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狂婿戰神
都市之狂婿戰神 連載中

都市之狂婿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一品堂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鋒 洪青煙 都市小說

他曾血染河山,風華絕代不料遭逢大變,龍困淺灘,人人以為他是廢物上門女婿金鱗豈是池中物,一代王者歸來,以狂婿之名,戰神之姿,橫掃四境八荒,世界都在他腳下顫抖!...展開

《都市之狂婿戰神》章節試讀:

  「你說什麼,老爺子把千年人蔘都熬了,就為給那人療傷?」

  「瘋了瘋了,老頭子完全是瘋了,千年人蔘可是咱們的傳家寶,價值連城寶貝呀,老頭說熬就熬了?」

  「簡直糊塗,我看老頭八成是被蠱惑了,鬼迷心竅!」

  「這樣不行,我們走,今日無論如何都得看看那人!」

  洪家大廳里,眾人七嘴八舌的,氣急敗壞朝內院衝去。

  只是到內院,看見那八名威武挺立的保鏢後立刻就慫了。

  「你去試試,我就不信,老爺子真敢把我們打死打殘!」

  「還是你去,這我可不太敢……」

  就在這時候,裡頭閣樓二層的門忽然咯吱一聲打開。

  然後大家就看到,洪老爺子拉着輪椅,洪青煙在後面推,就這樣,兩人總算一點點將輪椅挪下來。

  輪椅上,則坐着個男子,年紀其實不大,看起來也就二十四五歲。

  國字臉,稜角瘦削剛硬,臉上鬍子拉碴,談不上多帥,但很特別,尤其是他的一雙眼睛,初看起來很平靜,但細看之下,好似一把刀。

  一把已開鋒的刀,鋒芒銳利,彷彿只要他瞪你一眼,立刻就要在你心頭剮上一刀似的,讓人望之膽寒。

  原本喧鬧的眾人,立刻就安靜下來。

  洪青煙推着輪椅,緩緩朝這邊走來,她速度很慢,剛才推下樓,幾乎已耗盡全身力氣。

  輪椅徐徐推過去,整個過程,輪椅上的男子並不曾看大家一眼,他目光始終平視遠望,儼然將周圍這些洪家人當成了空氣。

  洪天明終忍不住,問道:「父親,這就是那個人?」

  「不錯,就是他!」洪鎮國微笑,看起來很高興。

  整整一個多月時間,男子傷勢總算有了初步好轉,今日破天荒的,提出下來散散步,這讓他很高興。

  「爺爺,這人到底是誰?」洪天明兒子洪偉問道。

  洪鎮國面色一沉,當場就要發怒。

  洪玉婷翻白眼道:「你管他是誰,跟咱們又有什麼關係,本來,我還以為他有什麼三頭六臂,現在看來也沒什麼大不了!」

  「最重要的,還是個殘廢!」

  洪偉跟着道:「不錯,還好姐姐沒有嫁給他,否則嫁給一個殘廢,姐姐的終生不都給毀了。」

  「嫁給他?他也配……」

  啪!

  洪玉婷話還未說完,洪老爺子一巴掌就抽了過去。

  「爺爺你……你竟然打我!」

  洪玉婷捂着紅腫的臉咆哮:「你為了一個外人,為了個殘廢打我?我可是你孫女,堂堂江都第一美人,你……」

  「給我閉嘴,你個不知所以的東西!」老爺子一聲怒吼,一跺腳,急忙忙朝前面的輪椅追去。

  「媽,我不活了,我不想活了呀!」

  洪玉婷瞬間梨花帶雨,嘶吼道:「這個老東西,到底發的什麼瘋,先是讓我平白嫁給一個外人殘廢,現在又為了這殘廢動手打我!」

  洪天明沉聲道:「父親這次做得太不像話了!」

  「何止不像話,簡直就是瘋了,玉婷可是咱們洪家的寶貝千金,將來是要嫁豪門的,怎麼可能嫁給一個殘廢!」

  老爺子大女兒,也就是洪玉婷大姑,同樣憤憤不平。

  「好在洪青煙出面,頂替咱們婷兒,要不然真不知道這老東西,還要發什麼瘋!」洪天明妻子張玉曼撇嘴。

  「洪青煙本就是咱們洪家撿來的,理應為咱們分擔!」洪偉道。

  「這個撿來的野種,還是個腳跛,跛子嫁殘廢,倒也般配!」

  洪玉婷咬牙切齒的,眼神里充滿了憤怒與惡毒。

  洪天明揮手:「行了,大家先回去,這個男的有古怪,我看八成,老爺子被蠱惑了,必須派人查一查。」

  再說此時的葉鋒,已由洪青煙推着輪椅走出內院,只是他的聽力,遠超常人,裏面眾人的對話一字不落聽了進去。

  也就是這時,葉鋒才注意到,洪青煙的腳,原來是跛的。

  「你的腳?」葉鋒忽然開口。

  洪青煙一怔,這還是半月以來,這傢伙第一次主動問她問題。

  「沒事兒。」洪青煙笑了笑,用力推着輪椅,左腳先是往前一步,後腳這才緩緩的靠過去。

  穿過長長的走廊,兩人來到一片平靜如鏡子的湖泊,春風拂來,午後的陽光打在身上,有種說不出舒適。

  葉鋒眯着眼眺望,忽然問:「聽說你爺爺已把你許我,你作何想?」

  洪青煙怔了怔道:「我聽我爺爺的。」

  「我現是個殘廢,你也願意?」葉鋒再問。

  他的話通常不多,興許久傷在床,今日難得出來透氣,且天氣好,所以就多問了幾句。

  「你是個殘廢,我不也是個跛子。」洪青煙笑了笑,不過是苦笑。

  葉鋒看在眼裡,道:「這段時間,謝謝。」

  洪青煙嫣然一笑道:「想不到你這人,竟還會說謝謝,我以為……」

  只是她話還未說完,葉鋒已轉頭,眺望前面平靜的湖泊了。

  畫面忽然安靜下來,對方不說話她自然也不敢多說,只是從側面,靜靜打量着對方的臉。

  這張臉初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特別,但配上那雙眸子就非常凌厲,凌厲得好像看穿一切,有時冷漠得卻又無視一切。

  尤其是這半月來,洪青煙每天都給他擦洗身子,看到了他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傷疤。

  她怎麼也想不到,一人的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疤痕。

  記得很小的時候,爺爺偶然說過一句話,他說軍人,身上的傷疤,是他們最高的榮耀。

  那麼這個人身上,密密麻麻甚至堪稱觸目驚心的疤痕,他這一生,得有多少榮耀啊!

  葉鋒忽然收回目光問:「你叫什麼名字?」

  洪青煙一怔,脫口道:「我名字,爺爺不是早告訴過你了?」

  「我沒注意。」

  「好吧,我叫洪青煙。」說完她撇撇嘴,心裏不免有些來氣。

  這半月來,自己幾乎每天給他擦洗身子,細心喂他人蔘水燕窩粥,照顧得無微不至,甚至都已算他半個未婚妻了。

  可是他倒好,竟然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住!

  葉鋒道:「對了,我叫葉鋒,葉鋒的葉,葉鋒的鋒。」

  「……」洪青煙直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