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叔快寵我,嬌軟甜寶在懷裡撒嬌
大叔快寵我,嬌軟甜寶在懷裡撒嬌 連載中

大叔快寵我,嬌軟甜寶在懷裡撒嬌

來源:google 作者:芮美人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禮年 現代言情 阮星寧

【重生+高甜蘇撩寵+禁慾系偏執大佬是個寵妻奴+日常撒糖小甜餅+架空】「唔...」一朝重生,身嬌力軟的阮星寧醉迷糊了,在從未謀面的頂級勛貴大佬懷裡肆意妄為!!把從不近女色,矜冷孤傲的溫禮年撩亂了心!清醒後的阮星寧一心想要逃跑,卻總是被某爺親自逮回家,還屢次榮獲了冰冷的銬子「招惹了我,永遠都逃不掉!」小公主癟着嘴,要哭「乖,到我懷裡來,撒個嬌,我把命給你!」低聲溫柔誘哄着「小年年~抱抱~」甜糯的嗓音讓溫禮年心窩窩瞬間軟和得要命!後來,小公主被這個視她如命的大叔給寵壞了,幾度感慨上一世為什麼沒有遇見這男人就先嗝屁了...原來,上一世...展開

《大叔快寵我,嬌軟甜寶在懷裡撒嬌》章節試讀:

「過來談賠償。」

「...哦。」

微愁着眉的阮星寧再次垂眸看着地上破碎的花瓶,這...

頂多就值三千萬吧?

溫禮年拉着她的手腕,轉身朝里走,在一張潔白如玉的理石長桌兩側坐了下來,兩個人面對面着。

阮星寧看了看走站過來的保鏢們和傭人們,再直視着溫禮年那雙諱莫如深的墨眸,讓她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你到底是誰?」

在溫禮年身邊坐了下來的皇甫少律打量着阮星寧,這小丫頭真是被撿回來的?

溫禮年沒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看了眼走過來的中年男管家蕭泉同。

蕭管家有禮地對阮星寧稍鞠躬,並將手裡的平板電腦遞給了阮星寧。

阮星寧垂眸看着屏幕上正顯示着的個人詳細資料。

天吶!

這,這個男人竟然是那個最神秘的超級首富溫禮年!!

國內最大集團AK的董事長兼任總裁,是最年輕有為的頂級巨頭,商業鬼才!

在國際上享有盛譽,並穩穩的佔據一席之地!

她以前聽過溫禮年這個人,但從沒有關注過。

這男人超有錢的,那麼那個大花瓶肯定不止三千萬的價值了!

阮星寧抬眸看着神情沉着的溫禮年,微愁起眉,「...那個大花瓶...多少錢?」

「你的全名叫什麼?」溫禮年問道。

阮星寧將平板放在桌上,輕抿了一下嘴,遲疑地答道:「阮星寧。」

「嗯。」

「那個花瓶多少錢?」

「1.5億。」

「啊?」

阮星寧水潤潤的眼眸睜得大大的,嬌嫩的臉上滿是驚愕和不可置信!

她的神情讓一旁的皇甫少律感到好笑,丹鳳眸里貯着笑意。

神情依然沉着的溫禮年輕啟薄唇,「賠不起,可以在這裡當傭人。」

阮星寧擰眉,「你在訛詐我!」

「阮小姐,那個大花瓶確實是1.5億的價值,是二爺拍賣回來的。」蕭管家有禮道。

阮星寧抬眸打量着蕭管家,緊抿着嘴,暗暗屏住呼吸,她現在到哪兒去弄1.5億來賠啊?

這可怎麼辦啊?

她又直視溫禮年那雙看起來毫無波瀾的墨眸,遲疑地問:「能便宜點嗎?」

「不能。」

阮星寧一聽,就有點氣鼓鼓的,昂起鋪滿倔強的臉,「不就1.5億嗎?我賠得起!我就算是借錢,也絕不在你這裡當傭人!」

溫禮年眉梢微動了一下,「現在賠。」

「我現在身無分文!」

皇甫少律終是忍不住輕輕嗤笑出聲,「阮小姐是本地人嗎?」

嘟囔着嘴的阮星寧看向皇甫少律,點頭,又連忙搖頭,看着溫禮年,問:「這裡是北黎嗎?」

「是的。」

「那你現在就送我回家,我爸媽有錢!」

「明天送。」

阮星寧很不解地看着溫禮年,又有點氣鼓鼓的樣子了。

「請問阮小姐是哪家千金?」皇甫少律替溫禮年問道。

阮星寧轉動着清澈見底的水眸,遲疑地開口說:「我是...元正集團董事長的孫女。」

「是嗎?」皇甫少律微揚眉,「據我所知,阮老先生好像沒有叫阮星寧的孫女。」

阮星寧掖掖嘴角,看着俊朗的皇甫少律,說:「你也說了,是好像!我自己是誰,我不知道嗎?」

皇甫少律:「......」眼中含笑地看了眼溫禮年。

「打個電話回家。」溫禮年將自己的手機放在推送到阮星寧的面前,嗓音低沉,「免提。」

阮星寧垂眸看了眼已經被解鎖的手機屏幕,再抬眸看着溫禮年,秀眉擰起,「我真的是元正集團董事長的孫女!!」

「嗯,打個電話報平安。」

「...哦。」

阮星寧拿起溫禮年的手機,猶豫着。

她在想,如果這真的不是在夢裡的話,那麼她失蹤了一天一夜,家裡人肯定擔心壞了!

可是,她又該怎麼開口跟家裡人說賠償1.5億的事?

這畢竟不是一筆小數目。

溫禮年正一瞬不眨地盯着一直在猶豫的阮星寧,他的眸底划過一抹淺淺的笑意,嘴角微微上翹了一下,俊魅的臉溫和着。

纖細蔥白的手指摁了一串數字,並將手機屏幕豎對着溫禮年和皇甫少律。

「你們看清楚了,這是我爸爸阮修賢的號碼!我是元正集團總裁的小女兒!」

溫禮年掃了一眼號碼,瞬間就記在腦海里,輕點頭,「免提。」

阮星寧嬌嫩的臉上略表現出一絲嫌棄的表情,併當着溫禮年的面,摁下撥號鍵,也免提了。

她心裏其實很慫,還慌得很。

電話被接通了,那頭傳來略有些疲憊的嗓音,「你好,我是阮修賢。」

阮星寧一聽到父親說話的聲音,陣陣酸楚湧上了心頭,也是瞬間紅了眼眸。

「爸爸。」

「寧寧?是寧寧嗎?」阮修賢激動得很,瞬間有了精神。

「爸爸,我是寧寧。」阮星寧癟着嘴,一滴淚落在手機屏幕上。

「寧寧,你好嗎?你在哪兒?快告訴爸爸,爸爸去接你。」

阮星寧抬起模糊的眼眸瞄了眼溫禮年,遲疑地說:「爸爸,我很好。我,我在同學家...我明天回家。」

「哪個同學家?」

「...家住郊外的一個同學...爸爸,您放心,我明天一定回家!」

「你就一直在同學家嗎?」

「...嗯。」

「寧寧,你之前去哪兒都知道跟爸爸媽媽說一聲的,昨天是怎麼回事兒?你知不知道這一天一夜,家裡人都在找你,都在擔心你?」

阮星寧聽在心裏可難受了,癟着嘴要哭的樣子,淚水卻不受控制地流下。

電話那頭傳來嘆息,「寧寧,不能今天回來嗎?」

「...爸爸,對不起。」

「你不回來,你媽媽和你姐姐今晚會失眠的,讓爸爸去接你,聽話。」

「爸爸,姐姐在家,對嗎?姐姐她好嗎?」阮星寧急切地問道。

「沒找到你,你姐姐怎麼好得了?」

「爸爸...我真的明天回去,您讓媽媽和姐姐不用再擔心我了,我沒出事,也沒受傷,很安全的。」阮星寧含着淚笑出了聲。

姐姐在家就好!

阮修賢自然是很不放心的,「那就明早回來,爸爸會在家門口等你。」

「嗯。爸爸...我有件事要跟您商量一下...」

「嗯。」

阮星寧抹掉眼淚,側轉過身去,「是這樣的,我不小心把人家的大花瓶弄碎了...」

「要賠多少錢?」

「也不多,1.5億。」

「這是實際價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