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地底爬出後我被少女深藏閨房
從地底爬出後我被少女深藏閨房 連載中

從地底爬出後我被少女深藏閨房

來源:google 作者:雙瞳剪水q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江川 花思洛 都市小說

【靈氣復蘇,無系統,身穿越到地底不小心挖到了少女閨房,異能覺醒】江川身穿到了一百多年以後的地球,靈氣開始復蘇,科技卻沒有前進多少,人類可以覺醒異能,獲得靈力、拓印技能同時各種各樣的動植物也開始了進化異變,它們以人類為食,和人類爭奪生存空間詭異的地窟也遍布全球,這一次人類還會站在食物鏈最頂端嗎?展開

《從地底爬出後我被少女深藏閨房》章節試讀:

楚江川低頭吃着面,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伴隨着鈴聲響起。

「我追着夢的光點,

是因為有了勇氣,

才不怕危險!……」

這首歌把他的思緒拉到了那個看《神兵小將》的年代,失神了片刻,一看手機,【思洛小公主給您來電!】

他笑着接聽了電話,「喂?」

「歪!楚江川?」

「怎麼了?」

「吃過中午飯沒有啊?」花思洛的關切且溫柔的聲音化去了楚江川今天的炎熱。

「嗯,正在吃呢~你呢?」

「我吃過了,你可要多吃一些,不要擔心錢……」

楚江川一臉笑容的怔在了那裡,上一個這麼啰嗦關心他吃喝的還是他的媽媽,一模一樣的話語從一個16、7歲的少女嘴裏說出來了。

她真的是他的公主,是他在新世界的一束光,楚江川深吸了口氣,把心中所有的悲痛驅散,人生才剛剛開始而已。

花思洛就是告訴他吃好喝好別省錢,叫他放學在某個地方等她,然後一起去幫他申請一個身份證。

記下了這個飯店的位置,他又接着去找工作了,又是四五個小時,20多次的拒絕,將他一腔的信心再一次擊散。

無奈走到了和花思洛約定的地方,等着那個可愛的身影出現,沒多久背着粉色書包的花思洛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不好意思啊,讓你久等了,走吧!試下看能不能辦個身份證。」

楚江川點了點頭跟在了花思洛的身後,「我把煙、酒、花瓶都賣出去了,一共600元,我先把你的錢給你吧!」

他實在是不喜歡欠女孩子的錢,掏出了花思洛早上給他的100多塊錢。

她側過了頭,細軟柔滑的指尖划過楚江川的手心接過了錢,「好的,要是有困難記得跟我說啊,不過,那個煙還真的有人買?」

「嗯,一個好心的大爺買的。」

「哎~那我把我爸的煙全都偷出來給你賣好嗎?反正吸煙有害健康,而且他也答應了我說是戒煙,所以我偷他的煙他應該會很欣慰的。」

花思洛錘了下手掌,眼睛瞪大,語氣認真道,像是想到了什麼發財的好方法。

楚江川輕笑了一下,「不用了,我馬上就找到工作了,不會缺這一點錢的。」

說著走到了有關部門,一頓排隊,一頓填表,有的沒的弄了老長時間,結果因為情況特殊,要辦的話要走不少流程。

花思洛顯然就是第一次弄這個,一下午沒辦成就顯得失落無比,有了小情緒,楚江川倒是早想到了,這事就得拿時間磨,反而安慰起了花思洛。

二人吃過了晚飯,時間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現在楚江川睡哪兒都成問題了,他正思考着這個問題的時候,花思洛開口了。

「我先回家,然後等我爸媽都睡了,然後再把你接到我房間里,好吧?」

看着花思洛真誠的眼神,楚江川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那個……我隨便找個地方對付一晚就好了。」

「你連身份證都沒有能去哪裡?」

一句話把楚江川問的沉默了,現在沒有能證明身份的東西真的是寸步難行。

「就這麼辦了,晚上我偷偷把你接到我房間就好了,我都不害怕你害怕什麼?」

「你要是睡在外面的話,我也睡外面……幫人幫到底,我可不忍心讓你真的去流浪。」

楚江川點了點頭,心裏想到,看來他有必要再挖一個洞了。

晚上12點。

花思洛躡手躡腳的走到了他父母的門口,她想偷聽,猶豫片刻,臉紅了一下,還是把耳朵湊到了門上,安靜無比,又輕聲叫了幾聲爸媽,確定他們都睡了之後。

打開了大門把楚江川接了進來,二人提心弔膽的走到了花思洛的房間。

鎖上門之後皆是「呼!」的長舒了口氣。

楚江川趕忙連夜挖了一道通往外面的隧道,又是各種布置終於把隧道口弄的隱蔽無比,也還好花思洛家是在郊區,種種情況才使得他完成了此項工程。

辦妥這一切之後,已經是早上6點多了,楚江川給花思洛發了條消息就走了,他要看看那個新開的酒館還招不招人手。

到了地點後,有人正拆着那飯店的牌匾,楚江川湊了上去,聽着他們聊天。

「我對這個酒館的名字不太滿意。」一個挺着啤酒肚個子較矮的人說道。

「我也是,當初是誰說取這個『老六酒館』的?」

一個臉方方的中年人對着啤酒肚矮子附和道。

「哎~你們現在才發現這個名字土?」

……

聽他們的意思是想給這清閑酒館取個好名字,但是幾人的意見又不統一,一時半會也沒想好取什麼。

楚江川腦子裡靈光一閃,湊近問道:「幾位大哥,你們是想給酒館取個有詩意的名字嗎?」

幾個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這個少年身上,「嗯,我們酒館主要是打情懷的,我們想追求一種飲酒的境界,小夥子有好的建議嗎?」

楚江川笑了笑,「不如就叫『詩酒趁年華』吧!取自蘇軾的《望江南·超然台作》」

說完吟出了這首詩詞。

春未老,風細柳斜斜。試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煙雨暗千家。

寒食後,酒醒卻咨嗟。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那幾位皆是口中喃呢,回味着楚江川吟誦的這首詩詞,片刻後幾人同時感嘆覺得這首詩詞寓意美好,深深的看了眼前這個少年一眼。

「小夥子,書沒白讀,好,我們酒館的名字就叫『詩酒趁年華』了。」

看着他們高興,楚江川沒有了剛才激揚文字的意氣風發,反而不好意思道:

「大哥,你看你們這酒館還缺人手嗎?」

啤酒肚矮個大哥,掃了掃楚江川,幾人又相互看了幾眼,商量了幾句。

「端端酒,在電腦上記記賬,這事能幹了嗎?」

楚江川激動道:「沒問題,都能幹了。」

隨後臉色一暗:「但是我身份證還得一些時間才能辦好,可能簽不了合同。」

「哈哈,那有什麼,你還怕我們欠你工錢嗎?酒品見人品,我們幾個品德都是出了名的好……」

楚江川這下總算有了工作,還管吃管住,一個月5000,然後就是酒館裝修的事,他也參與到裏面去了,努力讓這個酒館變得舒心,有詩意。

第一時間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花思洛,她也回了消息,她就讀的市第三中學一學期的學費正好4800。

現在政策好了,都有覺醒異能的機會了,也沒了考試(中考)那種硬性條件,不過高考還是有的,變成了武考和文考用來選拔人才。

這意味着楚江川是有機會參加一個月後的10月9日的全國青少年異能覺醒日的,一旦覺醒了異能,有點不錯的靈力,這一下就飛黃騰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