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佬萌娃一把抓
大佬萌娃一把抓 連載中

大佬萌娃一把抓

來源:google 作者:金鐵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蕭時夏 顧旭熙

[娛樂圈x商業大佬x萌娃][年少互相暗戀x成年後瘋狂追求]蕭時夏年少時愛上的人,原以為的愛追不上時光,他們遺憾錯過六年後,她成為當紅女星,他帶着一個萌娃又意外出現在她身邊,誰能告訴她,這個沒臉沒皮的人是誰?那個溫潤如玉的學長去哪裡了??顧旭熙總是後悔自己晚一步,喜歡她這件事,表白這件事,因此他失去了她好久,這次,他再不會放手終究兜兜轉轉,從分離到重逢,從遺憾到得償所願,還是那個人當紅女星遇上年少時的暗戀對象還帶着一個萌娃,會擦出怎樣的火花?是熱烈如火的狂戀?還是細水長流的溫暖?敬請期待哦![萌娃身份特殊哦!]展開

《大佬萌娃一把抓》章節試讀:

正是夕水的下午,七月份的天氣總是熱的讓人有些煩躁,學生們放了學都迫不及待的背起書包往學校外面跑,有些騎着單車回家,有些一起約了去逛街,吃飯,而有些成群結隊的去了網吧。

片刻,街道上滿滿都是穿着一中藍色校服的學生,此刻的校門口擠滿了各種小吃攤,學生們一出門就兩三個的圍了上去,嬉嬉笑笑的好不熱鬧。

而對於這個年紀的男孩子來說,也有一個地方讓人痴迷,那就是網吧,已經數不清是多少男孩子背着書包火速的朝網吧的方向跑,就是為了節省時間多玩上幾把遊戲。

顧旭煕背起書包正準備回家就被關西給拉住了。

正是少年時代,總是有點耍帥的念頭,他留着一個時髦的髮型,瀟洒的將書包丟在肩上,倒是有幾分帥氣。

「走,去打遊戲!」

顧旭煕想也不想的拒絕道:「今天不行,要回去做作業。」

關東正準備說什麼,就被人從身後給陰了,一個男孩子直接衝上了他的背。

關東想都不想便破口大罵:「關西,你是不是有病啊?」

被喚作關西的男孩笑着掐住關東的臉不以為然的說:「哥,別這麼小氣么,不就是讓你背背我么。」

關東鬆開了手,抖了抖身子,怒斥着:「自己滾下去。」

關西也不鬧騰跳了下去,攀上了顧旭煕的肩膀笑話他:「我沒聽錯吧,年紀第一竟然要回家做作業?你是發燒了么?」

顧旭煕不苟言笑的掃了他一眼回道:「我爸媽出差回來了。」

「我去!這麼早?伯父伯母這工作效率也太快了吧,我還準備帶着你升級呢,這也太不夠意思了!」關西埋怨着。

「關西,我爸媽出去兩個禮拜了,還有……你確定是你帶我上級?」

……

「嗯……那時間過得真快……」關東打着圓場,眨着眼睛將校服脫下扔在肩上。

「哈哈哈,哥你真是遜爆了。」關西一邊嘲笑親哥一邊將自己的校服塞進書包里,談話間已經走到了校門外。

三個帥氣的男孩子站在一中大門口真是想不被人注意到都難,尤其是裏面有顧旭煕啊!一群女孩子看花了眼。

每個學校都有一個傳奇人物,而夕水一中的神話無疑就是顧旭煕了,一中第一帥哥的名號從來沒有換過人,全年第一穩拿在手,業餘時間去省里參加比賽給學校搬回來一座座大獎盃,簡直是校長眼中的形象大使,老師眼中的尖子生,學妹眼中的白馬王子阿,就是這個白馬王子不是溫柔體貼型的,而是冷酷的那種,有點不好接近。

不過天才就是和平常人不一樣,說這麼優秀的人沒朋友那是不可能的,他雖然性格不太討喜,但是他身邊卻有一大群特別好的朋友,按理說像顧旭煕這樣完美的人,朋友們也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可出乎意料的是他的朋友都不是那種和他一樣品學兼優的人。

比如關家兄弟,聽說出自有名的軍人家庭,可這對異卵雙胞胎兄弟身上沒有一處是和軍人沾邊的。

再比如現在剛從校門裡走出來的兩位帥哥,這便是學校鼎鼎大名的宋澤和楊燁可了。楊燁可那可是妥妥的富二代,人家家裡有多富,就是那種扔錢玩都可以肆無忌憚花的那種,別看他長得很帥,可帥也難以掩蓋他那敗家子的本性,畢竟這貨以前的黑歷史真心不少啊。

宋澤家庭倒是很普通,成績普通,一切都很普通,不過他卻又有兩樣拿的出手的,一個是跆拳道,一個是生物啊……聽說這位跆拳道已經快要考到頂級了,而生物……這位每年都和顧旭煕一起去參加省里的生物競賽,顧旭煕第一,他第二,不一樣的是,顧旭煕參加的競賽有五到十項,而他只參加一門……就算只會這一門……學妹們還是很花痴他,畢竟宋澤的肱二頭肌不是白長的。

門口的學妹們正在各種花痴中無法自拔的時候,少年們早已不見人影。

顧旭煕正被人拉着去網吧的路上,見幾人興緻勃勃,他也不再推脫,一個小時還是行的,不然……今晚怕是回不去了。

身邊的四個少年嘰嘰喳喳的說著話,唯有中間的那個少年最是沉默寡言,從頭到尾都是不苟言笑的聽着他們說,不過誰讓他最帥呢,幾人行走在路上,回頭率太高,倒是他們習以為常的說話,邁着大長腿往網吧的方向走。

他們常上網的地方有點距離,索性就走了小路,正說話間就聽到不遠處的巷子里有爭執聲。

「真是見到你我就想打你。」

「你說你怎麼就這麼招人討厭呢?」

說完就是踢到金屬的響聲。

關西悄悄打量了一下,見幾個女孩化着妝,留着好看的髮型,穿着校服將一個女孩子推倒在地。

關西打了一個口哨轉身對自己的兄弟們爆料:「女人之間的戰爭啊。」

顧旭煕偏着身體向小巷裡看去,外面的陽光打在在小巷裡的不多,一個嬌小的女孩子倒在地上,她留着一頭微卷的黑髮,此刻有些凌亂的披散在她肩上,書包中的書掉了一地,纖細的胳膊一本本的將書撿起來,隨後被那不依不饒的姑娘一腳踢翻在地,書本再次被扔在地上。

宋澤手插在褲兜心不在焉的扭了扭脖子:「喂,管不管?」

「這不是咱們學校的學生,是夕大的啊,喂,旭煕你幹嘛去啊?」

顧旭煕鬆開關西搭在他肩上的手,一步步朝巷子里走去。

「喂,差不多就行了。」

欺負人的三個女生應聲望去,只見一個帥的不像話的男孩子微微皺着眉警告着。

三個女孩子互相交換了下眼神忽然開始大笑。

其中一個女生笑完了向顧旭煕眨了眨眼睛,有些輕浮的搭訕。

「帥哥你是一中的?哪個班叫什麼名字?認識一下啊,我們是夕大附中的,你電話號碼多少啊。」

顧旭煕眉頭皺的更緊了,他伸手指着地上再次開始撿本子的姑娘,不耐煩的說:「你,過來。」

夕大的三個女孩子瞬間就拉下了臉。

「喂,帥哥,別以為你長得好看就來管我們的閑事,你算哪根蔥啊。」

顧旭煕聽言忽然笑了,他笑的有點大聲,好像聽到了非常好笑的事情,過了好久才停下來盯着對面的三個女孩子看,他向她們走了幾步,眸中儘是一副肆無忌憚的嘲弄:「你說什麼呢,嗯?」

他的聲調有些溫柔,黑色的眼眸中所流轉的詭暗給人無形的壓力,滿不在乎的一個嗯字卻意外的讓人毛骨悚然。

「呦,兄弟這是怎麼了?還生氣了不行。」關西玩世不恭的笑道。

宋澤還是一臉的不耐煩,他扭着僵硬的手臂催促着:「快點,昨天晚上幹了一晚上架我快累死了。」

顧旭煕咧着嘴沖他們掃了一眼,片刻又將目光轉移到了對面的人身上,笑了笑。

姑娘們雞皮疙瘩猛起,有些緊張的緊握着拳頭,沖地上的女孩說:「這次算你走運,咱們走着瞧。」

說完便飛速的離開了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