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回1985:東北往事
重回1985:東北往事 連載中

重回1985:東北往事

來源:google 作者:老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東北 盛夏 都市小說

這是摸着石頭過河的燃情歲月!有撐死膽大的蓬勃生機,有遍地是大哥的野蠻生長周東北常說:「我是個實在人,只想讓家人過的好一些」重生從糧票換雞蛋開始,他左右逢源,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重回1985:東北往事》章節試讀:

滿眼陽光。

周東北頭痛欲裂,什麼都看不清。

不遠處有個男人叫囂着:

「要麼還錢,要麼嫁給我,你總得選一樣吧?」

耳邊一個女人在哭:

「東北,你別嚇唬姐,快醒醒,嗚嗚嗚——」

他疑惑起來,這聲音好熟悉,特別像自己的姐姐周東南,可她明明在1986年夏天跳河自盡了……

意識漸漸清晰,身體卻不聽自己指揮。

他努力地想要抬起手揉揉眼睛,大腦玩了命的傳輸着指令,感覺過去了好久,手和腳才屬於了自己。

這種感覺十分奇怪,卻很真實。

我在哪兒?

好冷!

感覺有眼淚滴落在了臉上,熱乎乎的。

眼前光線五彩斑斕,漸漸的,一個影子越來越清晰。

一雙潭水般烏黑的大眼睛,逆光下,她臉頰的絨毛清晰可見。

「姐?!」

周東北瞬間睜大了眼睛,頭皮發炸,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

做夢!

一定是在做夢!

「東北,你醒了?」周東南用力抱着他,嗚嗚大哭,隨後又驚叫起來:「血?出血了……」

手忙腳亂掏出一塊手帕,按在了他頭上,「疼不疼?你可算醒了,嚇死姐了!」

周東北覺得頭頂又是一陣火辣辣的疼,這疼痛讓他又清醒了一些。

如果是做夢,怎麼會如此真實?

「行了!」一個中年男人嚷了起來,粗聲粗氣:「也沒死,嚎什麼喪?」

他扭頭看了過去,一眼就認了出來,狗皮棉帽子下一張大餅般油膩的臉,這是隔壁小屯的村長王祖德,人送綽號王老騷!

他身邊一臉青春痘的小子,是他的三兒子王木生。

還有幾個抄着袖年輕人,穿着油嘰嘰破棉襖,一個個抖腿晃肩渾身嘚瑟肉,都是小屯的無賴。

眼前這一幕太熟悉了,他記起來了,這是1985年的冬天!

周東南梨花帶雨,搭在肩頭的大辮子都已被打濕,心疼的問他:「咋樣?還疼嗎?」

「沒事兒,姐,不疼!」

他搖晃着站了起來,伸手拿下頭上的手帕,已經被血染透了。

左右鄰居翹着腳在看,雖然平時相處的不錯,可王老騷父子倆惡名太盛,沒人敢上前幫忙。

周東北用力呼吸了幾口清冷的空氣,感覺一陣陣眩暈,一個踉蹌差點又摔倒,周東南慌忙扶住了他。

重生?

不會吧?

印象中,這類小說的主角,不是總裁就是億萬富翁。

他有些茫然,不明白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條件放寬了?

記得是今年春天,父親收了王老騷600塊彩禮錢,要把姐姐嫁給他的兒子王木生,姐姐不想嫁給那個無賴,可父親又把那筆錢輸了個乾乾淨淨。

於是就有了今天這一幕:父子倆上門逼婚!

頭又疼了起來,自己是怎麼回來的?

死了?

不等他繼續往下想,王木生又罵了起來,「操,幾扁擔就他媽打傻了?」

他身後那三個小子也跟着罵罵咧咧。

王老騷站在那裡,腆着肚子背着手,一臉不耐煩。

周東北還處在茫然中,愣眉愣眼看着眼前的一切,1985年?真是如夢似幻。

王木生大步走了過來,伸手就扯住了周東南的胳膊,嬉皮笑臉:「東南,都知道我喜歡你,從上小學時我就賊喜歡你!」

「你家彩禮錢都收了,這都多長時間了,不能出爾反爾吧?嫁給我吧,我爸說了,咱倆結婚,三大件一樣不少……」

「你撒開我,撒開!」周東南掙扎着,大聲喊着。

兩個人糾纏在了一起,王木生一雙手更是不老實,東捏一下,西掐一把。

那三個小子更是嘻嘻哈哈,眼睛冒着光。

周東南羞憤的脖子都紅了,臉上都是眼淚。

周東北終於徹底清醒了過來,猛一抬腳,「噗!」踹在了王木生胯上。

「蹬蹬蹬!」

王木生撕扯着周東南後退了幾步,隨後一起倒在了雪地上。

「**崽子,你敢動手?」

王木生爬了起來,指着他的鼻子,跳着腳破口大罵。

周東北眼睛一掃,就看見了不遠處柴垛上的那把大斧,邁步跑了過去。

王木生咧嘴大笑,「操!你個熊貨還敢動斧子?剛才兩扁擔就挺了屍,有能耐就他媽砍我!」

「來呀,砍我!砍……」

話音未落,一道寒光閃過,那把斧子已經劈了過來!

左右鄰居齊聲驚呼。

「我艹!」王木生魂飛魄散,趕快往後躲。

「咔!」斧子砍在了他腳前,距離他那雙五眼棉鞋只有幾寸遠。

周東北知道拘留所里什麼滋味,此時更不是什麼莽撞青年,這準頭拿捏的極好。

人遇到危險時,下意識都會往後躲,所以只要這傻逼不往前沖,就砍不到!

他也沒二話,和這種爛人動嘴皮子講道理沒用,這年頭,只要你夠猛,就能解決很多問題。

管他做夢還是重生穿越,干跑再說!

掄起斧子繼續!

他頭上的血流了出來,從額頭漫過高挺的鼻樑,凶神惡煞一般。

大斧揮舞,捲起陣陣浮雪。

王木生沒想到他會發瘋,嚇得幾個人屁滾尿流,落荒而逃。

周東北追趕了十幾步,高聲怒罵:「我草泥馬王木生,有種你給我站住!」

王木生頭都沒回,就這麼把親爹扔下了,四個人連滾帶爬跑了個無影無蹤。

他停住了腳,扭頭看向了王老騷,這貨最不是個東西!

邁步往回走,大斧拖着雪地,發出了「嘩嘩」的響聲,他臉上猩紅的鮮血已經淌到了下巴上,看着更是殺氣騰騰,十分可怖。

「周東北!?」王老騷胖臉上的橫肉直哆嗦,「你、你瘋了嗎?這是犯法!」

「我操尼血瑪,你還知道法?」周東北破口大罵,和他更沒什麼話說,又一次掄起了斧子,朝他斗大的腦袋就劈了下去!

和我講法律?

沒有你們這對狗彘不食其餘的父子,我姐又怎麼會死?

寒光卷着勁風,斧刃貼着他的鼻尖砍在了地上,濺起好大一片雪。

王老騷傻了,猛地打了個哆嗦,一股熱流湧出,棉褲里溫度瞬間升高,焦黃的尿液灌進了棉鞋裡。

周東南臉都白了,大聲喊着:「別打了,東北,快別打了!」

此時在眾人眼裡,周家老二就像換了一個人,目光陰冷,渾身戾氣。

周東北兩步走到了王老騷身前,伸手拍了拍那張胖臉,大眼珠子一眯,聲音溫柔:「想娶我姐做兒媳婦?」

王老騷痴呆一般,隨後就聽到一聲大吼:

「做夢!」

吐沫星子噴了他一臉。

「三個月內,我會把這600塊錢還上!不過,別讓我再見到你爺倆,否則……」

說著話,他用力一頓大斧,發出了「噗」的一聲,嚇的王老騷又是一哆嗦。

可惜,尿沒了。

「滾!」

王老騷連忙往出走,步伐僵硬。

「撲哧,撲哧!」

亂糟糟的雪地上,留下了兩行黃色尿跡,十分醒目。

遠處幾個看熱鬧的老娘們大笑起來,前仰後合。

王老騷戰戰兢兢走到了院門處,突然停住了腳,緩緩回頭,「600塊錢?」

周東北看着他。

「好好問問你爸是多少錢,三個月後正好是年三十,我就等着了!」

「滾!」

王老騷撒丫子就跑,身手竟然矯健起來,一溜煙就沒了影兒。

「東北?」周東南跑了過來,「別追了,快,姐帶你去衛生所!」

周東北咧嘴一笑,伸手抹了一把臉,更花了,「沒事兒,已經不流血了,爸和媽呢?」

「媽去咱爺家了,送點黏豆包。」

「爸呢?」

她神情一暗,沒吭聲。

周東北心頭火起,自己這個爹是朵奇葩,肩不能擔,手不能拎,農活一點不會幹,每天不是賭錢就是搞破鞋。

要不是當年母親家裡成分不好,又怎麼會遠嫁他這樣的懶漢!

要不是因為他輸光了那600塊錢的彩禮錢,王老騷父子怎麼可能上門逼婚?姐姐又怎麼會投河自盡?

聽王老騷的意思,他不止輸掉了那份彩禮錢,應該還借了一些錢,這事兒自己怎麼不知道?

難道上一世姐姐的自殺,和這些錢也有關係?

「我去找他!」

說完,也不理會七嘴八舌的鄰居們,推起柴火垛旁的單車就走。

「東北?!」周東南緊跑兩步也沒拉住他,急的差點哭出來,「千萬別打架,洗把臉,我給你拿帽子……」

話還沒說完,那台破二八大杠已經出了院子。

「放心吧,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