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帝尊心尖寵:逆天神女太囂張
帝尊心尖寵:逆天神女太囂張 連載中

帝尊心尖寵:逆天神女太囂張

來源:google 作者:黎九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初 古代言情 風幼薇

一朝穿越,鹹魚拿了女強劇本,為了活命被迫踏上證道之路「你丫傳送還能出bug呢?」雲幼薇望着那個為老不尊的老人氣的肝顫醉酒醒來莫名其妙穿越到異世界被莫名追殺,還被綁了個定時炸彈「要不成神證道,要不你就炸成煙花咯」沒天理呀,苦她吃,果子給別人!我要下國家反詐APP!展開

《帝尊心尖寵:逆天神女太囂張》章節試讀:

「所以你該明白一點,你身上可還有他需要的另一半血脈,那小子什麼都好就是血脈不純,奪取了你完整的巫神血脈,雖然他無法開啟傳承,但他完全可以憑藉你純正的血脈直接破開一條屬於他自己的成神之路。」

「斯人無罪,懷璧其罪。」老頭收起笑容給她講着其中厲害關係。

「你現在和他比起來就和螞蟻一樣渺小,他現在是還在消化那血脈精華,沒空去找你,你可要想明白一旦他完全吸收之後會怎麼樣?」

「你依舊逃不了個死字,奪取血脈本就是禁術,被奪之人下場只有死一個結果。以他的能力找到你輕而易舉,你若不在他找到你之前強大起來,你覺得你跑得過他?」

風幼薇整張臉都皺在一起了,不過很快就釋然了,「那不就是只有我比他強不就能活了嘛?到時候還是可以種種田混吃等死,過着快樂的日子。」

老頭那個氣啊,「你不想回家么?你能不能有點追求啊!」那叫個恨鐵不成鋼。

「回去幹什麼,反正在哪都一樣,人這個東西記性本來就不太好,等個幾年我在那個世界的存在便淡化了也不會有人記得我,而且就算回去了,我小說可沒少看沒個千八百年的我都不可能成神,回去誰也不認識,錢住的地方都沒有,活着有什麼意思。更別提可能死在半路的風險了,一點也不快活。」風幼薇無所謂的說道。

老頭嘿嘿一笑,笑的很是陰險,給風幼薇聽得一激靈顯然沒什麼好事。

「老夫花了這麼大功夫可不是白花的,你要是願意我可就虧大了,自然從一開始我就留了心眼。」

風幼薇明顯聽到其中的意思,「你丫的給我下毒了?還是什麼?你和她的約定關我什麼事啊!」

「也沒啥,就是給你帶來的時候在你靈魂深處順手埋了顆魂種,我也沒啥太大的能力,也就下了百年的禁制壓制吧。」

他說的很無所謂,給風幼薇搞得很難受,忙着追問,「百年之後呢?」

「這顆魂種是用原先丫頭的靈魂壓縮而成,她的靈魂純粹的很,雖然沉睡但也不是你這普通人的靈魂可以承受的,為了救她我自然只能給她壓制起來咯。」

「一旦百年之後禁制失效,你又不能喚醒她的話……」老頭聲音拉的很長,賣起了關子。

這可給風幼薇急壞了,「然後怎麼樣?」

「要不成神證道喚醒原主,要不你就被她的靈魂之力炸成煙花咯。」

感情苦她吃,果子給別人。

……

花了好久,風幼薇終於還是接受了命運,同時心裏把老頭雙親罵了千萬遍,此時掛着好久的腰傳來的酸痛的感覺,她才反應過來她還掛在樹上呢。

「老頭我還掛着呢,別說你看不見,不管怎麼說你總得先給我弄下去吧。」風幼薇語氣很不善。

老頭的聲音突然就消失了,任風幼薇怎麼罵也沒有回應,「靠,人呢?不會也睡了吧……」

看着這高度少說也有五六米,這摔下去死是死不了,可疼啊。

就在風幼薇猶豫要不要跳的時候,掛着她的樹枝突然斷了,風幼薇看着那個斷口還在愣神,急速的失重感充斥着她的腦海。

隨着「砰—」的一聲,她很不幸就這樣掉了下去,這一掉好巧不巧直接砸在已經昏迷的雲初小身板上,隨着一聲慘叫,雲初又暈了過去。

雖然下面有人墊着,可這麼高摔下來也不好受,風幼薇摸了摸摔疼的屁股,看了看已經暈過去的雲初,別過眼去不忍心看。

雲初好歹也是修士,倒不至於被砸死,運轉靈力調息了一會氣息便好了,本來巫族人最強的是靈魂的力量,這個是個固定值,區別的只是開發了多少,他靈魂其實和正常人來說也差不太多,故而巫族的修鍊之法並不適合他,這麼多年他自創了一套煉體的修鍊之術,所以他的肉體才會顯得和長相那麼的格格不入。

風幼薇花了好久甚至編出了一個守護靈最後才解了雲初對突然出現在這的疑惑。

現在認親肯定是不行了,雲初也因為她的緣故也不可能有機會去向王城伸冤了,不過雲初並沒有那麼在乎,其實他心裏也明白就算見到了也沒用,以他的身份他的實力誰又能在乎呢?

一開始他便只是想拿到一筆賞錢,然後去買些法寶天材地寶來洗筋易髓,提升他肉體的力量,氣海才是修鍊的剛剛開始,只有進入靈境才算真正的踏入修真之路。

雖然他肉體的力量已經達到氣海後期即將大圓滿差不多的實力了,可靈力比起來差太多了,他天賦並不高,他想突破只能尋求那些天材地寶的幫助,他當初也是因為機緣巧合被他誤打誤撞遇到一隻蛻皮的靈蛇,在其最虛弱的那刻被他偷襲才能將其擊殺,奪取他的獸丹,用其獸血他才突破了氣海初階踏入中期。

那可是只氣海圓滿即將踏入靈境的靈獸,已經具備了一定的靈智,若不是正在晉級最虛弱的時候被他遇到,以他的實力還沒被碰到就去世了。

而這獨特的煉體之法也是他父母在世時,專門為了他尋來的,雖然只是初期功法,但的確很適合他的體質。

經過他這些年的研究,發現這煉體之法提升最快的便是用靈物的靈力轉化自身的靈力,而這需要的自然是大把的資金。

他這些年常年在山中打獵,尋常的野獸的血雖然效果很差但聊勝於無也算有點點作用,運氣好的時候也能碰到一些低階靈獸,不過擁有獸丹的太少了,這些年就靠這些星星點點靈力也算勉強碰到後期的邊邊,而肉身之前已經到了後期巔峰,馬上大圓滿的地步,只需要一個契機便可突破成功。

而他和尋常修士不同,只要肉體之力吸收了足夠強的力量,只要可以承受,他甚至可以一舉突破到靈境,從而就這突破的那一刻的靈力去吸收彌補體內靈力弱的問題,成為一名靈境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