌,遂一咬牙報了名,然後簡單地通過筆試——報名的大學生並不多,基本上報名就能錄用,最後分到黃海縣方塘村。
畢業分離在即,兩人認真進行了一次長談,最終達成兩年之約:兩年內方晟能回省城工作,周小容就設法從碧江省過來;如果回不了省城,方晟有兩個選擇,一是到碧江省工作,一切由周軍威安排,一是果斷分手。
聽到這裡趙堯堯若有所思:「難怪小容對兩年之約看得很重……眼下只剩五個月,有辦法回省城?」
方晟嘆息道:「我相信奇蹟,但奇蹟不會總降臨到我身上。」
「不能回,你怎麼選擇?」
「要是考慮去碧江省,當初就答應小容了,何必繞一大圈?」
「嗯。」
這時燭光跳動,趙堯堯拿牙籤輕輕撥動燭芯,俏麗的臉龐,纖長的手指,動人的眼眸,燭光下臉上淡淡的帶着光暈的茸毛,方晟腦海里不覺閃出詩句:
明朝鬥草多應喜,翦得燈花自掃眉。
趙堯堯感覺到他的目光,有些害羞地垂下眼瞼,一時間臉頰竟有些發燙。包廂里寂然無聲,偶爾燈花發出「卟卟卟」的聲音。
見氣氛尷尬,方晟笑道:「你一口氣問我那麼多,輪到我提問了,不準不回答。第一個問題,有沒有男朋友?」
她毫不猶豫搖搖頭。
「為什麼到黃海工作?想回省城嗎?」
她右手轉動杯子,好一會兒才說:「難說,要看機遇。」
深深吸了口氣,方晟說:「可能你會不高興,但我必須要提,關於我爸……」
「我真的生氣了!」
她雖這麼說,嘴角卻掛着若有若無的笑意,岔開話題道,「我有個大學同學也在碧江工作,前兩天告訴我一件事……」
方晟心一跳:「什麼?」
「她說小容最近很忙。」
「她在文化局文物事業處,又不參與文化稽查,忙什麼?」
趙堯堯沒吱聲,輕輕喝了口茶,道:「這周你倆有沒有聯繫?」
這一問方晟才想起來,從周一開始因為韓書記突然襲擊,之後幾天一方面心亂如麻,不時與朱正陽商量對策應對黃有國的報復,另一方面緊張地思考振峰紫菜廠的改制方案,倒忘了與周小容聯繫。
不過奇怪的是周小容也沒有主動發短訊,或在QQ上打招呼,電話更不用提。
到底出了什麼狀況?方晟感到無由來的心慌。
雖然他不敢奢望奇蹟發生,但內心深處還是渴望能在兩年之約期限前調回省城,和周小容相聚、結婚、生子,兩人甜甜蜜蜜長相廝守。
「給她打電話吧,提拔副鎮長也是大事。」趙堯堯說。
接下來又閑聊了些當年大學生活,主要是方晟說,趙堯堯聽,不知不覺將近十二點鐘。兩人都意識到太晚——對不是戀愛關係的兩個單身男女來說,聊到這個時間點似乎有點曖昧,急忙起身離開。
這時燈花跳躍,加之兩人離座帶起了一股風,蠟燭連閃數下居然熄掉了,包廂里漆黑一片。
方晟沒想到用手機熒光照明,奇怪的是趙堯堯同樣如此,黑暗兩人的手自自然然拉到一起,摸索着過去開門。
她的手滑膩細巧,而且軟得出奇,彷彿能夠無休止用力握到更緊,這瞬間方晟突然明白什麼叫柔若無骨。她沒有抗拒,任由他緊緊握着,甚至還微微朝他身體靠了靠。
打開門,遠處拐角有服務員快步迎過來,幾乎是同時她微微一掙,小手象小魚兒似的從他手掌滑出去。
送她回小區的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既不知說什麼才好,又怕破壞難得的默契。一直抵達她住的那幢樓樓道前,她低低說「再見」,然後飛快地進去。
方晟出神地望着她的背景,突然覺得她的腰似乎比周小容的細一點。
罪過,罪過!
方晟輕輕自刮一個耳光,暗罵自己不是東西。
傍晚來的時候方晟在小區不遠處快捷酒店訂了房間,步行過去大概十多分鐘。他邊走邊想趙堯堯突然提醒周小容忙的原因,莫非在暗示什麼?聯想到她連兩年之約都知道,感覺她倆交流的內容比自己猜想的還要深入。
出了小區,穿過馬路到對面巷子,再走幾分鐘就能看到快捷酒店前的霓虹燈。突地右側小巷子里躥出三條黑影,正好將他包圍在中間。
為首漢子聲音嘶啞:「方鎮長泡妞真有兩手,讓咱哥幾個吹了四個多小時冷風。」
他們在暗中監視趙堯堯!
方晟鎮定地說:「你們想幹什麼?附近就有110警車。」
左側漢子不屑一顧:「少來了,這裡可不是三灘鎮!」
右側漢子獰笑:「到這裡死也是白死!」
「少說廢話!」為首漢子手一揮,「有人托我稍句話,讓你以後不準跟趙小姐來往,否則,嘿嘿嘿,後果很可怕。」
「可怕到什麼程度?」方晟反問。
為首漢子聽出他話音中奚落,也不動怒,道:「咱哥幾個肯定要拿出點真本領,不然豈不讓方鎮長小瞧?」
「對,」左側漢子呼應道,「人家叫在臉上劃兩道,我覺得還是劃三道好,咱們不是三個人嘛,一人一刀。」
聽到這裡方晟已猜到他們不是嚇唬人,而是要動真格,十分懊惱沒將嚴華傑的手機號設為緊急聯繫人,這會兒撥號都來不及。
為首漢子正對着方晟,見他右手伸向口袋欲拿手機,當即亮出匕首大踏步上前。方晟下意識往後退,不料正好中了他們的道兒。
他們三人長期配合打架鬥毆,實戰經驗豐富異常,剛才由為首漢子亮匕首吸引對方注意,真正動手的卻是右側漢子!
只見人影一閃,右側漢子悄無聲息衝過去,狠狠一腳踹在方晟腰間,方晟猝不及防,蹌踉倒地,緊接着為首漢子一腳踩在他臉頰上,冷冷道:
「方鎮長,三刀是劃在左臉還是右臉?或者左二右一,還是左一右二?」
方晟一咬牙抱着他的腳奮力一扭,那廝腿腳上真有些功夫,如鐵柱般撼然不動,目光一冷,揮動匕首直刺向方晟!
完了!方晟暗嘆一聲。
誰知匕首到了半路卻被一隻手截住……

《方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