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重生之都市修仙
都市重生之都市修仙 連載中

都市重生之都市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威風凜凜的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菲兒 林塵 都市小說

魔族入侵,仙帝隕落,人族式微,修真界何去何從?重生地球,且看最強仙帝如何翻盤,納米科技,空間坍縮,龍族,古人類當科技遇到修真,跨越億萬空間帶領機械化部隊支援修真界展開

《都市重生之都市修仙》章節試讀:

一道晴空霹靂響徹雲霄,

攜帶無上天威的雷霆,猛的劈在南市一個小巷。

刺目的強光過後只剩一個人影留在原地發獃。

青年削瘦的身影略顯單薄,刀削一般的臉頰有些蒼白,卻是掩蓋不住那凌天銳氣。

淡漠的目光環顧四周,映入眼眸的是沖入雲霄的大樓。

還有顯得略帶刺鼻渾濁不堪的空氣。

「這是地球?」

摸出熟悉又陌生的手機,看了看時間。

「居然是這個時候嗎?」林塵嘴角露出一絲邪異的微笑。

仔細感應,體內浩瀚如海的帝元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剩識海一絲神秘莫測的鴻蒙紫氣。

威名響徹九天十地,橫掃萬界一切敵手,屠殺億萬魔族的**仙帝,居然重生回了二十歲那年。

當年,人族各路大能無人突破鴻蒙神境。

鴻蒙境的魔皇帶領的魔族大軍打破屏障攻入了人境。

人族內也出了叛徒。

縱然林塵以仙帝之姿無敵當世。

奈何魔族大軍裡應外合。

被人族內奸算計身陷重圍無人救援,隕落葬帝谷。

鴻蒙紫氣就是在他隕落時誕生的。

「現在想想,在地球時有太多遺憾,心境有損無法圓滿。」

「白小悠,趙泰。」

想到這兩個人,林塵眼中冷芒一閃而過。

還有跟自己相依為命的妹妹林青禾。

「滴滴滴……」

鈴聲響起。

林塵眯眼看向手機屏幕,嘴角勾起一絲邪笑。

自己一生的悲劇就是跟這個來電的主人有關。

大學畢業慶典,一次偶遇,他瘋狂的迷戀上了當時的校花白小悠。

現在想想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陷阱罷了。

他有次喝醉了以後,跟同學吹噓父母留了自己兩百萬的遺產。

「應該是那個時候被盯上的。」

其實這個遺產只有一半是他的,另一半是屬於妹妹林青禾的。

妹妹是小時候父母領養的,並沒有血緣關係。

可因為追求白小悠。

這一切的悲劇就開始了。

先是被她設局騙光了他所有的錢,連帶着妹妹那一份都沒了。

他沒錢以後白小悠很快就找了新男友。

自己氣不過找她理論,被她的新男友趙泰打成重傷。

當成死狗一樣扔在馬路上,從那以後他就閉門不出。

或許妹妹林青禾是為了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

即使林塵花光了本該屬於她的那份錢。

她還是沒離開這個家。

從原本的重點大學退學,轉了一個三流學校,為了省點學費,勤工儉學,不辭辛苦的照顧他。

渾渾噩噩過了三年。

機緣巧合,被遊歷諸界路過地球的師尊帶去了修真界。

授他無上功法紫氣東來。

從此一路高歌猛進,成就無上威名。

等他功成名就再臨地球時早已物是人非。

這是他修道路上唯一的心結。

接通電話,電話內響起白小悠嫵媚的聲音。

「喂,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後天我生日,你一定要來哦~」

「給你介紹一個大人物,有好事等着你~」

「先這樣,我這邊有事先掛了哦~」

沒給林塵說話的機會,電話就掛斷了。

其實白小悠這個時候已經跟趙泰勾搭在一起了。

林塵則是搖了搖頭,根本不在意。

「找個靈氣充沛的地方恢復一下修為。」

林塵喃喃自語。

「…」

南市上城區靠近天府灣的公園。

波光粼粼的湖面**有一處亭台樓閣。

林塵站在綠草如茵的草地邊緣。

「就是這了。」

「臃腫的城市還有這等妙地。」

「人少,環境好,很適合修鍊。」

林塵感受着周遭的靈氣,隨意找了處乾淨角落開始修鍊。

「…」

「你怎麼做到的?」

被一個好奇的女聲從修鍊狀態吵醒。

探查此時的修為,已經達到築基初期。

他望向打擾自己修鍊的少女。

靈氣彙集的原因,附近草地以他為中心在匯聚。

甚至路過的鳥兒都整齊在此停留,場面頗為震撼。

少女身高接近一米七,一雙修長大長腿穿着熱褲顯得青春洋溢。

此時正眨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林塵。

她的身旁站着一個穿着貴氣,氣勢很足的老者。

身後還有十幾個保鏢。

沒打算理會這一老一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準備離開。

「我跟你說話呢,你這人怎麼回事?」

少女在說話的時,高昂着頭,臉上充滿了驕傲。

眼神淡漠的看了一眼少女,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老者看着林塵,皺着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發出一聲嗤笑,背負雙手抬腳要走。

「還敢嘲笑我?知道我是誰嗎?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訓教訓你!」

少女氣沖沖的向林塵走去。

她的家族可是在南市一手遮天的存在,說不好聽的,市長級別的看見自己都得過來打招呼。

眼前這青年憑什麼敢三番兩次無視自己。

「就憑你?」

林塵嘴角一勾,露出玩味的笑容,他看得出少女也是練過七八年的武功高手。

但凡人中的高手,連他的護體靈氣都打不破,跟普通人又有什麼區別?

「混蛋,你惹毛我了!」

身後十幾個保鏢同時向前靠近。

少女此時也到了林塵面前,清冷的眼睛恨恨的盯着林塵,然後一拳打了過去。

徑直打了過去,沒有招式,顯然把林塵當普通人了。

林塵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彷彿被嚇的僵在了原地。

但眼神里流露出的一絲戲謔,沒人看到。

少女氣頭上的一拳,開始還是全力,快要打中的時候還是收了力。

驕傲的少女或許並不惡毒,只是單純的驕傲罷了。

在手掌距離林塵三寸遠的地方,猛的停住了,怎麼也無法再前進一寸,少女露出疑惑的表情。

老者此時卻臉色大變,終是明白了什麼。

猛的衝上前一步,拉開了少女。

「菲兒,快道歉!」

老者此時緊張的渾身都在冒汗。

趕忙朝後面十幾個人擺了擺手。

「有點意思。」

林塵可是看出來了,那十幾個保鏢,手都伸進了懷裡,要掏槍了。

這時姜菲兒也走上前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老者。

「爺爺!幹嘛給他道歉?我們的身份…」

「住口!這是古武宗師,不得無禮!」老者額頭都滲出了冷汗。

「什麼宗師又怎麼樣,他還能擋得住子…」

老者連忙堵住了姜菲兒剩下的話,「這位先生,我先替菲兒給你賠個不是。」

姜菲兒不知道,但他這個地位已經清楚的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一種人是傳說中的古武修者。

剛才的內勁護體,可是古武修者宗師級別的大高手。

放在武道界,那都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這種人物想殺他們,不過彈指間,只有宗師才能匹敵宗師。

如果對方有殺心,他和姜菲兒瞬間就得死。

「算了,下不為例,我還不至於和一個小女孩計較。」

林塵的神情依舊漠然。

姜正天聽到這心中一松,一陣後怕,這怎麼路過個公園能碰到這種人物,也沒聽說什麼時候有這麼年輕的古武高手啊。

「老朽姜正天!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林塵。」

本不想理會,但發現老者手裡有個古香古色的木盒。

感知里,是一株還殘存有靈氣的藥材。

林塵暗道,「地球居然有靈藥存在。」

姜正天發覺林塵的視線看向自己手中,原來對方對這株靈藥感興趣。

心中無數念頭飛快閃過,權衡利弊之下,雙手奉上了這株剛得到的藥材。

藥材可以再尋,宗師可不是想見就能見的。

姜正天這個人精,他太懂了,這個時候必然可以結交對方。

林塵也不推辭,伸手將老者手中的木盒取了過來。

姜菲兒這時忍不住開口:「爺爺,這可是咱們好不容易得到的,你的傷還盼着這株藥材…」

姜正天搖搖頭,示意姜菲兒不要再說。

對於一株藥材,和交好一個古武高手的機會。

選擇哪個根本不用多說。

何況如此年輕的宗師,未來必不可限量。

林塵此時靈識一掃,得知了老者目前的身體狀態,練了垃圾功法,常年積累的隱疾,造成了體內經脈受損。

藥材只能治標,需要人牽引靈氣疏通經脈才能治本。

「功法遺留的隱疾,我能治。」

拿了藥材,投桃報李。

醫術幾百年前就被修真界無敵的他研究透徹了。

治療區區凡人經脈受損,手到擒來。

聽到林塵一語中的,姜正天眼睛一亮。

姜菲兒卻是小嘴一撇,滿臉懷疑。

心中腹誹道,「我練了這麼久都沒事,這個林塵怎麼這麼能忽悠,爺爺還偏偏信了?」

姜正天也是練到最後一層境功法,才發現自家傳的功法有問題。

姜菲兒還沒到那個地步之所以沒事,是因為還沒到那個境界。

只是姜正天不打算讓孫女練到最後一層,所以沒跟她說。

姜菲兒感覺爺爺太相信所謂的宗師了,拉了拉姜正天的衣角小聲道:「爺爺你…」

可看到姜正天嚴肅的表情,她的話也說不下去了,這個表情,姜菲兒知道,這是爺爺要生氣的預兆。

「這兩天我處理一些事情,完事以後再來幫你。」

「林先生,有什麼我姜家可以幫忙的?」

林塵擺了擺手。

現在也可以幫他治療,但疏通全身經脈需要消耗很多靈氣。

後天還要去殺人,保留一下實力免得到時候出現意外。

姜正天見林塵要離開了。

「先生去哪,我讓菲兒送你。」說著姜正天使了個眼色。

「奧…」

姜菲兒嘟着嘴應了一聲不情不願的跟着林塵往公園外走去。

姜菲兒走後,姜正天的低着頭不知在想什麼,半晌,彷彿下定了決心一般,轉身跟後面的人低聲交代了什麼。

「中城區,南華路。」

林塵上了車直接坐在了後排,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沖姜菲兒吩咐道,儼然是把她當司機看待了。

姜菲兒一陣氣悶:「你…你…」

你了半天也不知道說什麼,打又打不過,爺爺現在又信他信的不行,儼然跟當小弟似的。

「等過兩天,你要是治不好爺爺,敢使喚本小姐,看本小姐到時候不收拾你」姜菲兒心中恨恨道。

一路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