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此間,大夏天庭
此間,大夏天庭 連載中

此間,大夏天庭

來源:google 作者:靈笛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靈笛子 鄧儒

【運朝流】+【單女主,也可以看成無女主,女主戲份不多】「世人說孤架空女帝,說孤貪戀權勢,說孤好大喜功,說孤窮兵黷武,說孤大奸大惡,說孤勞民傷財,孤愧對先帝,這些,孤都認了」「但是,他們應該去看看,去天上看看,那一個個擇人而噬的仙神正在俯瞰着凡間!」「若是可以,孤也想做一個忠臣,做一個位高權重的鎮北王,調戲調戲女帝,偶爾花樓聽曲,最後孤投靠仙神,依然能混一個不錯的位置」「但是,孤炎黃子孫,天生膝蓋骨硬朗,跪不下來!」「孤愚鈍,不如炎黃的其他同胞前輩們聰慧,遇事只會用武力與人硬碰硬」「所以,孤便帶領大夏,建立一個浩蕩天庭,去問問天空中的諸多仙神!此間,是否該換個主人否?」「成,則大夏百姓之幸;敗,則皆孤一人之過」展開

《此間,大夏天庭》章節試讀:

鄧儒的話音落下,周圍的大臣們紛紛低下了頭。

他們可不敢再勸。

劉山的死已經向他們證明了,不管你是先帝重臣,還是當朝宰相,他鄧儒下起手來甚至不會有一絲絲的猶豫。

敢勸,他就敢殺。

「諸位可還有其他意見?」

鄧儒見諸臣唯唯諾諾不敢作聲的模樣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是他需要的。

至少是這幾十年內需要的。

至於幾十年後?

還是那句老話,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

他不是這個世界人族們的親爹。

他也不是什麼天才穿越者。

相反他很愚鈍。

至少他自己覺得自己很愚鈍。

他甚至想不出既能讓趙婉兒不被千古唾棄,又不傷了趙婉兒脆弱內心的方法。

若是讓前世地球上的那幫子網友們來,或許能想出的辦法會比他好的多。

但是他不行,他只能一個人慢慢的走下去。

帶領人族擺脫眾神,是他唯一要做,也是唯一能做的。

鄧儒從思緒中回過神來,看了眼諸臣,隨後轉過頭對着趙婉兒開口。

「既然諸位都沒有意見,那麼從即刻起,請陛下起草聖旨,昭告天下!」

趙婉兒看了眼鄧儒,不,是死死的盯着鄧儒,眼神就沒有離開過。

最終她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對着身邊的老太監揮了揮手。

這是整個朝堂她唯一能信任的人了。

也只是信任而已。

這是她父親從小一起玩到大的隨侍太監。

老太監會意,點了點頭,隨後他拿出一封聖旨遞給鄧儒。

其實這封討賊江湖的聖旨,早已在太宗皇帝臨終時就已經擬好了。

只是一直由老太監保管到現在而已。

鄧儒接過聖旨,也不管這些大臣們,依然如昨日一般率先離開了朝堂。

鄧儒離開之後

朝堂中的大臣一個個鬆了一口氣,渾身一松,有心理脆弱的大臣更是直接癱軟在地上。

這朝上的,太令人膽戰心驚了。

那鄧儒的武力值待在朝堂里,就好像朝堂中有一頭不被控制的猛虎盯着他們一般。

隨機咬死一個人,他們還沒有任何反制的手段。

就在鄧儒離開後

一個蒼老的身影以一種不尋常的腳步快速的追上了他。

「王爺,等等咱家。」

是趙婉兒身邊的老太監。

「曹公公,你喚住孤,是有什麼事情么?」

鄧儒頓住腳步,回過頭看着這個老太監問道。

「王爺,咱家有一事不解,還請王爺解惑。」

曹公公恭敬的說道。

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扛着的是什麼。

這個世界只有三個人知道,他,鄧儒,太宗。

如今太宗皇帝走了,只剩下他和鄧儒知道了。

「公公但問無妨。」

鄧儒笑道,手裡還拿着那封太宗皇帝生前擬好的聖旨。

「王爺為何要如此對待陛下?」

曹公公開口問道,那獨特的公鴨嗓音十分的尖細。

鄧儒愣了一下。

是了

曹公公是太宗皇帝從小玩到大的隨侍太監。

身份親近程度相當於趙婉兒的親叔叔。

如今趙婉兒被鄧儒這般對待,他看在眼裡,疼在心裏。

那可是他從小照顧到大的小女孩。

如今卻被鄧儒欺負成什麼模樣了?

如果不是他知道鄧儒有些理由只怕早就上來和他鄧儒拚命了。

所以鄧儒想了想,淡淡的開口說道。

「陛下需要成長,我不能夠確定伐神一戰之後我是否能活着,陛下需要自己去面對豺狼般的眾臣,以她現在的心態,這根本就不可能。」

曹公公聞言瞬間愣住了。

直覺告訴他,鄧儒藏了一半,並沒有說真話。

但是僅僅就這一半的理由,已經足夠支持鄧儒這麼做了。

曹公公甩了甩手中的拂塵,點了點頭道

「咱家明白了,王爺且放手去做吧,咱家期待王爺凱旋的那天,或許那天,咱家還能跟王爺討杯與陛下的喜酒喝。」

鄧儒搖了搖頭,目光和語氣中皆帶有些遺憾的開口

「不可能了,做了這種事情的我,不可能再和婉兒修成正果了。」

曹公公聞言瞬間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看向鄧儒。

「王爺說的哪裡話,以陛下對王爺的炙熱愛意,等到一切真相大白那天,陛下想來也會原諒王爺的吧。」

曹公公這般勸說道。

趙家皇室已經絕種了。

只有趙婉兒一個女子可以勉強傳承香火了。

而趙婉兒?

普天之下誰不知道趙婉兒曾經說過非鎮北王鄧儒不嫁的毒誓?

若是鄧儒不去娶她。

趙婉兒嫁給誰?

女子能生育的時間就那麼二三十年。

再不抓抓緊,趙家可能真的就要絕種了啊。

「可是我並不能原諒我自己的愚鈍,而且……..算了,就當是一閃而過的緣分吧。」

鄧儒開口說道。

如果他能聰明一點,能夠想出兩全的主意。

那麼一切是不是都會有所不同?

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趙婉兒或許可以原諒他的粗暴。

但是他自己,無法原諒自己的愚蠢。

「王爺萬萬不可做此想啊,您就當為了先帝,也要原諒自己,取得陛下的原諒啊。」

曹公公急了,鄧儒現在這一副絕情斷欲的模樣實在太恐怖了。

他要是真的絕情了,大夏皇室就真的要完蛋了啊。

「這與大哥又有什麼關係?」

鄧儒很明顯的愣了一下,他無法原諒自己,和太宗皇帝有個什麼關係。

他人都去生死那邊輪轉去了。

怎麼想的?

曹公公看着鄧儒這一臉不解的模樣,不由得急了,開口提醒道。

「哎喲我的王爺啊,您想想,先帝他就那麼幾個子嗣,大皇子三皇子被二皇子害死了,二皇子被您斬了,其他的親王之類的,勾結西域,您也斬了。」

「當今整個皇室,可就陛下這一根獨苗了,若是陛下無子嗣,那皇室就徹底絕種了啊。」

鄧儒愣了許久,腦子終於轉過來。

他算是知道曹公公為什麼這麼擔心了。

是怕皇室絕種,然後一切的勝利果實都落到了外人的手中。

那一切都得不償失了。

「……..曹公公放心,若是天庭能夠建成,作為皇帝的陛下,長生不死的天帝之位是跑不掉的,不用擔心絕後的問題。」

鄧儒笑道,打消了曹公公多餘的擔心。

「王爺此話當真?」曹公公不由自主的拔高了音調開口詢問道。

「自然當真。」鄧儒說道。

「那咱家便恭候王爺凱旋了。」曹公公見自己擔心的事情鄧儒早已有了解決方案,也就不再勸說了。

「嗯,我先去整頓三千潛龍軍了,公公保重。」

鄧儒說道,隨後曹公公只見得光芒一閃,鄧儒瞬間就消失在了皇宮中。

他早已見怪不怪了。

除了太宗皇帝外,也就只有他知道鄧儒其實是一個修仙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