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毒妃傾城【嫡女要翻天】
毒妃傾城【嫡女要翻天】 連載中

毒妃傾城【嫡女要翻天】

來源:google 作者:可可桃酥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亦璃 寧若玥

21世紀醫學神手寧若玥因一場事故穿越異世,從小瞎了眼心悅渣男,可沒想到渣男與庶妹早有一腿,這能忍?在這個滿是陰謀算計的時空里,撕白蓮,打綠茶,揍渣男……哼,什麼陰謀詭計,陷害刺殺儘管來吧,讓她見識見識古代人的手段……展開

《毒妃傾城【嫡女要翻天】》章節試讀:

冥絕大陸,東秦國,城東懸崖邊上。

一個身子嬌小瘦弱、頭髮枯黃、嘴唇發白少女此時正被兩個小丫鬟押在地上,身上的粗布衣裳已經滿是灰塵,看起來就像一個小乞丐一樣。

「二妹妹,你,你要幹什麼?」寧若玥瑟瑟發抖,滿是不安的問道。

她對面站着一個十五六歲身穿粉衣,頭戴金釵步搖的少女。懸崖上微風吹起,帶起少女的裙擺。

標緻的鵝蛋臉白凈紅潤,寧若雪微微一笑,面露嘲諷冷笑道「妹妹?你也配叫我妹妹,你這個有娘生沒娘養的下賤東西,根本不配叫我妹妹。」

說著寧若雪面色一沉,臉上漸漸的露出了猙獰之色,看着眼前雖像個小乞丐,但那精緻的小臉和她死去的娘親一模一樣,明眸皓齒,天生的妖媚動人,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就讓人心煩。

寧若雪不得不說她確實是很嫉妒眼前之人的這張臉。

「二妹妹,你怎麼能如此說母親,母親在世時對你也不薄。」寧若玥聽到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如此說話內心很不是滋味。「不要再鬧了,你快點放開我,待會兒太子殿下就要來了。」

寧若雪聽着寧若玥說出的話,不禁大笑起來「哈哈哈,寧若玥啊寧若玥,你不會真的以為是太子哥哥約你來的吧,你可真逗,像太子哥哥那樣的人物怎麼可能約你,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是你,是你騙我來的?」寧若玥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內心狠狠的顫了一下。寧若雪約她出來做什麼?還是在這懸崖邊上,寧若玥開始掙紮起來,一種不好的預感產生……

押着她的青兒和翠兒一臉嫌棄的看着她,感受到寧若玥的掙扎,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寧若玥只覺得雙肩一痛。

「就算你和太子哥哥青梅竹馬一起長大,那又怎樣,你是不可能會嫁給他的,只有我才配得上太子哥哥那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吧,太子哥哥早已和我在一起了,哈哈哈。」說到這裡寧若雪便不顧形象的大笑起來,那得意洋洋的樣子刺痛了寧若玥的心。

原本她和太子墨玉辰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一起長大,有傳言說她們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原本小小年紀的二人是要立下婚約的。

但從傳出那件事之後世人皆,原本打算定下的婚約也作廢了。

墨玉辰對她的態度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兩人也因那件事產生了隔閡,這是寧若玥沒想到的是墨玉辰已經和寧若雪在一起了,她以為……她以為只要再和他解釋解釋就可以讓他們回到當初。

聽着寧若雪一口一個太子哥哥的叫着,可笑啊,真是可笑。原來真心是換不來真心的。寧若玥流下了痛苦的淚水。

「寧若雪,我把你當成我的親妹妹,我自認沒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你為何要這樣對我,為什麼?」寧若玥悲痛的質問着。

「呵,親妹妹,誰是你妹妹,我才沒有你這樣的姐姐,你憑什麼佔著嫡女的身份,我才是將軍府的嫡女,都是你都是你,如果沒有你我就是將軍府的嫡女,要嫁給太子哥哥的人也應該是我,你算個什麼東西!」寧若雪陰森森的開口。

「雪兒,你們這是在幹什麼?」這時一道男聲從遠處傳來。

寧若玥看到來人彷彿又看到了光一樣,東秦國的太子殿下墨玉辰,看着眼前的男子身穿藏青色長袍,領口與袖口都用及其細緻的金絲線綉着雲海圖案,配上加了金絲邊的黑色腰帶,此時男子用他那狹長凌厲的眼神的看着她,眉頭緊蹙,像是看到了什麼讓他厭惡的東西一般,高挺的鼻樑,薄薄的嘴唇緊抿着,一言不發。

但想起剛才寧若雪說的話,寧若玥不由得抿了抿嘴,指尖發顫,垂首不語。

看到來人,寧若雪嬌俏一笑,媚眼如絲,臉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抹紅暈,走到來人身旁,親昵的挽住了來人的手臂,那熟練又自然的動作,一看就知道挽過很多次。

「太子哥哥,你怎麼來了呀,是來找雪兒的嗎?」寧若雪嗲聲嗲氣的說道,還不忘邊說邊用胸前的柔軟蹭着墨玉辰的手臂。

聽到寧若雪的話,感受着手臂上的柔軟,墨玉辰的目光落在了寧若雪的身上,墨玉辰眉毛輕佻,眼神涌動。

「雪兒,在將軍府中沒有找到你,聽下人說你來了後山,我就過來看看。」說完還在寧若雪胸脯前捏了一把。感受到了寧若雪的柔軟,墨玉辰似乎還不滿足,想要一親芳澤。

寧若雪挑釁般的眼神看向寧若玥,嘴角不住的輕揚,那得意的表情似乎在說『你看啊,這個和你青梅竹馬的男人現在還不是我的裙下臣,你根本不配和我搶。』

寧若玥看着眼前的兩人如此,眼裡充滿了憤怒,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雙眼死死的盯着他們。

「太子哥哥,不要嘛,大姐姐還在看着呢。」寧若雪故意撒嬌的說著。便輕輕推開了正意亂情迷的墨玉辰。

墨玉辰正在興頭上,突然被打斷,眼中滿是不悅,語氣不善的說道「趕緊處理了吧,看到她我就厭煩。」

寧若玥臉色一僵,滿臉的不可置信,聲音沙啞憤怒的質問道:「墨玉辰!我喜歡了你這麼多年,你是不是從未喜歡過我?」

「喜歡?」墨玉成輕嗤一聲「要不是看在你是將軍府嫡小姐的份上,我會處心積慮的接近你?現在連寧大將軍對你的身份都有疑,要不是寧大將軍對你娘有愧,你覺得你還在將軍府呆的下去嗎?跟你在一起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你只不過是我揮之即來,呼之即去的一個小丫頭罷了。」

寧若玥心臟刺痛,胸口就像壓着巨石一般難以喘氣。「不,我是爹爹的女兒……」說著寧若玥輕輕抽泣起來,原來墨玉辰接近她並不是因為喜歡她,而是因為她是寧大將軍和南楚國小公主生下的女兒。

寧若雪看着如爛泥般倒在地上的寧若玥,示意按住寧若玥的丫鬟鬆手,丫鬟得到指示,一鬆手寧若玥便像抽空了所有力氣的趴在地上。

「寧若玥,你醒醒吧,要是爹爹承認你的身份,你會像現在這樣嗎?你看你在將軍府過得就像一個小乞丐一樣。」寧若雪趾高氣揚的說著。

「太子哥哥,剩下的就交給我來處理吧」寧若雪一臉的不懷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