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休夫後,我喜提禁慾王爺
穿越休夫後,我喜提禁慾王爺 連載中

穿越休夫後,我喜提禁慾王爺

來源:google 作者:芒果淼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芷月 齊昀

一朝穿越,蕭芷月直接從一個大美人,變成了人人唾棄的醜女,還追着某某男人不放?蕭芷月:「放放放,放屁!」「說我丑?老娘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美你們一跟頭!」「說我倒貼男人,窮追不捨?」小月月叉腰白眼,「開玩笑!老娘隨手勾一勾,全京城都等着娶我!」某處,看着自家婆娘招來的一眾情敵,齊昀捏捏眉心,嘆了口氣:「吾妻任性可愛,讓大家見笑了」展開

《穿越休夫後,我喜提禁慾王爺》章節試讀:

齊昀聞言,淡淡一笑。

小丫頭越來越有意思了。

蕭芷月瞥他一眼,「你還不走?」

齊昀勾着嘴角,「你還沒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為何要走?」

想起沐浴前齊昀說的話,蕭芷月這才反應過來,合著他是故意選在她洗澡的時候,跑來問話的,因為那樣的話,她逃不掉啊!

蕭芷月急的抓耳撓腮,不耐煩的問,「那你到底要知道什麼?」

「你為何會醫術。」

「我……」蕭芷月欲言又止,她總不能說自己來自未來吧,這多荒謬可笑?

也不知道是腦子轉得快,還是嘴巴快,蕭芷月脫口而出,「我不會醫術啊。」

「那你怎麼治的我?」齊昀絲毫不信這個小丑八怪的話。

蕭芷月便又開始胡編亂造,「哦,是這樣的,我小時候遇到過一個波斯奇人,他給了我很多神葯,我就是用他給的東西救了你的。」

「哦?是么?看來本王有空,得見見這位波斯奇人了。」齊昀又露出了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撒謊的本事見長啊。

他問過府上的大夫,治好他這條腿的,可不僅僅是什麼神葯,還有高超的醫術。

他這位大夫,可是人送外號「老神醫」的人物,連他都感慨這縫針包紮的技術,自嘆不如,又豈是區區一句神葯可以一筆帶過的。

雖然心中疑慮重重,但齊昀到底也沒再問了,畢竟不想說的話,逼問出來的答案,只能是謊言。

見他不再問,蕭芷月心裏也悄悄鬆了口氣。

只是他一直待在這裡,她壓根沒有心思洗澡。

「我說小瘸子,你還要在這待多久?該問的,不該問的,你都問了,你煩不煩啊。」

「還有一點,本王沒與你說明。」齊昀的神色突然認真起來。

蕭芷月無奈嘆氣,「說!」

「你願不願意成為本王的線人?」

「什麼?線人?」蕭芷月懵圈了,這又是哪一出。

她的大腦飛速旋轉着,這才想起來,原主的記憶里記載着,這位定北王殿下可不是什麼善茬,雖然他年紀輕輕,驍勇善戰,平復了許多人都搞不定的北部叛亂,但是他的野心朝野上下皆知。

仔細想想,一個外姓人能被封王爵,他必定是功高蓋主,勢頭大於皇帝。

自古以來,若不是皇帝勢弱,是斷斷不會封異姓王的,因為一旦封異姓王,就意味着一個朝代由盛轉衰或即將滅亡……

現在東梁朝廷上下,也更敬佩這位王,而不是他這位皇。

這不由得讓皇帝心煩意亂,無心朝政,暗中早早的立下了儲君密詔,聽說就保管在他最信任的皇子跟前。

最起碼這樣,將來皇位也是落到自己孩兒手中。

想到這裡,蕭芷月的表情近乎扭曲,合著齊昀今天跟她唱這出,是奔着密詔去的?

如果猜得不錯,齊昀找她做線人,這密詔又在皇子之手,她又只和三皇子宇文瑾有瓜葛,綜上所述,不就表明這密詔是在宇文瑾手裡嗎?!

「靠!狗賊挺陰啊!」蕭芷月這話是罵齊昀的。

齊昀卻不氣不惱,反而很有耐心的微笑,「怎樣,願意么?」

「我憑什麼要願意……」蕭芷月嘀嘀咕咕,幫齊昀竊取密詔對她來說,能有什麼好處。

誰當皇帝她根本就不關心,只有這群臭男人,成天為了一把椅子,爭奪不休罷了。

「姐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笑傲江湖,才不要陷入權謀的鬥爭中,定北王,您還是另請高人吧。」

似乎早知道是這樣的回答,齊昀表現的很平靜。

他波瀾不驚的眸子里,夾雜着很多讓人捉摸不透的情緒,明明面帶微笑,卻總讓人覺得那微笑不真,倒是像時刻會殺人於無形。

定睛看了蕭芷月好一會,齊昀才終於驅動輪椅背過身去,「待會洗好了,本王帶你去看一樣東西,相信看完之後,你會改變主意的。」

說完,齊昀離開。

蕭芷月原地發愣了好一會,仍舊不以為然,自顧自的洗着。

待她洗好後,有專門的丫鬟過來伺候她穿衣,是一件粉里粉氣的衣裳,雖然衣料上等,但她生性不愛這種嬌滴滴的顏色,所以穿起來就像小孩偷穿大人衣服似的,別彆扭扭的。

她想換,王府的丫鬟卻說:「姑娘您且忍忍吧,定北王府沒有女人,這件衣裳還是綉娘新趕製出來的呢,實在沒有其他的衣裳給您換了。」

「你們丫鬟不是女人嗎?換你們的衣裳也行,再不濟男人的衣裳我也不嫌棄,只要洗乾淨能穿就好……喂,喂!」

丫鬟不理會她,端着蕭芷月原來的衣裳去洗了。

蕭芷月沒辦法,只能忍受自己的粉**嫩。

不過說來也好笑,在她意識里,皇子王爺之類的,不都是三妻四妾,風流多情嗎?

怎麼偏偏這位定北王如此的潔身自好,府里竟然沒有女人?

「莫非……他是個不舉男?哈哈,看他一臉禁慾的小模樣,我就覺得他不行,看來真被我說中了!嗯,一定是這樣滴沒錯!」蕭芷月沉迷在自我肯定中。

走出浴房,侍衛將離已經在門口等候。

「王妃,請。」

「去哪?」

「王爺說,要帶你去一個地方。」

蕭芷月若有所思,齊昀那傢伙說帶她去過一個地方後,她就會改變主意,做他的線人。

可是她怎麼就那麼不相信呢?

好奇心驅使着她,鬼使神差的,蕭芷月跟着侍衛上了馬車。

不得不說,定北王的權力真大,不光府邸豪華壯觀,就連出門坐的馬車都鑲嵌着金絲銀邊,車帘子的價錢都是普通老百姓一輩子都買不起的。

「嘖嘖,太奢華,太鋪張浪費了,這個習慣不好,有那麼多錢,應該多多濟貧救災,開倉放糧才是……」

坐上馬車後,蕭芷月自顧自的嘀咕着。

見她悄悄話說的這麼不專業,正主都坐在對面聽見了,齊昀也是覺得好笑。

「你說的那麼大聲,是怕我聽不見么?」

黑暗中,齊昀挑眉看着蕭芷月。

蕭芷月一張小丑臉湊過去,噘着嘴說道,「哼,讓你聽見了又如何,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

齊昀輕笑,沒有和她抬杠。

蕭芷月忍不住又說,「對了,你到底要帶我去什麼地方?」

齊昀露出神秘的笑,不緊不慢道,「瑾、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