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婚溺愛:池少撩上癮
寵婚溺愛:池少撩上癮 連載中

寵婚溺愛:池少撩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星見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池洵謹 現代言情 顧安檸

【甜爽男強女強騷氣十足的霸道總裁X又冷又颯的娛樂圈大佬】驚!帝都叱吒風雲的太子爺竟然想騙婚,還想把一個女人藏起來偷偷寵着他對那個女人說,顧安檸,我要你的喜歡顧安檸,這麼多頭銜,我只想讓你給我冠上你的老公的頭銜被騙婚後,顧安檸原本以為池洵謹能消停些,誰知道日夜在不停的撩她「太子爺,不是說不近女色的嗎」「是嘛?那我,倒是挺想近近你的女色」展開

《寵婚溺愛:池少撩上癮》章節試讀:

池洵謹的臉靠的很近,顧安檸都能感覺他溫熱的呼吸灑到了她的臉上。

感覺到了池洵謹的靠近,不知道是因為池洵謹靠的近還是因為剛剛池洵謹的話,顧安檸的臉燙的很。

白色的小船此時漂到了兩人的很前,後面還跟着一個皺皺巴巴的粉色小船,粉色小船東倒西歪,像是一個不倒翁一樣晃晃悠悠的懸浮在那天溪流上。

這兩個小船是剛剛兩人折的,看見兩人在玩鬧,服務員就把兩人折的小船放到了溪流里。

服務員說這個小船上是要寫下心愿的,本來池洵謹覺得這種事情很幼稚,可是看見顧安檸在紙船上寫上「長寧」兩個字時他也偷偷寫了三個字,於是都兩人剛剛都偷偷的在小船的外側寫下了願望。

等那隻歪歪扭扭的粉色小紙船飄過顧安檸的身側,顧安檸才清晰的看見池洵謹的那個粉色的小船上赫然的寫着三個大字——顧安檸。

顧安檸?池洵謹為什麼要在紙船上寫她的名字?

略微帶着點疑惑的轉向池洵謹,顧安檸詢問道,「你的願望怎麼寫了我的名字?」

池洵謹牽起了她的右手,池洵謹的嘴唇貼在顧安檸的耳垂上如春風般的聲音繚繞在她的耳旁,「顧安檸,我從一開始的目標就很簡單,就是你。」

「池洵謹,可是我們......這樣也太快了......」她都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一直說喜歡她,還對她各種撩,各種好,僅僅是因為她救了他的奶奶嗎?

那樣報恩而產生的愛情,太過束縛,她不想要。

看見顧安檸的疑惑,池洵謹的唇繼續貼在顧安檸的耳垂邊,聲音故意壓低了一些,「快嗎?」

「快......」

「對男人可不能說快哦。」

握住顧安檸的腰身,池洵謹的眉宇間都是散落的愛意,「顧安檸,我對你就是見色起意,想對你一輩子都見色起意的那種。」

話音剛落,顧安檸趁着池洵謹不注意就逃離了池洵謹的懷抱。

剛剛她完全陷入了他的花言巧語中,整個人都忘記了掙脫。

看着顧安檸戒備的模樣,池洵謹一笑,「顧安檸要是那時候是我就好了?」

顧安檸沒有聽懂池洵謹的話,詢問道,「什麼是你?」

「沒有什麼,你記住我愛你就行了。」自始至終,我只想得到你。

是真的想把你藏起來寵,只屬於我一個人。

飯菜很快上齊,池洵謹知道顧安檸今天肯定餓壞了,於是就把她抱到了座位前。

看着眼前的三文魚入肚,池洵謹的眼睛一直盯着顧安檸的筷子瞅,半響,詢問顧安檸道,「我們這算是約會了嗎?」

顧安檸兩個腮幫子都塞的滿滿的,嘴裏含糊不清的咿咿呀呀的說著什麼。

池洵謹就盯着顧安檸瞅也不動筷子,顧安檸發現後詢問池洵謹,「你怎麼不吃?」

「沒有我喜歡的。」

「那你喜歡吃啥。」

池洵謹托腮,嘴角忍不住的扯出一抹壞笑,「你過來,我,偷偷的,告訴,你。」

顧安檸好奇,真的把臉湊了過去,可誰知臉一靠近,顧安檸剛剛塞進嘴裏的三文魚就進了池洵謹的肚子。

偷親完事,池洵謹還得意的一笑,摸了摸嘴角說道,「什麼東西啊,都沒有顧小姐嘴裏的這一份好吃,我就獨愛喜歡吃這一份。」

顧安檸清楚,池洵謹這哪裡是喜歡吃她嘴裏的那一份,明明是喜歡占她的便宜。

顧安檸的鼻子一僵,手中的筷子放下,看着池洵謹問,「太子爺,你該不會是迷戀口水的味道吧。」

池洵謹口中的茶水差一點全都噴到顧安檸的臉上,才剛剛消停了一會,這個小丫頭就原形畢露,又變成了這樣說話能噎死人的模樣。

不過池洵謹卻有招對付她這一套,他的眉毛一挑,眼睛斜着打量着她,語氣不痛不癢的說道,「行啊,反正我喜歡,以後我多嘗嘗,順便多親你幾口。」

顧安檸也知道這樣子說不過她,閉嘴安心吃飯。

吃完飯後,服務員以為兩人是情侶,還送了兩人一對發卡。

池洵謹拿過發卡,兩個發卡,一個發卡上寫着么么噠,一個發卡上寫着要貼貼。

池洵謹嫌棄那兩個發卡丑拿到手裡就要扔掉,可是顧安檸看見了卻覺得這兩個發卡很可愛,丑萌丑萌的,想要留着以後戴。

看見顧安檸喜歡,池洵謹故意把發卡舉的過頭頂,池洵謹的個頭有一米八多而顧安檸只有一米六八,兩人的身高差的很多,顧安檸踮起腳尖也不過到池洵謹肩膀那塊。

眼看着站着搶不到,顧安檸只能蹦起來搶,誰知道這一蹦,直接蹦到了池洵謹的懷裡。

「想要麼么噠和要貼貼?」

「嗯。」

「那給我?」

「什麼?」

「給我么么噠和貼貼。」

見狀,顧安檸只能放棄爭搶,不就是一個破發卡嗎,不要也罷,還需要出賣色相。

看見顧安檸從他的懷裡離開,池洵謹把她拉了回來,臉貼在她的臉頰上,右手鉗制着她的腰身,左手不停的挑逗着她的臉頰。

唇直接貼住了她的唇,很快又分開。

「真是不聽話的女人,還得我主動。」

顧安檸直接想給池洵謹撂倒讓他知道什麼是說大話的後果。

可是顧安檸遲遲沒有動手,她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她在池洵謹的面前卸下了濃厚的盔甲,也像一個幼稚的小孩一樣為了一個發卡要去爭奪。

看着顧安檸發獃,池洵謹摸了摸她柔順的毛髮,和她說道,「走吧,要不要我帶你回家。」

「算了,我沒有家,不麻煩太子爺了。」

池洵謹也不知道哪裡又惹顧安檸生氣了,剛剛還好好的,讓他親讓他抱的,怎麼這會,就又這一副誰都別惹老娘的模樣。

「怎麼沒有家,有我池洵謹的地方,就是你顧安檸的家。」

溫熱的大手牽住了顧安檸的小手。

顧安檸的心中免不了動容,她好像真的有一點一點開始淪陷了,好像她現在身處沼澤的邊緣,退一步就會回到從前那個滿是偽裝,在一群希望她死的那種絕境中逢生的小草,進一步,她又會進入池洵謹別的泥潭,脫不開身。

「池洵謹,你知道心動的感覺嗎?」

「顧安檸。」

「什麼?」

「顧安檸就是讓我心動的詞語,在我心裏,顧安檸從來都是動詞不是名詞,是讓我聽見想到就會心動的詞。」

這種感覺持續了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