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一品天師
都市一品天師 連載中

都市一品天師

來源:google 作者:時間你慢些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時間你慢些走 趙默 都市小說

一代玄學天才趙默,因塵緣未了無法入天師之門,特下山入世尋找當年約定之人了卻塵緣且看一品天師入凡塵,在滾滾紅塵的世俗內,開創波瀾壯闊的人生篇章!展開

《都市一品天師》章節試讀:

昨晚,趙默帶着求救的秦若雪正要離開時,酒吧內忽然衝出來十多人,氣勢洶洶地追趕。

當時,秦若雪掛在身上,趙默着急要解毒,只能先選擇了離開。

眼下光頭要是不主動找上門來,趙默都忘了這一茬。

此刻想起來,趙默不禁心生警覺,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難道自己才剛到龍州,身份就被人當年的仇家給查到了?!

此刻光頭疼得嘴角處口水直流,渾身因為劇烈的痛苦不受控制的顫抖着,哪裡還能說話。

此刻,四周已經集聚了不少看熱鬧的人。

趙默見狀,抓住光頭的肩頭,像提小雞一樣,提着他就走向不遠處的巷道。

到了巷道,趙默手腕微微一抖,如同扔垃圾一般將光頭重重的扔在地上,淡淡地問道:「昨晚你們為什麼要追我?」

對上趙默的雙眼,光頭心頭說不出的怪異,全身更是控制不住的顫慄。

恐懼充斥着他的心靈,讓他感覺自己就像是陷入了深淵沼澤之中,無法自拔。

他張了張嘴,艱難的說道:「你……你搶了我們老大看上的女人,我們……我們自然要砍你!」

趙默一想,頓時一陣恍然。

果然,那句老話沒有說錯。

紅顏是禍水啊!

趙默跟着眉頭一挑問道:「昨晚怎麼回事?她中的毒是你們下的?」

光頭先是一愣,隨即眼神躲閃。

他心裏暗暗奇怪,這傢伙怎麼會知道秦若雪被下藥的事。

「不說是嗎?」

趙默眼神微微一厲,直接伸出手扯住光頭的耳朵。

感覺自己耳朵都快要掉了的光頭急忙說道:「說說說,我說我說!」

「情況是這樣的……」

聽了光頭的話語,趙默覺得有點意思,當即拿出手機打開錄像,讓光頭重頭開始……

秦氏大廈總經理辦公室。

秦若雪面容憔悴地靠在真皮座椅上,口裡反覆地罵著:「混蛋!變態……」

此刻,她只感覺全身酸疼,難以想像昨晚趙默到底對她做了些什麼。

辦公室門被推開。

一個戴着眼鏡,看起來極其幹練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進來。

「虹姐,找到了嗎?」秦若雪急忙問道。

陳虹搖了搖頭:「沒有,還在找!」

秦若雪很無奈地嘆了口氣,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小姐,你……和他真那個了嗎?」

陳虹雙眼直勾勾地看着秦若雪,欲言又止地問道,「監控視頻里,你緊緊抱着對方,還主動親他……外面現在全是關於你的新聞。」

聽得這事,原本處於恍惚狀態的秦若雪頓時就一陣頭疼和臉紅。

回到集團,看到網絡上瘋傳的視頻,秦若雪難以想像自己到底怎麼了,也沒喝兩杯,怎麼就會那樣……

難道自己真的是錯怪他了?

與此同時,小巷子內,趙默從布袋內拿出一塊黃布放在地上,接着拿出三枚銅錢。

他心頭默想着那個人,合在一起的雙手晃了晃,將手中三枚銅錢散在黃布上。

如此往複六次。

六爻卜卦。

卦象出來後,趙默開始飛快地掐動手指默默推算起來。

確定未婚妻所在的方位後,趙默當即收拾東西起身,嘴裏還念叨着:「我的小甜甜,老公我來了!」

卦象顯示:東行十里,紅房而停!

說明他想要找到人,需要朝東邊行進十里,遇到紅色的房子就停下來。

所找之人,就在紅色房子里。

趙默徒步而行,為了避免走偏,每走上一段距離,還會拿出羅盤校準方向。

十里路停,趙默掃眼四周,目光最後定格在左側一棟幾十層的大樓上。

大樓整體外牆就是紅色,說明卦象中顯示的地方就是這裡。

「小甜甜,你是在裏面上班嗎?我要咋才能找到你呢?」

趙默撓了撓頭,微微蹙起眉頭有些犯難。

儘管口口聲聲念叨着未婚妻,但他其實連對方叫什麼都不知道。

而且,上一次見面還是二十年前,當時對方才七歲。

正所謂女大十八變。

這都二十年過去了,趙默也不知道私定終身的未婚妻到底是長成啥樣了。

唯一的信息,就是對方右側胸口有塊紅斑胎記,以及小名甜甜。

看來只能進去大聲喊一喊,看看有誰回應了。

剛走出兩步的他,忽然又停了下來,抬頭仰望整棟大樓。

在趙默這個專業人士的眼中,這大樓的風水有很大問題。

血煞克身局!

大廈主人,不身處其中還好,但要身處其中,必是父死母殘的結局。

不過,趙默沒多管,他來這裡的目的就只有一個,找到自己的未婚妻小甜甜。

至於其他的,用趙默最常用的話語來說就是——關我毛事?

可是剛到門口,他就被保安給攔了下來。

「要飯一邊去,這裡是你能進的地方嗎?」

高個子保安攔住趙默毫不客氣地喝道。

趙默一身衣服洗得發白,腰間更是挎着一個布袋。

乍一看,他和那些上門來要錢的專業人士,簡直是一模一樣。

趙默微微皺了皺眉頭:「誰要飯了?我是來找人的。」

矮個子保安故作驚訝地上下將他打量了一番,調侃道:「怎麼,你是想找有緣人吧?」

面對這種貨色,趙默實在是沒心思浪費口水。

他忽然從布袋內抓出來一張符咒,然後在兩個保安眼前刷一下掃過去。

符咒從趙默手中消失不見。

「目中無我,急急如律令!」趙默一聲低喝。

兩個保安的眼神,頓時變得有些獃滯,轉身就回到崗位。

彷彿眼前的趙默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趙默微微咧了咧嘴,大搖大擺地走進樓內。

見大廳內有前台,趙默就走了上去,很客氣的朝前台問道:「小姐姐,請問你認識叫甜甜的女孩嗎?」

前台女孩詫異的眼神在趙默身上一掃,搞不懂兩個保安怎麼會將這種人給放進來。

但作為前台,為來人解答一切疑問是她的責任,因此她還是微笑着回答了趙默的問題。

「你好,我們公司兩千多人,叫甜甜的,好像有八九個。不知道你說的具體是哪一個,你有她照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