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
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 連載中

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

來源:google 作者:七個番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清淮 現代言情 言韻

1v1甜寵高潔,男女主雙初戀醋精霸總×古典舞天花板直女她嬌弱可憐,隱忍倔強,前有霸總懷裡寵,後有親朋掌中捧,手拿女主劇本……這是她妹妹一朝穿進了霸總文里,運氣不佳的言韻成了小白花女主的炮灰姐姐,只負責給妹妹花錢和當保姆的那種掏了一下比臉乾淨的錢包,言韻覺得作為一個好姐姐,應該鍛煉一下女主的自立能力:「拜拜了您,這光環我不蹭了」旁邊虎視眈眈的男人:「老婆康康我!我哪都給蹭!」展開

《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章節試讀:

除了中間抽空去了個宴會,剩下的日子言韻就再沒踏出屋子。

幸好雪球還小,沒有要出去遛彎的習慣。

言韻每天在練舞室訓練,雪球就躺在窩裡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愈發的黏人。

這種慢悠悠的日子讓時間過得飛快。

『舞蹈聯賽』的決賽如期而至。

單人組這邊按照排名從高到低入場,十人依次完成比賽後,統一上台進入評委點評的階段,再最終宣布排名。

比賽已經進入到尾聲,估摸着時間第十名馬上要結束表演了,這個時候的候場區氣氛有些焦灼。

按照初賽分數,栗瑚在等候區的位置剛好挨着言韻,她斜瞥一眼身側一直在假寐的言韻,發出輕輕的嗤笑聲。

初賽的比賽錄像她當天就拿到了,跟舞團的師姐們瞧了幾遍也沒看出什麼特別之處。在她看來言韻的舞只是勝在新奇罷了,技巧不多,根本不足為懼。

只怪她來之前沒將這比賽放在眼裡,讓有些人憑藉著一些小聰明壓了自己一頭。

她打定主意要藉著決賽的評委點評讓言韻認清她自己的那點兒本事。

「現在請十位選手上場,進入點評階段。」

瞧着場上熟悉的面孔,栗瑚心中得意。決賽的評委跟初賽那些個半吊子可不一樣。這些人一大半都曾拜訪過她老師,絕不會因為言韻投機取巧的本事和那張臉而有失偏頗。

果不其然,輪到栗瑚時,這幾個面孔對她的表演進行了着重的誇讚,她矜持的一一道謝。

倒是言韻,評委們默契的將她略過。

也不奇怪,有些舞蹈確實沒必要浪費時間品評。

等比賽徹底結束她倒是要好好看看言韻還能不能和之前一樣得意。

栗瑚這一口惡氣憋了一周多,如今揚眉吐氣,恨不得將初賽看到評分的人全叫來聽聽這『正義』的聲音,她心中懊惱怎麼決賽就沒有設置觀眾席。

評委席上最中間是蘇市舞蹈協會的理事長張佩佩,這是決賽的主評委,她剛才一直沒講話。等到其他人都講完,她才有了動作。

張佩佩將十個人都打量了一番,最後目光落到了栗瑚身上,「栗瑚,不得不承認看到你的比賽節目時我很驚喜,我已經很久沒見到《楚腰》的獨舞了,無論是從節奏還是動作方面去評判,在你這個年紀都是極少見的優秀。」

栗瑚聞言微不可查的瞥了一眼言韻,隨後向前走了一步,謙虛道:「謝謝張老師,我還有很多不足。」

她已經感受到場上其他選手頻頻向她投來的羨慕的目光了,心中的那股喜悅勁兒越大,她面上顯得越是寵辱不驚。

「先別謝這麼早,」張佩佩轉移了視線,「如果沒有言韻的《羅敷行》,我大概會把這場最高的分數給你。」

言韻和她對視間也向前走了一步,正好和栗瑚並排挨在一塊兒。

栗瑚臉上還未來得及收起的笑容有些僵硬,她繃住脖頸,極力遏制自己維持好姿態,不要去看言韻。

這支舞是她的拿手作品,更重要的是《楚腰》是張佩佩年輕時創作的封神作品,還憑藉它在當年的古典舞「金花杯」一舉拿下了『最佳創作獎』金獎和『最佳表演獎』銀獎。

於情於理她都不覺得自己會在張佩佩這裡輸給別人。

「雖然我家裡沒有古典舞領域的長輩,但是我付出了比常人多十倍得努力……我真的很好奇我和張老師心中的最佳相比差在哪裡?」

言韻:「……」

不懂就問,這個栗瑚嘴裏說的古典舞領域的長輩不會是原主的外婆吧。

講道理,原主的外婆聽到這話應該會很高興,畢竟她在業內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古典舞機構老師。

張佩佩也被她這句話陰陽的有些無語,她評分難不成還要調查一下人家的家室背景么,攤牌了不裝了,「無論從技巧還是情感方面你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說技巧,我挑幾個你們共有的動作來說。先講大跳,你的動作我完全沒有感受到輕盈……」

張佩佩忍住了心頭的火氣,想到栗瑚的老師,她還是保留了些餘地。

「簡而言之,你是一個舞者。而言韻,是羅敷。」

「如果還是覺得不服氣,決賽過後這次比賽的所有舞蹈節目都有錄像可查。」

栗瑚恢復了神智,她剛剛滿心的喜悅被一盆冷水潑下去,現在恨得連牙關都在打顫兒:「我相信評委老師們的選擇。」

一個評委罷了,最終的分數評定又不是她單獨決定。

張佩佩無所謂的笑了,這又不是她第一次被質疑,「我先宣布評分吧。」

她話音落下,舞台側方的幕布上就顯示了排名。

第一名 言韻 9.72

第二名 栗瑚 9.21

第三名 李瑤瑤 9.03

……

???

剛剛還安靜的舞台喧嘩了起來。

「驚呆了,姐妹們……」

「瞧她剛才那個勁兒,嘖。」

「我就說這個言韻初賽那麼牛,決賽怎麼會拉胯……」

「救命,我替人尷尬的的毛病又犯了。」

聽了前面評委的話,再加上栗瑚那副勝券在握的模樣,大家都已經默認是她奪得頭籌了。

結果不但是言韻拿了第一,分數還再次斷層……

歷史重演,栗瑚覺得自己腦子都在充血。旁邊帶着嘲笑的討論猶如實質的利劍在她心裏划下了一刀又一刀。

偏偏這個時候張佩佩再次開口,「言韻,知道為什麼剛才評委都略過你嗎?」

「因為我們對你無法挑剔,你好像也並不太需要我們的鼓勵。」她旁邊的評委接上話。

「你的舞台並不在這裡。」

這些評委的眼含笑意地瞧着言韻,她身邊響起了起伏不斷的恭賀。

言韻手中攥着獎盃一時無言,只是覺得心裏燃着一團火焰。

好像此時此刻,她才終於有了一種落到實地的歸屬感。

今天比賽結束得很早,言韻就把下周的直播提到了晚上。

今晚的直播間格外熱鬧,彈幕分了兩撥人。

除了言韻自己的粉絲,還有一**來勢洶洶地「正義使者」。

「這就是那個搶了我老婆名額的白蓮花?就這就這?」

「戴了個面具是知道自己見不得人嗎?」

「節目組眼瞎了吧,放着才貌兼備的童語不要,選個不敢露臉的。」

「同一個公司背後下黑手?要不要臉啊,識趣兒的自己退出。」

「可憐我們家童語爭取了那麼久,不如一些來賣*得輕鬆」

言韻的很多粉絲雖然還在雲里霧裡,但是這明晃晃來挑事的行為她們倒是看懂了。

「前面的說話注意點,但凡你看過一場直播也不會隨地拉糞。」

「原來是酸狗進場啊?」

「什麼情況啊,今天直播間怎麼烏煙瘴氣的?」

「指路《一起心動吧》剛剛發的官博,這主播資源可真是逆天。」

《一起心動吧》已經預熱了有一段日子了,爭取素人女嘉賓的人不少,但是結果遲遲未定。

童語在美妝界出名很早,去年被林甫高價挖來菜豆,如今穩坐菜豆美妝區的一姐位置,有着強大的粉絲基礎。

只是現在的美妝博主層出不窮,她需要更大的流量來穩固自己地位,於是就盯上了這個綜藝。

自己和幾個熱門候選人爭了這麼一段時間的「大餅」,現在被一個剛剛嶄露頭角的新人主播撿了,還是同一個平台的,她心裏別提多惱火了。

童語不如意了,自然要找林甫掰扯這筆賬,都是一個公司,背後捅她刀子是什麼意思。

「你也知道,梁總向來看不上我們這些個老人的決定,這人現在是她力捧……哎,如今還沒上台呢,公司就已經成了她的一言堂。」林甫一臉無可奈何。

菜豆如今以他為首的幾個董事和梁笑笑爭得不可開交。

大主播們可不願意來淌這片渾水,而他們手底下那幾個主播來路曖昧,一到關鍵時刻什麼都撐不起來,業績難看的很。

照這個趨勢下去,這公司最後遲早要落到梁笑笑手裡。

他們為公司拋頭顱灑熱血的時候,這小丫頭片子還不知道躲在哪吃奶呢。

現在想一腳蹬了他們,想的美。

這事說來也巧,童語爭取這個機會的事他是知道的,但是他當初高價把她弄過來,誰知道這童語轉頭搞中立。

他就打算教訓一下這個白眼狼,順便送自己人上去,所以就刻意瞞下這個事。

可惜了,居然讓梁笑笑她們拿了這個機會。

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他一臉憂慮的拍了拍童語的手:「你知道,我當初也是最看好你的。」

「這陣子我可是替你找節目組好多次了。眼見着馬上就要談妥了……」

童語不疑有它,她確實也聽說林甫去接觸了這個節目,「我實在是不甘心。梁總這麼做不怕寒了公司同事的心嗎?」

「說的可不是,梁總還是年輕,做事憑自己的喜好怎麼行……」

「我知道你氣不過,不過就算這個主播搶了你的項目,也不見得有真本事把握住機會……」

……

童語的粉絲基數大,很快就以壓倒性的優勢在直播間刷屏。

房管封都封不過來。

言韻本來是準備了新舞蹈,見了這場面乾脆丟了綢帶,抱着雪球靠在沙發上。

「這都是誰家養的,鏈子都不拴,到處亂跑。」

「還有……童語是誰?」

「……」

「笑死,童語養的狗別來亂吠了,人家都不認識你」

彈幕上挑事兒的人被她這句童語是誰氣的跳腳,罵得語無倫次。

言韻眼尖地看見了幾個說話顛三倒四的熟悉id,沒忍住笑出了聲,「那個『童老婆的狗』上一句的語序跟這句的都不太對,要不重修一下小學語文吧。」

「背信棄義不是這麼用的,但凡翻一下詞典……」

「確實,養不教父之過,怪我沒盯緊你們上完小學。」

「……」

「我***了,她到底有沒有看我在罵她。」

童語的粉絲來的多,同時給直播間帶來了很大的熱度,導致許多不明所以的路人也點了進來。

眼見着彈幕上一群人罵了滿屏都沒能讓主播動氣,這伙龐大的路人團忍不住留了下來看戲。

「我服了我看彈幕都踏馬被這群小學生的髒話氣死了,這主播還擱這兒雲淡風輕,摸狗的力度都沒變。」

「有點可憐童語了,粉絲是一群罵人都罵不明白的九漏魚……」

隨着路人的增多,童語的粉絲數量就不夠看了。

他們無論說什麼,都會被彈幕反駁回去。

運營安排好的水軍甚至都還沒來得及施展,這場童語粉絲掀起來的小風波就已經莫名其妙的被壓了下去。

眼瞅着言韻已經開始直播給雪球餵食,童語胡亂的蹭了蹭眼上的妝,剛剛看上去紅腫的眼眶突然就消了腫,「沒用的東西。」

不過,也沒關係。她也沒打算現在就有什麼運作,只不過是先給她添添堵。

「運氣倒是不錯,希望你在節目里也能有這個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