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此生唯她
此生唯她 連載中

此生唯她

來源:google 作者:百木叢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如辰 南提 現代言情

【校園都市1v1HE】【戲精軟萌女主×霸道腹黑男主】【校園到婚姻初戀成真】作為年輕企業家代表,傅如辰在接受採訪時被問及,為什麼選擇現在這位妻子「我沒有別的選擇」各方記者瞬間嗅到八卦氣息這是不願意?還是被脅迫了?就見傅如辰對着鏡頭,眉眼是可見的溫柔「此生唯她」—我曾以為愛情矛盾又敏感,那個時候的我們都在做困難的選擇題—可我也曾聽你說,只要是你,就都不是難題*全文戀愛,高甜高寵*雙向救贖破鏡重圓互懟互撩相愛相殺展開

《此生唯她》章節試讀:

過了兩天,南提午睡醒來,看到傅如辰給她發了一條消息,時間節點正好是她午睡後不久。

傅如辰:【學妹聲音挺好聽,報名參加新生歌手大賽嗎?】

南提眨眨眼,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也沒有眼花。

她編輯消息:【不敢報。】

下午四點半左右,傅如辰回她:【我是評委之一,給你放水。】

南提:【......】【別了吧,放水也不行。】

她真的太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

傅如辰:【我說行就行。】

南提道傅如辰是開玩笑安慰她,避免他誤會,老實交代:【我不會唱歌,唱得不好。】

她曾經嘗試過,慘痛又社死的教訓告訴她,聲音好聽和唱歌好聽是兩碼事。

對方隔了一分鐘說:【那我唱給你聽。】

傅如辰唱歌?

南提有點期待,又不想表現明顯,換了個話題問,以掩飾不自在:【你為什麼是評委?】

傅如辰:【傳統規矩,上一屆新生歌手大賽第一名給下一屆當評委。】

原來他是上屆第一名。

說明傅如辰唱歌很好聽啊,南提期待值一下子拉滿。

她等了五分鐘,手機沒動靜。

繼續等。

過了一個小時,對方像是把這句話忘記一樣,南提猜測傅如辰可能又不想唱了,沒想太多,南提很快把這事拋之腦後。

新傳院的迎新晚會如期而至,汪雲提早一個多小時,態度強硬,拉着南提她們來排隊,離六點四十分檢票,還有很長時間。

周安諾小聲抱怨:「太早了吧?」

有前車之鑒,汪雲說什麼這次也要早點來:「不早不早,再晚點就沒好位置了,前九排還不給坐。」

「為什麼不能坐?」周安諾問。

杜小妍簡潔解釋:「特邀嘉賓席。」

檢票的時候,工作人員給每個人發了一根熒光棒和一個熒光手鐲。

南提將手鐲戴在右手,並轉了一圈,三種顏色交換閃爍,還蠻好看。

新傳晚會的現場,讓人耳目一新。

天花板上吸滿粉色的氣球,兩邊貼了條幅拉旗、綵帶以及各種形狀的充氣飾品。

南提慶幸自己今天花了一點心思打扮,要不然少了很多氛圍感。

因為第十排正中間的位置基本被人佔了,她們四個人便分開,兩兩一起,中間間隔一個過道。

「聽說今年的節目很有看點。」杜小妍坐在南提左邊,晚會還有五分鐘開始。

「啊?」南提沒聽清。

音響實在是,震得人耳膜疼。

杜小妍湊近她,將聲音拔高几度,大聲喊:「沒什麼!」

南提:「......」她還是沒聽明白。

手機屏幕在此時亮了,南提解開鎖屏。

低頭看。

傅如辰:【坐哪?】

階梯教室信號不太好,時不時地斷網,聊天是不可能順暢進行的。南提想問問他是不是也來了,可想到條件不允許多說一句廢話,她打消這個念頭,環視教室一圈,回:【面對舞台,左邊第十排。】

她沒看見傅如辰。

七點,燈光驟然暗下,主持人上台,全場歡呼。

一大段開場白結束後,個高的女主持人留下,其餘三個退場。

台上的女生大大方方,穿着弔帶禮服,笑容璀璨,南提知道,文藝部部長,新傳院的女神,自信、漂亮,閃閃發光。

女主持莞爾:「我們有幸請到了一位神秘嘉賓作為開場表演,他是上屆新生歌手大賽的冠軍,是校男子足球隊副隊長,也是京大論壇投票選出的『理想男友』之一。」

剛起個頭,已經有人在喊傅如辰的名字,場面逐漸沸騰。

「你們猜到他是誰了嗎?」主持人把話筒遞到觀眾的方向,眼睛笑成一條線,早有預料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傅如辰!」「傅如辰!」「傅如辰!」

全場尖叫,聲調整齊劃一,無外乎,都在喊一個人的名字。

喧囂沉浮,銀花火樹。

所有的燦爛炳煥轟炸五感,那三個字,猶如渦旋,引她沉淪。

沉淪的後面是深淵,深淵及下,是,無法預知的萬劫不復。

南提一時忘記反應,呼吸短暫停滯。

「傅如辰!」

像是為了讓她更加肯定來人,比剛剛更響的嘶吼,炸在耳廓邊。

南提的理智稍稍回籠。

主持人配合地停頓了下,等大家情緒平靜,抑揚頓挫地說:「沒錯,他就是醫學院的傅如辰學長!」

「我們掌聲有請。」

燈光關閉,掌聲四起。一段前奏緩緩而來。

聚光燈緊跟着罩下。

純白的光圈打在他身上,瞬間,成了舞台焦點。

傅如辰踱步向前,光圈跟着他移動,伴隨狂烈吶喊,他走到舞台**,又向右走了兩步,身子微側,現場登時安靜下來,屏息靜待。

隔着人山人海,他看向某個方向,舉起話筒。

暗黑的空間,狹小的天地,只有眼前唯一一束光。

南提看着他,眼睛突然有點澀。

他說——那我唱給你聽。

以這樣的方式,兌現約定。

一首歌完整唱完,傅如辰鑽進後台,只有兩個工作人員在,瞧着面生,傅如辰沒打招呼,隨便找個位子坐下,刷新微信頁面。

沒回消息。

最後一條是他發的:【我在外面等你。】

階梯教室網不好,南提估計沒收到,他想。

江璇是跟着傅如辰進來的,紅艷的嘴唇咧開弧度,正好露出八顆白牙,笑容甜美又帶着攻擊性:「不是說學業繁重沒時間過來?還特意讓我給你安排開場表演怎麼回事?

「有故事。」她挑挑眉,興味笑道。

江璇就是那位女主持,文藝部部長,和傅如辰因為學校活動結識。

女生的第六感讓她覺得事情不簡單。

傅如辰雙臂撐在座椅把手上,隨口胡謅:「新傳學妹多,來露個臉。」

江璇露出意味深長的眼神:「哦~難得啊,那你不走,還賴在這幹嘛?」

「等人。」傅如辰手裡把玩着手機,又刷新了一遍界面,還是沒有回復。這才抬眸,認真接江璇的話:「賴?不是你央着我來的?」

江璇啞然失笑:「是咧,知道你不好請,新官上任不得做出點成效?我就想到你了,請你來做外援,給我們院撐撐場。」

傅如辰:「不用謝。」

江璇習以為常,傅如辰一向如此,熟人之間有時候會開玩笑,不怎麼給人面子,她好笑:「得謝,下次請你吃飯。」

「你對象同意?」傅如辰覷看她。

江璇愣了愣,又很快恢復那副張揚的笑容:「管他呢,反正快分了。」

傅如辰也不多說,繼續看手機,刷新。

江璇靈光一閃,瞭然:「看上我們院哪個學妹了?肯定賊漂亮,不然也入不了你眼。」

傅如辰沒回答這個問題,微抬下巴,似笑非笑道:「到你了。」

江璇偏過頭看,節目快要散場,她該去主持下一個。江璇提着裙擺往外走,同時,跟傅如辰說:「我先去,有空再聊。」

江璇離開後,傅如辰打開微信,南提剛回他:【好!】

嘴角情不自禁上揚,傅如辰關掉手機,離開。就近找了間教室,在後排靠牆壁的位置坐下,然後打開遊戲開了一局。

九點多,夜色沉沉,迎新晚會落幕。

這個天氣的晚上溫度驟然下降,南提宿舍幾個人裹緊外套凍得哆嗦,小跑往外去。

南提搓搓手臂,慢了室友一步:「你們先回去吧,我有點事。」

「那你早點回去。」室友自顧不暇,三個人緊挨一起,離開南提視線。

不知道傅如辰是不是還在等,南提在周圍看了一圈,沒見人影。

低頭準備發消息給他。

「在這。」

頭頂傳來傅如辰的聲音。

南提轉個身,差點磕到傅如辰,她後退一步,仰頭看他。

來往之人絡繹不絕,他們站立不動,眼中似乎只有彼此的倒影。

「還有其他事嗎?」傅如辰聲音似從胸腔發出,低沉,帶着氣音。

月色溫柔,人也溫柔。

南提笑着說:「沒了。」

傅如辰點頭:「那我送你回宿舍。」

南提微微瞪大眼睛:「你找我就這?」特意說等她就為了送她回宿舍嗎?

「當然不是,」傅如辰笑,「有話跟你說。」

南提不解。

「總不能在這說吧?」傅如辰眉目展開,語氣不容拒絕。

他們兩人站在靠近教學樓進出口的位置,人很多,鬧哄哄的。

南提就說:「那走吧」

出了教學樓,冷風迎面撲來,南提條件反射地縮了下。

「降溫厲害,晝夜溫差大,」傅如辰指尖動了動,慢慢蜷成圈,「這個天氣容易感冒,多穿點。」

「好,」南提點頭,「你也是。」

南提裹緊外套,跟他聊天:「學校不是有很多禮堂嗎?怎麼迎新晚會都辦在階梯教室?」

傅如辰心不在焉答:「最近活動比較多,扎堆辦,場地申請不過來。」

「哦,這樣。」她看的唯二兩場都在階梯教室呢。

「我唱的怎麼樣?」傅如辰突然問。

話題急速轉變。

南提怔愣:「挺好聽的。」

她雖然不懂音樂,但是好不好聽還是能有所判斷。

傅如辰「嗯」了聲,抬眼看前方,兀自說:「特意唱給你的。」

南提腳步放緩,掂量傅如辰話里的意思。

原來真的是這樣,還選了這般場合。

萬眾矚目出場的人目光只給一人,只為一人,是這樣的感受。

傅如車看她反應,好笑道:「你是不是以為我食言了?」

南提心虛,強裝鎮定:「沒有。」

其實,她多少有點感覺,不太確定,怕自作多情。

傅如辰輕笑:「你這表情可不像沒有。」

南提窘,她不太會說謊。

晚風颳得人臉疼。

傅如辰停下來,忽而問:「有對象嗎?」

《此生唯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