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搭夥過日子
搭夥過日子 連載中

搭夥過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青竹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浩 都市小說 青竹海

【無系統,無金手指,小人物的日常,男主的奮鬥史】林浩一個三無大齡未婚修車工,與單親家庭長大的莫青,經好友介紹走到了一起婚後吵鬧不斷,林浩在朋友的勸說下,跟莫青講和,莫青給他翻白眼,之後二人同在一個房屋,卻是不同的心··直到中年,莫青幡然醒悟,哪有什麼風花雪月,情深似海,最終不過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湊合搭夥過日子而已.展開

《搭夥過日子》章節試讀:

二路公交車準時停在了站點,大家依次上車,林浩等眾人上了車,才緊跟着上去,進去後林浩傻眼了。

太擠了,公交車門一關,林浩都緊挨着前面的美女,他只能後背緊貼車門,不敢挨着一點,現在天天刷短視頻,全是公車上的見義勇為的太多了,打了還被傳的全網曝光認識了。

莫青上了公交後,後悔了,又擠又怪味多重,在外省的時候,出門都是的士,雖然掙的多,但是莫青從來都是大手大腳。

不會虧待了自己,好看的衣服,多味的美食,逛街,樣樣不少,就是錢太少,沒有存錢的概念,沒有又掙就是了。

隨着公交的開動,人慣性的向後一甩,莫青感覺自己靠在人的身上了,他轉頭看了下,是剛剛有很大怪味的那位青年,莫青厭惡的看了眼,往前擠了擠。

又陸續的停了幾站,人沒有少下,又繼續的上來好幾十人,本就擁擠的地方更加人挨着人了。

車門一關,莫青就被身後之人緊緊的貼着,那股難聞的怪味又湧入鼻腔,莫青胃裡一翻,哇,喉嚨里壓不住了,下意識的一口就吐向身後之人。

林浩看着對方的嘴巴轉向自己,還沒有搞明白什麼原因,一股混合著酸臭的氣味的嘔吐物噴向全身,頓時車裡的乘客全都用手捂鼻,露出厭惡的神色。

更有幾位女性乘客都蹲在車上嘔吐起來,臉色蒼白,身體靠車身,這是引起了連鎖反應了。

「你這麼大個人了,都不知道多久沒有洗澡了,噁心死了。」莫青嘴裏噴着惡臭的氣息,指着林浩惡聲聲的大聲嚷道。

周圍的男性乘客一聽這話,全都化成護花使者,遞水的,拿紙的,噓寒問暖的,莫青一會就收到了一**好感。

而林浩則是全部都在譴責他,更有甚者,指着林浩就是一頓大罵,最後全車都一致向司機反應,趕林浩下車,林浩自知理虧,不由辯解,灰溜溜的下了車。

當公交車再次啟動,林浩站在下面透過窗戶玻璃,看着那位嬌艷的美女露出得勝後的嘴臉,老實的林浩一直在心裏責怪自己,在她面前丟人了。

隨後林浩接連攔了幾輛的士,司機一來就聞到他身上的臭味,看着全身的糟糕情況,都拒載了。

「抓不住愛情的我,總是眼睜睜看它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處有,為何不能算我一個。」正在這個時候,手機的鈴聲響起。

林浩拿起一看,是李銘打來的,來到安全地帶,接聽了電話。

「你小子跑哪裡去了,來你的店人都關門上鎖的,不做生意了?」電話一通,就傳來李銘調侃的聲音。

林浩苦笑着把遭遇告訴了李銘,被李銘一頓挖苦取笑,還是開着車過來接林浩,不然的話,這臭烘烘的估計都沒有車坐了。

莫青提着一個小皮箱子,下了公交,左右一看,這裡是一個小巷子,生活氣息特別濃郁,兩旁全是賣生活用品的。

往裡走,房屋搭的錯亂無序,居住着很多的外來人員,莫青拿着地址一路打聽,來到她媽媽的房前。

一座老式五層小樓,每一層都有大大小小的十幾間房,莫青根據地址來到二樓8號房間。

莫青看着簡單的房門,心情還是不好受的,這住的環境一看,她的媽媽自從離開他們後,過的還是不如意。

自己的記憶里,媽媽的容貌都快被歲月淡忘了,但是聲音永遠忘不了,莫青抬起的手久久放在空中,不敢去敲在門上,至於為什麼,莫青自己都說不清楚。

良久,莫青一聲嘆息,手上用力敲在門上。

「砰砰。」

吳春花在電話里和女兒說好的,在今天和她的分別十幾年的女兒要和她見面了,心裏還是激動,愧疚,驚喜,各種表情出現在吳春花的臉上。

今天特意請了假,一大早就在市場去買了排骨,魚等等,都是女兒小時候愛吃的,不知道現在有什麼變化沒有,心裏會不會怨恨問自己,就在各種心情等待中。

一陣敲門聲驚醒了遐想中的吳春花,下意識的一下從老舊的沙發上站了起來。

「誰啊. ”

吳春花喊了一聲,沒有人回答,一個女人住在這房裡,安全問題還是首先考慮的。

吳春花一愣,又問了一句,除了敲門聲,還是沒有人回答,思索一下,她隱隱約約猜到可能是女兒到了。

在貓眼裡一瞧,一個熟悉里透着陌生的女孩子站在門外,她一眼就確定,她就是自己的女兒,主要是跟自己以前年輕的時候太像了。

吳春花激動的手拉着門栓,激動的深吸一口氣一下拉開老舊的防盜門,一把保住女兒痛哭起來。

」青兒,我的女兒,我對不起啊,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啊 ,是媽媽對不起你,我不該扔下你們,嗚嗚「吳春花一把鼻涕一把淚,哭的那是傷心啊。

莫青站在門口,看着從房間里衝出來一個中年女人抱着自己就哭,血融於水的親情一下就讓明白,這就是拋下自己一家的離家出走的媽媽。

莫青面無表情的看着她哭泣,心裏卻在恨她,她不明白,當年為什麼要拋棄她的父親,她的弟弟和她,愛情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莫青看她哭的差不多了,一把推開她,拖着小皮箱走進了她母親生活了十幾年的出租房。

兩室一廳一廚的布局,房子老舊,還比較潮濕,兩室都有床,客廳的中間有張飯桌,上面放着熱氣騰騰的飯菜,有水煮魚,紅燒排骨,酸辣馬鈴薯絲等都是莫青愛吃的。

」青兒,快快,洗手吃飯吧,餓壞了吧?」

吳春花看到莫青不耐煩的表情,連忙擦乾淨眼淚,殷勤的招呼莫青洗手吃飯。

莫青洗了手後,來到桌子旁,坐下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紅燒排骨,記憶里的味道瞬間就在出來了,她又吃了一口水煮魚,眼淚就順着假睫毛留了下來。

她倔強的沒有哭,任憑眼淚自己流,大口大口的吃着排骨,吃着魚,吃着酸辣馬鈴薯絲,她媽媽離家的時候,她都八歲了,記憶都在。

吳春花在對面,一筷子一筷子幫莫青夾着菜,看着妝容都被淚水流花了,吳春花自己都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