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沙雕也能救贖美強慘反派嗎
穿書:沙雕也能救贖美強慘反派嗎 連載中

穿書:沙雕也能救贖美強慘反派嗎

來源:google 作者:似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裊 池淵 現代言情

穿書系統沙雕文,女主沙雕戲精程序猿,男主霸總界的泥石流余裊在24歲生日這天熬夜猝死,綁定功德系統,成為千千萬萬穿書社畜中的一員成了殘疾反派的沙雕可人小嬌妻穿書前,她能單手提米上六樓穿書後,她表面「嚶嚶嚶,老公,他們欺負我」背地裡,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跪下!叫爹!看著錶里不一的小嬌妻,池淵無奈,他還能怎麼辦,只能按照老婆命令,放棄成為法治咖一天,余裊詢問池淵,「禮物呢?」池淵自信掏出一塊自以為滿意的鍵盤……余裊:「此弟不宜久留」池淵:「那,我們走?」安穩蹦躂到最後,余裊才發現,這位哥哥她原是嚯嚯過的!————他這一生不信神,神也不會眷顧他他唯有博上所有,去賭那一生所求所幸,他成功了……展開

《穿書:沙雕也能救贖美強慘反派嗎》章節試讀:

房間內,余裊端坐在床上,聽着浴室里的水聲,身體有些許僵硬。她母單24年,很沒有經驗啊!

池淵裹着浴衣出來,余裊抬眸一掃,幾滴水珠順着他的頭髮滑落,沒入線條流暢的小麥色肌膚,消失不見…

余裊佯裝鎮定,咽了咽口水,「老公,我來給你吹頭髮吧!」

池淵見此,黑沉沉的眼眸里笑意一閃而逝,「有勞裊裊了。」

余裊震驚,這男人去哪兒上了進階班,進步神速啊!

沒做多想,她跳下床,拿過吹風機,在化妝台那裡,示意池淵過去。

池淵控制着輪椅在余裊面前停下,背對着她。

「老公,你準備好了嗎?」余裊問。

「嗯。」池淵鎮定。

「那我開始了?」

「嗯。」池淵一直鎮定。

隨着吹風機嗡嗡作響,余裊蔥指穿過池淵細碎的硬發,在發間輕輕划過,撩動了池淵的心弦。

吹完頭髮,池淵很主動,「我睡沙發。」沙發很寬,卻只容得下他一人。

余裊熱心地去幫池淵取被子。然後沒了動靜,她媽可真是為余裊操碎了心。

看着余裊動作僵硬,池淵詢問,「怎麼了?」他將輪椅滑到她的身邊。

「沒,沒有被子」,可不是沒有被子,能蓋的都沒有,試問,誰能在12月份,不蓋被子一晚上?

而後,池淵也沉默了。

余裊開口打破寂靜,「那,那我們就一起睡吧」,她頓了頓,「床很大。」

池淵微微頷首。

經過功德值改造後的余裊,現在不說力能扛鼎,至少能推動池淵。

她將池淵推到床邊,準備幫他時,池淵有力的雙臂搭在床沿,手腕一撐,手背上青筋暴起,翻身坐在了床上。

余裊看着那一生要強的**男人:……

潑墨般的山水綢緞上點綴着兩顆星子。

余裊用一種躺棺材的姿勢睡下,她以為自己會一夜不眠,結果聽着身旁沉穩的呼吸聲,入睡得飛快。

待余裊熟睡後,池淵雙手枕在腦後,思緒沉浮,突然感到一片溫軟滾到他的身側,一手鎖喉。

池淵雙臂撐起,艱難地側過身,小心翼翼地將余裊攬入懷中,臉龐摩挲着她的頭髮,橙花的香味撲鼻而來,池淵如同巨龍一般,守護着他的珍寶。

余裊溫熱的氣息噴洒在他的胸膛,讓他心尖酥軟。池淵修長的手指描繪着這張日夜思念的輪廓。

余裊朦朧間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癢,向空中拍了拍,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叮,完成任務——留宿,功德值+0.1。

余裊被系統的聲音吵醒,「系統你請跟我講」余裊讓系統跟她念。

「一二三,」

「…一二三…」系統乖巧。

「請閉嘴。」繼續。

「請閉嘴。」

「有事無事請閉嘴,可以嗎?」余裊詢問。

「有事無事統閉嘴。」系統看着宿主的狀態,有些恐慌,「對不起,宿主親,統統會調整的。」

余裊神色稍緩,便發現自己被禁錮在一片溫暖當中,冷香幽幽,抬頭就見那突顯的喉結,清晰的流暢的下巴十分傲人。

此時池淵動了動,有蘇醒的趨勢,余裊閉眼秒睡。逃避尷尬的最好方法就是裝死。

池淵睜開眼,迅速的地恢復清明,剛想撐坐起來,突然想起懷抱里的愛人。低頭看了看她,余裊的睫毛和眼珠很不安分。

池淵悶聲輕笑,眷戀地捋了捋余裊的如瀑黑髮,放開了她。側身坐起來。

洗漱出來後,他喚醒黑綢里的那團白皙,「裊裊,起來了。」

事實證明,池淵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咔嗒」,開門聲響起,池淵出去了。

余裊迅速翻身坐起,臉頰撲在被子里,擋住滿臉通紅,「啊啊啊!」

樓下,余母看到精神飽滿的池淵和萎靡不振的余裊,明白人的微笑jpg。

餐桌上,一碗烏雞黃芪枸杞湯擺在余裊面前,散發著詭異的中藥味,她嫌棄得直皺眉。直到她看到…

池淵伸手端起牛奶杯子,試圖遮掩住微微上揚的嘴角。

余裊杏眸一眯,掃視到了舒芙蕾女士眼神中的期待,余醉的幸災樂禍,以及余爸的些許愧疚。

不對勁,她想。余裊不動聲色地轉移目標,「老公,人家早上起來不想喝湯」,星眸蒲扇,「你幫我喝了吧!」快速地將碗遞向池淵。

池淵唇角抿直,身體頓住,但又接過碗,揚首喝下。

余母咳嗽一聲,「這是給裊裊補身體的,她從小身子虛。」

余父留意到,池淵看到余裊指尖被碗勒出來的痕迹,立刻端過葯,暗自滿意。

一輛外表粗獷的大越野停靠在余家別墅外,車旁是上次見過的黑大個保鏢阿隆。

余裊昂首望着越野車,整個人斯巴達了。她該怎樣優雅地上車。她腦海閃過一種姿勢…

原地提氣,運轉靈力,足尖優美地在空中一點,旋身落座在車裡,揚起一片香氣…個鬼啊!

建國後不準修仙,余裊流淚貓貓頭jpg。

池淵見余裊站在車前,久久沒有動彈,他若有所思。

余裊感覺身體一輕,她震驚回眸,發梢掃過池淵鼻尖,下一秒人就在車裡了。

這一幕映在阿隆的眼裡,他瞬間低頭,這是他不付錢就能看的嗎?回想起今早池總給他的電話,阿隆明白了,為啥自己沒老婆。

車裡,余裊不小心與池淵對視,她耳根紅透,立即轉移視線,打開車窗透氣,在這池淵濃厚的荷爾蒙氣息里,余裊快窒息了。

池淵凝視着余裊,輕笑。

火燒雲蔓延到脖頸的余裊:…別舞了!艾莉,是品如輸了。池淵開竅真的…扛不住啊…家人們…

阿隆:對不起,我不該在這裡,該在車底。

隨後,隔板有眼色地及時升起。

余裊托腮,望着車外飛速遠逝的街景,風吹起她的青絲,在空中盪出波浪。總有一縷調皮的髮絲眷戀她的嘴唇。

余裊伸出剔透的皓腕,將它勾到耳邊,露出可愛的耳垂,飛揚的髮絲若隱若現地遮住細嫩的後頸。

玻璃窗反襯着池淵的俊顏,余裊點綴在他深沉的瞳孔里,成了裏面唯一的亮色。

不行,還不到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