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復蘇倒計,開局復活兵馬俑
大秦:復蘇倒計,開局復活兵馬俑 連載中

大秦:復蘇倒計,開局復活兵馬俑

來源:google 作者:十更小目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十更小目標 顧楓

大秦:復蘇倒計時,開局喚醒兵馬俑公元前210年,始皇五巡,駕崩於沙丘次年!帝皇之氣盡散,域外天魔打開天地一角靈氣復蘇!然!諸天萬界,皆因崑崙界孱弱,圈養奴僕,掠奪古之密藏;無盡歸墟,廢土百族對崑崙界人族更是恨之入骨,以血食豢養至此!開啟了數千年以來的「大破敗」時代後世史稱此年——大墟元年今年!是公元前211年一道身影遊走帝國,尋先秦練氣士腳步、覓上古封神榜蹤影、解山海經封印……這一次,以五嶽為基,以崑崙為眼,天地開一線,只為靈氣復蘇提前到來!我叫顧楓,一個喚醒兵馬俑的人不過是想在天地開一角之時,讓諸天萬族眼前一亮罷了……展開

《大秦:復蘇倒計,開局復活兵馬俑》章節試讀:

秦八兩守着小攤,雙手撐着腦袋,顯得有些無所事事。

身旁的羊角辮丫頭小嘴劈里啪啦個沒完。

當下。

一襲怪異服飾,儒不儒、道不道的秦八兩有些感慨了。

他是早在數日前就遊歷到了這裡,並不是因為泰山有變臨時趕過來的。

所以不僅和小鎮的人更加熟悉,那些外鄉劍修或是不明來路的勢力也都理所當然的認為他是小鎮人。

而且他這看起來弔兒郎當,十二三歲的年齡,誰都當他是個小乞丐罷了。

哪有人駁學百家的?

分明就是招搖撞騙!

瞧見攤前突然站了道身影。

羊角辮丫頭連忙閉口不言。

還用小臂輕輕靠了靠秦八兩,示意他終於來生意了。

看着眼前來人。

秦八兩一個激靈站起身,雙手搓了搓,笑眯眯問道:

「客官是要算命還是改命呢?」

來人正是顧楓。

一路東進,在路上聽到了諸多關於泰山的事情。

有說泰山山頂五光十色,是天地大興,秦王功績的原因。

有說泰山山頂有寶物出世,價值連城,十方黑雲也擋不住的五色彩光呢!

顧楓自顧自的搬了跟小凳子坐下,望着那面字牌。

秦八兩見冤大頭沒有開口,笑眯眯的走到身旁:

「怎麼樣,好文采吧!高人風範吧!」

一邊說一邊豎起大拇指的秦八兩滿臉驕傲。

可依舊看不見冤大頭臉上任何錶情。

誰料冤大頭突然來了句:「有多高啊?」

頓時傻眼的秦八兩撓頭抓耳。

想了半天才憋出個「三四層樓那麼高吧!」

大概少年心中,三四層樓就是頂天高了吧?

不再打趣這小子,顧楓瞥了眼秦八兩的怪異裝束,問道:「既不算命,也不改命。我只問一事,這埋骨鎮,當下有哪些勢力?」

秦八兩恍然!

原來也是衝著泰山珍寶來的主?

那今日可不得往死里坑他!

「原來客官是問這事兒啊!」

「那可有的說了!」

「先不說傳聞即將南下,帶着黃金火騎兵前來鎮壓叛亂的蒙恬將軍了。」

「就單說現在小鎮上的人物,就能數落出好大一堆呢!」

「儒家有顏路先生到訪,畢竟這是那位孔聖人的半個家鄉嘛,遊學說的過去的。」

「道家嘛…人宗的那位掌門也不知來沒來,反正如果來了,一定是和墨家在一起的。至於天宗…聽說可是那位曉夢大師呢!」

「陰陽家當然也不用說!板上釘釘的,是雲中君,五部長老之一,又是陛下近臣,算得上這堆子人裏面身份最高貴者!至於其他人暫未發現。」

「墨家,興許是高漸離和盜聖盜跖吧。」

「農家不太清楚,反正聲勢浩大,為首一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披袍女子,人倒是挺多的…」

秦八兩劈頭蓋臉的好一頓細數,紛紛雜雜間,竟有十數股勢力,幾乎覆蓋了天下間的所有大勢力!

至於那些勢力。

有人影綽綽的,也有獨來獨往的。

一口氣說完,秦八兩期待的看着顧楓,似乎在等待着讚許。

可哪知這塊木頭無動於衷,反而點點頭,轉身作勢便走。

秦八兩急了。

「客官,您還未給錢呢!」

顧楓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攬客字牌,「還要收錢?」

秦八兩一陣頭暈!

「當然了!」

「這麼重要的消息,我可都是半點不落的告訴你了!」

本想着狠狠宰一筆眼前這個儒家子弟的,可誰知他這麼不來事兒!

顧楓指向牌子上最下方的小字:

「這是你寫的?」

秦八兩狐疑的看了眼那行小字,重重點頭。

「算前世今生,半兩足以;欲爭渡改命,一鎰尚可。」

「可我一沒算命,二沒改命,哪來的生意往來?我不過就是打探了些消息罷了!」顧楓噙笑開口。

這回真輪到秦八兩傻眼了,翻了個白眼。

「不行不行,哪有你這樣的!」

「好歹得給我個口舌費吧?」

話剛說完。

一旁的羊角辮姑娘拉了拉秦八兩衣角,「他…好像說的有道理誒,要不算了吧?」

「不行,哪能就這樣算了!」秦八兩氣沖沖的望着這個比自己個頭高出許多的儒家子弟。

也太不講究了吧?

儒家子弟不是一直都號稱「仁愛」嗎?

顧楓無奈一笑。

一板一眼的瞅了瞅秦八兩眉骨,又將視線落在了旁邊的羊角辮小女孩身上。

後者被眼神嚇住,連忙躲在秦八兩身後。

沒辦法。

娘親說了,這段日子,小鎮來了太多貴人,千萬頂撞不得!

顧楓繞過小攤。

自顧自的抄起筆,在桌上揮筆灑墨。

「罷了,相逢既是緣。」

「不如用這篇太極吐納法,換作你的酬勞吧。」

秦八兩小臉皺成一坨。

誰他娘的願意要這狗屁吐納法?

還不如乾脆直接點,給點半兩多好!

可是看看年輕人的高大身軀,秦八兩也只得作罷。

太欺負人了。

不過回頭,一定得找回場子才行!

與此同時。

不遠處的客棧,卻意外的爆發了一場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