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叔,輕點寵
大叔,輕點寵 連載中

大叔,輕點寵

來源:google 作者:繁華珞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予心 楚珩 現代言情

一次普通手術,他成為我的專屬醫生從此便擺脫不了了不承認喜歡我?那我就跟別人在一起醫生卻說,只有他才是我的葯醫生想老牛吃嫩草他卻把我吃干抹凈開證明自己不老每天一個吻,傲嬌大叔秒變粘人精大叔,輕點寵這輩子我都逃不掉了展開

《大叔,輕點寵》章節試讀:

陸衍琛直到半夜才走。

夏予心沒有理會他,洗了澡就窩進被子里。

不出意外的,她還是失眠了。

從驚聞奶奶噩耗一直到今天,她每晚都很難入睡,即使睡著了,也會被噩夢驚醒。

奶奶年紀大了,這一天遲早都會來,只是來的太突然。她也想過把奶奶接到自己身邊,但是奶奶卻堅持待在老家,她明白,奶奶不想成為她的負擔。

不知不覺,眼淚又沾**枕頭。夏予心就像一頭受傷的小獸,在這靜謐的夜裡,安靜的舔着自己的傷口。

第二天一大早,夏予心頂着兩個黑眼圈看着站在門口的楚珩,「你怎麼又來了?」

楚珩的笑容僵在臉上,「我來給你送早餐,記得吃。」

說著把手上的粥和包子塞到夏予心手裡,掉頭就要走。

「等一下。」夏予心知道他是關心自己,而且這些日子也是多虧了他。

「不用謝,你趕緊吃吧。」楚珩沒有回頭,背影顯得那麼孤獨

「以後不用這麼麻煩的。」夏予心又說。

「哦,好,我知道了。」楚珩的聲音聽着悶悶的。「你的心情好了,我就放心了。你不想看見我,我就不會再來找你。」

夏予心心一軟,「要不一起吃點吧!」楚珩幫助自己那麼多,自己剛剛那麼說,好像有點卸磨殺驢的嫌疑。

聽了她的話,楚珩猛地回頭,一臉的不可思議。

「趕緊進來吧!一會該涼了。」

楚珩趕緊跟了進去。

早餐吃的很快,吃完後,楚珩沒有要走的意思,夏予心也不好意思趕他出去。只能沒話找話。

「這些日子謝謝你了。如果沒有你,我可能熬不過來。」這句話夏予心是由衷的。

「跟我不用那麼客氣,你看看你,滿臉的憔悴,哪有一點青春少女的樣子。」楚珩打趣她,「你總說我老,現在看看我們倆誰老。」說完往夏予心面前一湊。

此時兩人的距離很近,漸漸的彼此的呼吸都急促起來,空氣中的溫度慢慢的升高升高。

楚珩慢慢的往前,眼看就要吻到夏予心的唇,電話不合時宜的響起。

夏予心瞬間清醒,自己在做什麼?

她慌亂的從椅子上蹦起來,輕咳了兩聲,「我……我接電話。」

電話是希希打來的。

「心心你跟陸律師怎麼了?」希希有些着急的問。

「怎麼了?他跟你說什麼了。」夏予心此時的臉還是紅紅的。

「別提了,昨晚我都睡了,他硬是用電話把我轟炸起來了,我問他怎麼了,他也只是說跟你吵架了,然後拖着我一直喝到現在。」

「你們現在在哪?」夏予心問她。

「在我家啊,我不知道他住哪裡,只能把他帶回家了。」希希的語氣有些怪,但是哪裡怪,夏予心又說不上來。

「我們是出了一些問題。不過都是誤會,等我們都冷靜一下吧。」

「陸衍琛不知道你家發生的事情,他知道的話,他不會惹你生氣的。」希希安慰她。

「我知道。但是有些事情只能慢慢的來。」

「你跟陸衍琛是朋友,我們倆又是你介紹的,你就幫忙照顧他一下吧」

說完夏予心掛了電話。

「你的心真大。」楚珩此時也恢復了正常。

「自己的男朋友跟別的女人通宵喝酒。你還讓她照顧自己的男朋友?」

「希希不會的,她是我最好的閨蜜。而且我跟陸衍琛是她牽的線。」這一點,夏予心很自信。

「酒醉後誰知道發生什麼呢?」楚珩不以為然。

「大叔,你被社會荼毒的太厲害了吧,思想這麼齷齪。」夏予心懟他。

「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楚珩笑得意味深長。

一連幾天,陸衍琛都沒有聯繫夏予心,她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主動。

希希那個大嘴巴,肯定把最近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他了。

既然他知道了。應該會來安慰自己的,不是嗎?

楚珩倒是天天出現,美其名曰是為了讓她疏解心情。夏予心不願出門,他就每天給她送吃的,說是他自己做的。

還給她帶來一隻小泰迪。說這樣,心情好的快些。

的確,狗狗的到來沖淡了夏予心的胡思亂想。她也不再糾結陸衍琛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天楚珩又來了,說要跟她一起下樓遛狗。

兩個人牽着狗走在小區里,楚珩時不時的說些笑話,夏予心也很給面子的笑了。

走着走着,楚珩突然停下,夏予心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陸衍琛就站在不遠處。

夏予心有些無所適從,就這樣跟陸衍琛遙遙相望。

還是楚珩打破了沉默,「你男朋友來找你了,你過去吧。」

夏予心沒動地方,只是看着陸衍琛。

楚珩拉着夏予心送到陸衍琛面前,「陸律師,我跟她沒什麼事情,只是她前些日子遇到一些事情,你又不在,所以我幫了她一些忙。」

「楚醫生還真閑啊。」對楚珩,陸衍琛沒那麼客氣,「可以整天都陪着別人的女朋友。」

「她一個小姑娘,舉目無親,我怎麼也算是她的朋友。你這個男朋友不在她身邊,我總得幫幫她。」楚珩也不甘示弱。

「哼,那現在呢?」

「心心已經夠難過了,陸律師還惹她生氣傷心,一連幾天也不關心她,我不過是想讓她開心而已。」楚珩突然變了語氣。

心心?楚珩對夏予心的稱呼無疑是火上澆油。

陸衍琛剛要發作,夏予心開口了,「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興師問罪?」

「不是,心心,我是來道歉的。」面對夏予心,陸衍琛的火氣突然降了下來。

「那天我不該那樣對你,我也是氣急了。」陸衍琛着急的解釋。「而且我跟林希……」

林希是希希的大名。

「這關希希什麼事?你能不能別一有事就去找她?」夏予心有些生氣,「沒錯,是希希介紹我們認識的,但是我們之間不管出現什麼問題,都不關她的事。」

「不是,是……」陸衍琛想說什麼,卻又咽了回去。

「心心,你們慢慢說,歸根結底你們是因為我吵架。我走,你們別吵了。」楚珩把狗狗交給夏予心,轉身要走。

「等等,我們一起。」夏予心拉住了他。

「你回去吧,我們都好好冷靜一下。我們之間從來都不關別人的事。楚醫生是我的朋友,他幫了我很多。希望你別遷怒他。」說完,拉着楚珩和狗狗頭也不回的走了。

楚珩識趣的沒有跟着夏予心上樓。

回到家後,夏予心給希希打了視頻。

「喂,你怎麼了?怎麼感覺比我還憔悴?」視頻里,希希的臉色怪怪的?

「哦,沒……沒什麼。」希希有些慌亂。「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

夏予心沒繼續深究,把三人之間的這幾天的糾纏都告訴了希希。

「這楚醫生也太會了吧。」希希驚呼。

「什麼意思?」夏予心不明白。

「他這明顯是以退為進,你沒察覺?他幫了你那麼多,你不該感謝他嗎?」希希分析到。

「肯定要感謝啊!」

「但是他什麼要求都沒提吧。就算是你對他冷言冷語,他也表現的無怨無悔的樣子。好明顯的一朵白蓮花啊。」

「白蓮花,男人也有嗎?」夏予心很意外。

「不僅這樣,他在你跟陸衍琛吵架時候表現出來的樣子也太茶了吧!」希希很肯定。「不過看你這個樣子,他這招挺好用的。」

真的是這樣嗎?

夏予心掛了電話,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