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黛玉重生
黛玉重生 連載中

黛玉重生

來源:google 作者:谷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黛玉 薛蟠

【黛玉美強小閣老×薛蟠威武大將軍】黛玉半生還淚人亡,死在了最好的年歲里,黛玉死後,再無林家薛蟠一生放蕩不羈,死在了最窮的年歲里,薛蟠死前,耗空了薛家在靈魂脫離軀幹的那一刻,黛玉想,「可恨賈家花空了她林家資產卻不好好對她」在靈魂脫離軀幹的那一刻,薛蟠想,「如果可以重來,他不想這麼當個混子了,他要振興薛家,他要成為妹妹的依靠!」如果一切重來,他們會如願嗎?會的展開

《黛玉重生》章節試讀:

迷迷糊糊睜開眼,瞧着自己身前站了一個男人,雲舒被嚇得一激靈。定睛一看,瞧着是林海。雲舒慢慢用手撫了撫狂跳不止的心臟,才抬眼回道,「多謝林老爺,黛玉可是已經回院子了?」

「是,在我書房待了兩盞茶不到便回了院子。只是季姑娘怎的還在此處?」,林海不解的問道。

雲舒醒了清楚,聽了林海的問題倒是面色一紅,淡淡的道,「近日有些疲乏,剛剛本想着在此略作歇息。不成想倒是睡著了,多謝老爺叫醒我。」

「時辰不早了,回去歇息吧!」,林海擺擺手就回主院了。

倒也不是雲舒忸怩,只是一來林海終究是外男,她與林海有太多交集終究不妥,二來是雖說林海和季竹吟同庚,但到底都比雲舒大了十多歲,也不甚相熟。

——————————————

燕棲院。

喬嬤嬤年歲大了,精力不濟,所以每日歇息的早。只是,老年人的睡眠時間倒也短,所以早早便醒來在院子行走鍛煉。

幾個小丫鬟在院子里洒掃,倒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情形。林海從外面進了撥給喬嬤嬤的院子,看到的就是這番景象。

「喬媽媽,您老近來可好?」,林海一邊作揖一邊走到喬嬤嬤身邊。

喬嬤嬤忙側身避了林海的禮,雖說林海當初給了季家恩典,喬嬤嬤也早已不是奴籍,只是在喬嬤嬤心裏,林海永遠是她服侍長大的小少爺。

「好、好、好,一切都好!少爺您今日是休沐了?」,喬嬤嬤一邊給林海遞了茶,一邊笑眯眯的回道。

林海從石椅上站起身來,親手把喬嬤嬤扶着安坐在椅子上自己才又坐下。林家幾代單傳,主子們壽數也都不大長,像是一個莫名的定律。

在林海六歲的時候,林夫人身體開始不大好,後來也沒留住。在林海娶親之前,後宅的一應事務便是由喬嬤嬤打理,外宅行走是由老林管家總管。三年前年老林管家下世,便由其子林義負責林家在外行走,也就是如今的林管家。

瞧着林海在習慣性的摸索袖口,喬嬤嬤便知道少爺這是有拿不定主意的事情了。

人的一些下意識的習慣會暴露許多信息,你的敵人和親人都會無限放大你的習慣,一個是想害你,一個是想幫你。

「少爺,可是有心事啊?不妨說與老奴聽聽。」,喬嬤嬤滿臉憂思的朝林老爺道。

林海心知喬嬤嬤看出了自己的不安,便也不再遮掩,把林家內宅的困頓說與喬嬤嬤。

喬嬤嬤聽林海絮絮叨叨的說了許久,歸結起來就是林夫人故去帶來的一些麻煩事。

大致就是,京中賈府送了幾次信兒說是賈府老祖宗挂念黛玉,想見見黛玉。只是,賈府現下的情形稍稍一查便知不太好,外面瞧着烈火烹油一片熱鬧,但內里早就爛透了。

送黛玉到賈府見史老太君,倒也合情合理,只是這探望,若是沒有籌劃好,可能就成了投親。又加上如今林府沒有合適的女性長輩教養黛玉,賈府若是想留黛玉,簡直如探囊取物。

但凡賈敏還對她娘家有半分的希冀,就不會在離世前找由頭把陪房什麼的都安置在別莊。留給黛玉的丫頭裡,就一個雪雁也是近年採買的小丫頭。

林老爺想到這裡,不由得心裏暗恨,妻子這麼明白的手筆,自己當年竟然不曾看破,白白誤了女兒的大好年華,真是可恨至極。

喬嬤嬤聽完這些,思量片刻,展顏笑道,「此事倒也簡單,若是前去賈府探親替夫人全孝道,可派一個有身份、有眼見的嬤嬤陪着小小姐。時候差不多了,少爺派人接小小姐回來便可。」

說到這裡,喬嬤嬤頓了頓,試探道,「少爺,這林府的後宅,您是如何謀劃的?」

喬嬤嬤問出這話時,林海還沒理解喬嬤嬤的話意,只是略略一想便也明白了嬤嬤的擔憂。

若是在昨日黛玉找林海夜談之前,或許林海會斬釘截鐵的道一句,不再續弦、不過族子。

只是聽黛玉敘完滿腹委屈,林海卻覺得把黛玉託付給誰都不如自己看顧着長大。出門在外到底比不得在自己家中,想到這裡,林老爺突然又覺得心中發悶。

在林海看來,縱使林家有萬貫家財又如何,也不過是過眼雲煙。那些條條框框又如何,現下活着的人要過好才是正理。

只是,若他不好好謀劃,為女兒想好退路,那這林家的家財就是黛玉的孽。不論是林家本族,還是外族賈家,都會給黛玉帶來麻煩。

細細斟酌後,林海開口道,「喬媽媽以為如何?」

喬嬤嬤拿不定林海怎麼想,便也只能把自己的顧慮都說與少爺聽聽。

在喬嬤嬤看來,雖說少爺與少夫人年少夫妻,伉儷情深。但如今夫人終究是去了,逝者已逝,活着的人還應當繼續向前走。

林海正值壯年,卻膝下無子,只有黛玉一個。現下林海還在,還不會有那麼多人敢對林家下手。只是,若有哪一天林海不行了,那這萬貫家財就會成為黛玉的催命符。

想要解決這一困境,無非就是三條路。

一來,林海續弦,再生養子女,終歸還是有機會的;二來,過繼族中子弟,只是年歲大的可能心思留在了原家,年歲小的又怕無人合適。再者,這過繼的族中子弟是否會善待黛玉這個繼姐,誰也無法打保票。三來,等黛玉長大後為黛玉招親,將黛玉作守灶女,林家家業給了黛玉倒也全有全尾,只是這姑爺的品行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再說到林府現下沒有合適的女性長輩教養黛玉,對於黛玉也不好。喬嬤嬤自然知道自家少爺教養小小姐不同於世間女子,只是仙子也還是活在人間,還得面對柴米油鹽。這個問題是必須解決的,縱使找下一個有身份、有眼見的教養嬤嬤,但嬤嬤也終歸只是個奴才。

聽喬嬤嬤說完這許多,林海不由得拍了拍額頭,無奈的道,「按嬤嬤的意思是要想保證玉兒的日後,我非得續弦生子咯?」

「非也,老奴也曾說了少爺可以作其他安排。現下也就是兩件事在拌着少爺,一是林家庶務,二是小小姐的教養問題。」,喬嬤嬤說了這麼多有些口渴,端起石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潤了潤才又繼續道,「一輩子的事情,少爺一個早上也想不出個章程,不如先給自己些時間。」

「瞧着少爺像是剛從演武場回來的,若是不曾用飯可要用些?」

「不曾,只是前院還有公務,我便先回去了。」

林海對喬嬤嬤叮囑一番後便轉身離開燕棲院,在路上卻遇到了一個小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