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病美人才是逃生遊戲真BOSS
病美人才是逃生遊戲真BOSS 連載中

病美人才是逃生遊戲真BOSS

來源:google 作者:Pisces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Pisces 巫九 懸疑驚悚

【無限流(微恐怖向)+病美人+獨美+無CP】巫九,任務界金牌宿主,一副藥罐子孱弱模樣,因為行事乖張狠厲一意孤行遭受群眾舉報,被迫進入審查世界,當一個平平無奇的遊戲NPC【雷:沒有相關知識儲備,但有一張嘴,輸出全靠扯,私設多出天際,別考究,不喜勿入,無CP,私磕隨意,拒絕空口借鑒抄襲,野慣了,不聽批評,非主劇情向,腦迴路跳度大,問就是學物理數學學傻了,想到哪寫到哪,賺個貓糧喂崽崽】展開

《病美人才是逃生遊戲真BOSS》章節試讀:

江北就這樣攥着巫九的衣角:「別,別丟,丟下我。」

似乎是覺得這樣的說話不夠狠,他磕磕巴巴地放狠話——

「你要是敢,丟下我,我就,我就殺了你。」

青年看了眼時間,伸出食指撓了撓江北的下巴:「我喜歡聽話的狗,想讓我別丟下你,就學着做一條聽話的狗。」

他抬手迫使少年仰起了臉:「懂了嗎?懂了就和我去三樓。」

他們住在206房間,要上三樓需要經過其他房間。

過道一片漆黑,在路過某一扇門的時候,可以聽見幾乎是化為實質的咀嚼聲。

「嘎吱——」

巫九像是不經意間想起了什麼,被小孩握住的食指動了動,惡劣道:「你知道客廳的老鼠為什麼頭斷了嗎?」

江北沉默地攥緊了青年的食指,聽着青年惡作劇得逞的笑聲。

「因為它喜歡背着我偷吃東西,什麼都吃,所以它被傭人抓住,切下了腦袋,被嵌在鐘上,在白天只能看着別人吃。」

他們已經走到了樓梯口,219在系統空間瘋狂閃着星星,提醒這位年輕的宿主。

【不要講這些帶壞小孩子的故事!】

青年脊背直挺,身形清瘦,衣服下擺被腰帶收攏,藉著三樓的燭光可以隱約看見被腰帶收攏的衣服勾勒出的脊背線。

三樓看起來就亮堂了不少,管家向他躬了躬身子,聲音尖細:「先生夜安。」

管家的目光落在江北身上,卻被巫九掃了一眼刀子。

「我的狗也是你能動的?」

管家乖順地站在一旁,頭顱微垂。

聽到巫九說的話,江北並沒有多少被侮辱的感覺,比這難聽千倍萬倍的話他都聽過,他注意到的只有前面兩個字。

——我的。

三樓的房間少,但是裝修的極為精緻,其中最大的不是先生的卧室,而是一間畫室。

牆上掛滿了未署名的作品。

在絢麗的色彩**,有一個小小的光團,在大片的玫紅色和藍綠色之中格外顯眼。

這是宇宙風暴。

巫九意味不明地輕笑一聲,偏過頭問道:「好看嗎?」

「好看。」

「好看也不是你的,這些都是我的。」

說完又私底下讓219在任務結束之後把這些畫全收走。

剩下的房間一個是卧室,一個是書房。

卧室乾淨的很,書房就不一樣了,亂糟糟的一片,書桌上擺着幾本雜書,抽屜里放着一個沒寫多少但是撕了一大半的日記本。

管家作為一個定點的NPC,在適當的條件下是會向玩家透露線索的。

比如下午的時候聽見哭聲,提醒所有人先生反感吵鬧。

書房的牆上也掛着一個老鼠鍾,只是這隻老鼠並沒有被砍下頭。

聲音也規規矩矩的。

江北在巫九的強制要求下,心不甘情不願地鬆開了自己的手。

【宿主不需要擔心,我們與四方界的聯繫已經被切斷,不會接收任何強制任務。】

管家站在書房的門口,不敢踏進半步。

書房不是特別大,能藏東西的地方也沒有多少,牆上還掛着一副畫,選用的顏色比畫室牆上的更加飽滿艷麗,浩瀚宇宙中的一模亮色。

畫技並不是最好的,但是情感附着,濃烈的像是要溢出。

「這幅才是最好看的。」

畫室里的畫在這一副的對比下更像是低劣的贗品。

江北按照巫九的吩咐翻看那個撕了一半的日記本,找到了夾在其中的一張紙條,他看也沒看就獻寶一般地遞給了巫九。

「哥哥,我找到了。」

少年黑玉般的眼睛極亮,像是只等待誇獎的小狗。

巫九從不吝嗇自己的誇獎,他兩指捏着紙條,伸出食指撓了撓少年的下巴:「真是個乖孩子。」

紙條上的字筆鋒凌厲。

——殺死先生。

【您需要完成遊戲內的任務。】

「我知道,」巫九收起紙條,:「但是這個字跡……」

和他的一樣。

只是稍顯稚嫩青澀。

219的聲音變得斷斷續續,巫九靠着牆咳的撕心裂肺。

這個毛病是八年前違反任務規定,執法堂給他強制注射正在測試中的電子芯片留下的後遺症。

並且會在他陷入深度思考的時候會釋放微弱電流,對身體的傷害極大。

直到後來他被洗去了關於違反任務的記憶,電子芯片才被手術取出,但是後遺症卻永遠留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