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不裝了,他們都叫我祖傳神棍
不裝了,他們都叫我祖傳神棍 連載中

不裝了,他們都叫我祖傳神棍

來源:google 作者:涼涼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步天崖 蒼龍 都市小說

【腦洞+全新世界觀+斬神殺妖+搞笑】你會不會有一刻覺得,這個人類世界,其實是假的?人不是真的人,城市不是真的城市,一切都是虛幻的你會不會有一刻覺得,神明,一直在高高在上地窺探着你?你知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過後,地球變成了廢墟,殘存的全部人類怎麼生存?當黑暗再一次籠罩人間,鬼怪肆意伏出,路西法張着翅膀露出冷笑在月亮那遙遠的深處,神明們冷眼旁觀,任天下大亂祖傳神棍,呸,祖傳捉妖人步天崖微微一笑,「我偏不讓他亂!」面對妖精鬼怪各路神明,他手拿降妖棒,斬神除妖,指天罵地一切,從那隻貓妖開始……展開

《不裝了,他們都叫我祖傳神棍》章節試讀:

外頭的人看着這神奇的一幕,如潮水般湧進房間。

所有人都在關心着曾奇偉的情況。

步天崖的思緒有些深沉。

這情況和在**局那個人的情況一模一樣。

為什麼這兩個人 會在短短的時間內變成,貓狀變異人?

最關鍵是看他們並沒有被什麼 附身,而是單單的一滴血就把他們操縱成這樣?

這到底和那隻貓妖有什麼關係?

步天崖覺得自己必須把這個問題弄清楚。

「天崖侄兒,我就知道除了你世界上沒有其他人能處理這些事。」曾順德對他感激不已。

太好了,兩三下動作就把奇偉身上的邪物收伏,他一出手,他就知道准沒有錯。

旁邊,不少曾家人都好奇地打量着他,猜測他的身份是什麼,為什麼這麼厲害。

「曾老頭,我問你,你孫子這兩天是不是去了什麼奇怪的地方?」步天崖直接問他。

接二連三出現這種異象,他們必然接觸了某些事或某些人。

曾德順並不清楚曾奇偉這兩天的行蹤,於是叫來他的大兒子,曾奇偉的爸,「元良,你知不知道奇偉昨天回來之前去了什麼地方?」

「去了什麼地方?」

曾元良疑惑地皺了皺眉頭,「好像沒有什麼……啊,我想起來了,他昨晚出去之前我在樓下碰到他,我問他去哪裡,他說他朋友生日,要去酒吧慶祝一下。」他恍然大悟地說。

「酒吧?」

步天崖瞬間想到了貓妖昨晚出現的那間酒吧,他在心裏暗叫了聲,不會那麼巧吧。

「他去的酒店該不會叫迷幻吧?」

「對,就是那間發生命案的酒吧。」

很好,果真是那。

該不會出現在那酒吧的人都會變成這幅貓的變異人吧?

突然間,步天崖覺得自己頭頂有一塊大大的烏雲在籠罩自己。

看來,他接下來有得忙了。

步天崖不久就離開曾家,曾德順派了司機送他回去。

順着樓梯,他邊打呵欠邊流着眼淚水邊踱步走上他位於四樓的家。

他住的這幢樓有一定的歷史,只有樓梯,沒有電梯。

他和他師傅以前就一直住在這裡,住着住着就有感情了,就算能買得起貴的房子他都沒想過要離開。

如果這樓不塌,他應該會一直住下去吧。

擦了擦眼角因為太困而溢出的眼水,步天崖伸手刷了指紋,打開自家的大門。

他打算睡醒一覺之後再去查那個酒吧發生的事。

屋裡因為他們先前的打鬥顯得有些凌亂,地上的香灰尤其的顯眼。

氣不打一處來,步天崖直接罵起來,「該死的死男人婆,竟然打爛我師傅的祖傳香爐,我詛罵你這輩子都沒男人喜歡,當一條單身狗!」

啊啊啊,早知道剛才在**局就不幫他們收伏那個變異人了,那個死男人婆那麼囂張,就讓她自己去打個夠唄。

可惡,失算了。

他蹲下身,嘴裏罵罵咧咧地將那些碎片撿起來。

「師傅大人,你不能怪我哈,要怪就怪那個男人婆,如果不是她神經病一樣的來打我,香爐就不會碎 ,如果你真的地下有知的話,記得要保佑那個男人婆一輩子沒男人喜歡,不然我這口氣吞不下去。」

未了,他又蹲下身,將地上那些灰白的香灰一捧捧地收集起來。

「天崖大哥……」

突響的叫聲讓步天崖往門口看去。

虛掩的門口跑進來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生。

看到他,小豆子非常的高興,連忙往門外大聲喊,「奶奶快來,天崖大哥回來了。」

隨即,一個蒼老微彎着腰,身形消瘦的矮小老太太有些吃力地緩步走進門裡。

「天崖呀,你終於回來了,可擔心死我們了。」她的聲音蒼老沙啞。

「對呀天崖大哥,我們在陽台上看到你被**抓走,真的超級擔心的,我和奶奶上來兩趟了,都沒看到你回來,奶奶她都擔心得吃不下飯。」

小豆子扶着他的奶奶走進來。

步天崖笑臉以迎,「劉奶奶沒事啦,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

「可是你的家……」

劉奶奶看到他家裡的一片混亂,老臉上還是非常的擔心。

她知道步天崖一個人住在這裡,無親無故,就算出了事也沒人幫。

「只是被那些**弄亂了而已,我收拾一下就行了,我真的沒事,你想啊,如果我真的有事**會這麼快放了我?」

步天崖笑眯眯地摸了摸只及他腿高的小豆子,「你怎麼沒去上學,要是你敢逃課我一巴掌把你打牆上摳不下來。」

小豆子給他做了個鬼臉,「天崖大哥你是忙傻了吧,現在都八月了,我暑假都放一個多月了啦,再過一陣子都要開學了。」

他又殷勤地說,「天崖大哥,你肯定還沒吃午飯吧,我奶奶燉了一鍋排骨湯,我去端一大碗來給你喝。」

小豆子說完,一溜煙的就跑走了,步天崖只聽到他咚咚咚的下樓腳步聲。

他有些失笑。

「劉奶奶你先去沙發坐一下,我收拾一下這裡。」

「我幫你一起收拾吧,你這孩子向來都大咧咧的,哪做得來打掃家裡這些功夫。」

劉奶奶像個長輩念叨着自己的孫子一樣,她走進廚房,擰了條濕毛巾,擦着貢桌上的香灰。

「唉,這人也真是沒良心,竟然把步小子的香爐也打碎了,還好這張相片呀,沒事……」

她真的很愛嘮叨。

步天崖沒說話,任她說去,難得有個人來念自己,未嘗不是一件壞事,至少說明他還沒可憐到連個人說話都沒有的份上。

而且這劉奶奶也是從小看着他長大的,不過他們家很可憐,五年前,她唯一的兒子被大貨車給撞死,雖然那司機賠了快五十萬,但是都被她媳婦給捲走了,聽說跟個野男人跑了。

人一旦不幸的時候就會更加的倒霉,他們住的這套房子早被她兒子抵押給銀行,現在沒錢還給銀行,來了好幾波的人來催債。

剩下的這對孤子寡母,一個老一個只有五歲,這小的還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每個月吃藥看病也要花不少錢,他們身上連吃飯的錢都快沒有了。

他記得那天他剛好回家拿點東西,一上到三樓就看到法院上來強制要他們騰房,老的哭得聲沙力歇,求着法院的人不要封他們的房子,小的呢,早已嚇得臉色發白,就快心臟病發。

他實在看不下去這對孤兒寡母被這麼逼迫,直接走過去和他們交涉。

總之事情的最後呢,這房子給他買下來了,好貴,花了他兩百多萬的家當。

然後他就讓人出面,騙他們說,這房子由別人買下來,替他們還完所有債了,買房的人在國外,目前不會回來,讓他們安心的住在這。

他也經常接濟他們兩個,久而久之的,這幾年下來,他們都當他一家人一樣,冷了會叫他多穿點衣服,煮了好吃的就端上來給他,要嘛就叫他下去吃,閑着沒事就上來幫他打掃家裡的衛生。

等屋裡收拾的差不多,小豆子也把玉米排骨湯端上來了。

自從知道他喜歡喝玉米排骨湯之後,就三頭兩頭的煮來給他喝。

等曖乎乎又美味的排骨湯下到肚子,步天崖頓覺得在**局受到的鳥氣也瞬間煙消雲散了。

花兩百萬來幫人,其實挺值得的,嘿嘿。

「叮咚~」

手機響起信息提示音,步天崖拿過手機一看,笑顏逐開。

上面顯示,他的銀行戶口入賬兩百萬。

「這曾老頭真是客氣。」

那他就不客氣收下啦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