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對不起,我是月老
對不起,我是月老 連載中

對不起,我是月老

來源:google 作者:做夢DR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做夢DR 謝邪 都市小說

面前的男人倒在牆角里,無助的留下淚水:「我還年輕,我不想談戀愛,房貸還要還,每天要加班,求求你了,我還有個弟弟,你去找他牽紅線行不行?」「對不起,」謝邪將煙頭踩滅,「我是月老」展開

《對不起,我是月老》章節試讀:

「啊!」

一聲慘叫從咖啡店裡傳出,無數客人驚恐萬分地跑出了咖啡店。

店長難以置信地看着那個一刀砍斷自己手腕的女子,他驚呼道:「客人,你在幹什麼?」

另外兩個服務員已經用最快的速度撥通了110。

張懷仁痛苦無比地抱着趙曉玉:「曉玉啊,你在做什麼?你為什麼這麼傻?」

趙曉玉冷冷地看着張懷仁:『你不過是一個舔狗,我是絕不可能會愛上你的,也絕不可能與你殉情。』

然而趙曉玉脫口而出的卻是:「懷仁,我絕不願意看到你死在我面前,所以我要先你而去。」

趙曉玉頓時絕望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砍掉了手腕,卻還是『愛』着這個男人。』

趙曉玉低下頭,隨後看到那根紅繩順着她手腕正在不斷冒血的血管延伸了進去,一直延伸到了她的心臟之中。

趙曉玉的這一刀沒有任何作用,因為紅繩早已經綁在了她的心臟上。

此刻的趙曉玉的臉色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而變得更加蒼白,她露出了可笑而悲哀的表情,她在嘲笑自己,嘲笑想獲得一切最後失去一切的自己。

最後,她倒在了血泊里,失去了意識。

張懷仁抱着她痛哭,但幾分鐘後,趙曉玉就沒有了氣息。

而張懷仁也在那一瞬間恢復了正常。

「這…發生了什麼?」

張懷仁止住哭聲,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傷心,他看到自己抱着的死人,頓時嚇得面色全無。

他立刻站了起來,然後發瘋一般跑出咖啡店。

店長和服務員們滿臉疑惑,他們不明白這個男人為什麼前後反差這麼大?

「他們,不是戀人嗎?」

「他們不是愛的要死要活嗎?」

謝邪站在咖啡店門口,看着衝出咖啡廳的男人,男人的身上,一根紅繩悄然掉落。

小白貓吃驚地問道:「想要解除這根紅繩的控制,就只有另一方死亡才行嗎?」

謝邪回答道:「對彼此不是真心相愛的人,那就會是這樣的結果。」

小白貓連忙問道:「那是真心相愛的人呢?」

謝邪笑了笑:「如果是真心相愛的人牽上了這根紅繩,那他們彼此的命運就會相連,而他們的財富、健康、壽命、權力、名聲也會互相流通,最後變成1+1=2。」

小白貓吃驚無比:「這麼神奇。」

謝邪反問道:「古今中外,靠婚姻改變自己命運的人還少嗎?有的人,因為婚姻而飛黃騰達;而有的人,則因為婚姻而窮困潦倒,所以婚姻這件事,一定要慎之又慎,可現在的凡人不懂,他們不懂,得到多少就要失去多少,而付出多少就能收穫多少。」

小白貓立刻想起了奶茶妹妹,一個聰明且漂亮的女孩,可她沒有財富,似乎命中也不帶財富,可她選對了對象,最後飛黃騰達,擁有了自己的公司和產業。

隨後她又想起了王寶強,長得不帥,但命中帶着名聲和財富,可惜他看錯了人,失去了大量的財富。

「天道,果然是公平的。」小白貓得出了結論。

謝邪說道:「走了,該去下一個城市了。」

謝邪大步離開,在街道上大搖大擺,完全不懼怕正在追殺他的天庭神兵,小白貓感到謝邪這個人深不可測,她一路跟隨,隨後來到停車場,發現了一輛嶄新的房車,這輛房車散發出靈氣波動,似乎不像是普通的房車。

『難不成…又是什麼空間裝備?』小白貓心想。

謝邪打開了房車的房門,一陣海風就吹了出來,小白貓無比吃驚,房車之內居然是一個島嶼,她甚至能聽到海浪拍擊海岸巨石的聲音。

謝邪走進了房車,小白貓跟了進去,隨後房車門自動關閉,並自動駛出了停車場,向著下一個城市駛去。

···

明珠城,一座沿海城市,自誕生起就註定不平凡的城市。數千年來,這裡發生過數不清的故事和事故,而今天,它被稱之為國際大都市,人們一想起這個城市,首先想到的就是:

繁華。

繁華。

還是繁華。

據說,這裡有三分之一的流動人口都是外國人,而且大部分外國人都與本國女子通婚,其中不乏大量的黑人。

可即使如此,在明珠城的人民公園裡,還是有很多大爹大媽在嚴寒酷暑下拿着相親傳單和望遠鏡給自己的女兒挑一個好女婿。

而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公園的一個小巷道里突然開了一家「婚姻介紹所」。

和那些「金華婚姻介紹所」、「珍愛婚姻介紹所」、「心緣婚姻介紹所」不同。

這所婚介所就只有五個字,那就是「婚姻介紹所」。

七月,最炎熱的季節,連高中生都放暑假了,但在這條小巷道里卻有些陰涼。

一個老大媽拿着一沓粉紅色的傳單走進了這裡,她疑惑不已地看向那個看起來像三無店鋪的「婚姻介紹所」,心裏頓時嘀咕了起來:

『真有這麼准。』

她走了過去,隨後推開了那道生鏽的房門。

「枝丫」一聲,房門推開,一個粉紅色的房間布局映入她的眼帘。

四周都是粉紅色的窗帘,中間有一張桌子,上面放着一個席位牌,席位牌上寫着「月老」兩個字。

大媽哼了一聲:「好大的口氣。」

「歡迎光臨,我叫謝邪,是這家婚介所的老闆。」

窗帘被拉開,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夥子走了進來,然後坐到了桌子後面,他伸出一隻手:「請坐。」

大媽狐疑不已:「春暉小區老李、老趙、老劉那三家的女婿都是你給找的?」

大媽實在是不相信,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夥子是怎麼做到這一步的,短短十天,促成了三家婚事,而且找的女婿一個比一個優秀,一介紹就成。

大媽也是急了,畢竟自己閨女那條件,實在是…

謝邪淡淡地笑道:「經我介紹的,還沒有不成的,只是我這裡收費和其他婚介所有些不一樣。」

大媽豪氣萬丈說道:「只要能給我女兒介紹一個好女婿,並且順利結婚,那錢不是問題!」

謝邪卻是淡淡一笑:「我這裡,收的可不是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