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師尊是團寵,我是技術骨幹
穿越:師尊是團寵,我是技術骨幹 連載中

穿越:師尊是團寵,我是技術骨幹

來源:google 作者:月尾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音離 許多多

許多多意外穿越到古代,成為修仙門派祈劍閣的一名普通女弟子林友軒在相處的過程中,她發現自己貌美如花的師尊居然是團寵,五個玉樹臨風的師兄都是她的追隨者,而自己只是個毫無存在感的路人一個特別的機會許多多發現運用現代社會的知識可以讓她在門派中的生活更加如魚得水,依靠着自己活潑開朗的性格和幫助師兄們各種出謀劃策的友善行為,她收穫了友情和愛情直到一天她發現了這山中隱藏的秘密和自己的身世,平靜的生活從此不復存在展開

《穿越:師尊是團寵,我是技術骨幹》章節試讀:

什麼!

統共就七個徒弟,閉關都不用露個臉出來交代點什麼嗎?這麼草率,師父看上去似乎也沒有更靠譜一些。

這裡還是正規門派嗎?許多多對於日後的生活有些擔憂起來。

那個少女面無表情地繼續說道:「掌門請林友軒到內堂一敘。」說完也不等對方回應,轉身就走出了後門。

許多多突然反應過來是在叫她,生怕跟丟了,趕緊大步追了上去。

隨着少女穿過庭院一路向最裏面走去,她發現簌景堂原來是個三進三出的院落,不得不說,師父小院子里的綠化搞得還挺不錯。

一路凈想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突然有個正兒八經的念頭鑽進了許多多的腦袋裡,該不會,師父才是她真正的官配,而師兄們只不過是發展劇情的工具人吧?

會是這樣禁忌的戀情嗎?想着可能見到的就是未來的男朋友,許多多的心裏還有點小激動。

走進內堂,人還沒見到她就聞到藥材煎煮後散發出的苦澀氣味。

「師父在吃中藥?師父受傷了?難道閉關是因為這個?」許多多不禁發出直擊心靈的三連問。

少女並沒有回應,只是示意她在原地等候,自己則走入一扇屏風之後。

等待的間隙,許多多的腦海里已經上演了好幾齣香艷絕倫的情景劇。

師尊身負重傷,因為包紮傷口不得已將衣衫盡解,散開的長髮掠過他精壯的胸膛。他半倚在床榻之上,雙目微闔,薄唇輕抿,周身散發出一種禁慾的氣質。

正在她浮想聯翩之時,從屏風後走出一個陌生的妙齡女子。

那女子身着一襲天青色輕薄紗裙,梳着凌虛髻,髮髻旁斜插着一隻嵌珠翠玉簪。她的容顏倩麗清冷,膚白勝雪,眉色如黛,雙目如墨色深潭,小巧而挺翹的鼻子,下是一抹嫣紅的薄唇。

和眼前這位絕世佳人一比,許多多覺得自己穿過來的樣子頂多也就算五官端正了。

女子淺淺一笑,輕聲喚道:「阿軒,過來。」

聽到這一聲呼喚,許多多的腳步不由自主地朝她走去。走到屏風之後,又順從地坐在梳妝台前。

原來師尊不是風度翩翩的美男子,而是一個超凡脫俗的美少女,許多多頓覺這個故事裏好像沒她什麼事了。

她看着自己發間的木簪被抽去,任由長發在女子的手中不斷翻飛變換,最後梳成一個百合髻,整個人瞬間變得漂亮又精神。

許多多在心裏想着,人靠衣裝馬靠鞍,果然任何時代都需要美妝博主!

她透過面前的銅鏡偷偷地瞄着身後的女子,試探性地叫了一聲:「師父,早啊。」

「阿軒,你私下裡不必叫我師父,我們還如年少時那般相待。」女子端詳着鏡中的少女,露出溫和的笑容。

雙平髻少女此刻也出現在她們身後,抿嘴笑道:「小姐,今天阿軒有些獃獃的呢。」

剛剛在前廳還一副冷若冰霜的樣子,這會竟轉變得如此溫柔親切,許多多不太確信這兩幅面孔之下哪一個才是真實的她,相較之下這個師父反倒真誠許多,而且似乎還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保險起見,她決定裝傻充愣,於是說:「實際上,我昨天晚上夢遊的時候頭撞柱子上了,現在什麼也記不得了。要不是這位姐姐提前說了,我連師父您老人家都忘了。」說完還強裝出一副憂思難過的樣子。

「什麼,頭撞柱子上了,那有沒有大礙?」說完,女子便要來檢查她的傷勢。

「無事無事,師父莫要慌張,我休息休息就好了,只是現在有點健忘,好多事不明白需要請教您老人家。」許多多趕緊推拒道。

女子收起臉上擔憂的神色,輕扯嘴角露出一個不太明朗的笑容望着她說:「你這樣也挺好,看上去精神好多了。前塵往事皆如浮雲,如今你只需記得,我是你的姐姐林音離,我們暫且隱居在這裡就好。我閉關時雖不喜人打擾,不過你隨時都可以來找我,生活上有什麼需求就告訴晴芷。」林音離指了指身邊的女子。

許多多心想我姓林她也姓林,這麼巧,難不成…

「所以說,姐姐,就是親姐姐咯。」她弱弱地問了一句。

林音離頷首微笑。

早說嘛,許多多全身放鬆,給自己找了張椅子大咧咧地坐了下來。

兩名女子面面相覷,隨後相視一笑,晴芷低聲說:「這腦袋撞了,性情倒也大不一樣了呢。」

許多多知道她初來乍到,無論如何都要掌握更多的信息,這樣才能在這個世界好好地生存下去,於是她旁敲側擊地向兩人打探了好半天,直到晌午時分才離開簌景堂。正打算去找點東西填飽肚子,碰巧遇上了小師弟。她放下還沒來得及消化的信息,大聲呼喊着:「小師弟~」

小師弟駐足回望,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等到許多多走到身前,他輕嘆一口氣說:「師姐,你該不是又把我的名字給忘了吧!」

「那不至於,只是,你師姐我昨夜不是撞柱子了嘛,所以調取記憶還是有點困難,還得勞煩明安你好好給我講講這裡的事。」 許多多對任何可以搞到情報的途徑都不放過。

「哦,我才來這山上月余,好多事也不大清楚,我們還是先去用午膳吧。」看着師弟淡定地走開,她感嘆道:師弟還真是個處變不驚堪當大任的人。

來到膳堂,許多多左顧右盼也沒見到早上的幾位師兄,不禁好奇的問:「師兄們都不在這裡吃飯嗎?」

師弟一邊用餐一邊漫不經心地回應她:「師兄們都有自己的院落,應該也有自己的小廚房,不過我也不太清楚,畢竟我都沒和他們說過什麼話。」

竟然私設小灶,還有沒有點同門情誼,許多多用筷子戳了戳碗中寡淡的飯菜,繼續問道:「那師兄們和我關係如何?」

「據我所知,關係不怎麼樣,尤其是三師兄,他好像十分嫌惡你。」小師弟說這話時乾脆連頭都沒抬一下。

許多多想起在簌景堂內院中林音離與她說的話,她們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結果慘遭仇家滅門。最後只有在外求學的林音離和出門走親戚的林友軒僥倖活了下來。

得知家中噩耗的林音離找到了妹妹林友軒,無處可去的兩人便來到了林音離師父修行的祈劍山,誰知她的師父居然出去雲遊了,不僅把掌門之位口頭傳給了林音離,還順便替她收了五個徒弟,就是許多多早上見到的五個師兄。

這種全是邏輯漏洞的鬼話只能騙騙林友軒這個涉世未深的少女,但許多多可是個不折不扣的二十五歲當代新青年,她才不會被輕易糊弄。

但以林音離敘述地熟練程度又不像臨時編出來的故事,而且她們也不能完全確信林友軒就是真的失憶了,怎麼可能冒險去撒謊呢。

許多多煩躁地抓抓腦袋,不再多想,繼續問道:「那師父呢?」

「師父很好啊,溫柔又善良,只是她總在閉關,我在山上住了這麼久也不過見過她三面而已。」說這話時,小師弟放下餐具,露出一副神往的表情。

見三面你就知道師父溫柔又善良,說到底還不是因為人家漂亮。許多多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於是她用筷子敲了敲桌面,打斷師弟的浮想聯翩,繼續說道:「師弟,我問的是師兄和師父關係如何。」

「哦,哦。」師弟彷彿被人戳破心事一般顯得有些尷尬,於是,故作輕鬆地說道:「師兄啊,他們都很敬重師父,不過因為師父總是在閉關嘛,所以大家都不太有機會見到她。」

許多多放下筷子,用手托起下巴,在心中思索着:含混不清的身世、總愛閉關的師父和素昧蒙面卻很尊敬師父的五個師兄,這個世界似乎有太多謎團等待着她去探明。

而此刻簌景堂內院中,晴芷正將一碗湯藥端到林音離的面前,說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你總不能一直依靠藥物…」

最終她還是沒有將話說完,拿起空葯碗離開了。

林音離茫然地望着遠處,在心裏默默想着:難道我們之中真的只能活一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