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剖丹後,大師姐她無敵了
被剖丹後,大師姐她無敵了 連載中

被剖丹後,大師姐她無敵了

來源:google 作者:魚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楚雲 風沉諭

【修仙+女強+甜爽+溫馨】金丹被剖,神魂殘缺,她本想回師門找機會報仇,不曾想一不小心走歪了路吃吃喝喝玩玩鬧鬧,養式神上古神獸,集天地法器神草曾經利用她害她的師尊站出來,求她原諒回頭,姜楚雲表示,不敢不敢家有小心眼記仇的師兄,不打你一拳都沒法回家交代某醋精點頭,順便說道:「天上地下任你鬧,就是不準看那個姓蕭的男人!」展開

《被剖丹後,大師姐她無敵了》章節試讀:

「好師姐,你還沒死呀。」

靈氣充沛的山峰之上,典雅堂皇的房間里靈陣交疊,將此處場景盡數隱匿。

屋內兩條長長鐵鏈鎖在房樑上,鐵鏈的另一頭是尖銳帶彎的鐵鉤,雙雙穿過女人的琵琶骨處。

女人腦袋無力的垂着,聽到有人說話,她茫然的眼裡,帶着一絲不解和憤怒。

「師妹,為什麼?」

黎婉兒咯咯笑起來,蹲在魂玉的面前,伸出手指掐住她的下巴,「誰讓我的好師姐天賦異稟,這麼快就結成金丹,成了魂玉道人呢。」

魂玉咬牙切齒,而黎婉兒依舊滿面嫣然。

「師姐你看,你的金丹此刻它正完好無損的在我體內,你金丹內磅礴靈氣盡歸於我。

還有啊師姐,你知道嗎?剖開你金丹的法器,是你親自送給師尊的那把醉夢。

現在鎖着你的鐵鉤也有師尊刻下禁制的,非元嬰不得破。

包括……師尊還為你尋來幽冥神火,打算炙烤煉化你的神魂,要怪只怪師姐你的神識太強,遭人妒忌呢。」

黎婉兒眼中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平時受她管制又怎麼樣?

如今還不是要跪在她面前,任她擺布?

魂玉忽然嗤笑一聲,她自出生便身體羸弱,為了能活久點,她以三靈根的愚資修鍊至今,沒想到最後竟然折在自己的師尊手裡。

原以為是黎婉兒狠毒,唆使師尊取她金丹,她本也不在意,只當是師尊為了救師妹,坑她一次。

沒想到套出話來的真相這麼可怖,比她屠殺過的妖獸魔修更可怖。

「想要我的神魂?師妹,你回去告訴蕭自清,他多年教誨魂玉銘記在心,絕不敢忘,來日必將結草銜環、湧泉相報!」

魂玉緩緩垂下頭,嘴裏念起一道咒法。

黎婉兒驚訝的瞪大眼睛,「你還有靈力?!」

她趕忙也聚集靈力匯在鎖着魂玉琵琶骨的鐵鏈上,妄圖壓制她。

然而魂玉周身靈力涌動越來越強,強到外面的靈陣也跟着不穩。

黎婉兒見勢不對,又拿起師尊專門贈與她的傳音符。

「師尊快來,師姐忽然靈氣暴漲。」

魂玉此刻已經緩緩抬起頭,兩條鐵鏈在她背後像是張開的羽翼,被她扯得錚錚作響。

「魂玉,你以為你逃的掉嗎?」

一道元嬰修士的威壓隨着聲音壓過來,魂玉勾唇冷笑,「誰說我想逃了?就是為喊你過來罷了。」

這本就是蕭自清的山頭,他眨眼間便出現在屋內,魂玉眼神一寒,頓時周圍靈力寸寸斷裂。

轟的一聲地動山搖,蕭自清設下的鎖靈陣和隱陣瞬間破碎。

這股強大的爆炸直接將黎婉兒震暈過去,若非蕭自清的相護,只怕要被直接炸死。

而蕭自清也猛地吐口血出來,只是這一切魂玉卻看不到了。

用神識以身為法器自爆的她,在身消的那一刻被虛空冒出來的力量,扯入另一個人的身體里。

*

三年後。

「聽說了嗎?流陽宗前幾天又出一名元嬰,已經接替清曇道人成為七長老,只等今年宗門大比,流陽宗便可再回上三門。」

「如今修仙地界誰不知道這事?不過要我說還是岐未道人運氣好,若非清曇道人被自己徒弟暗算所傷,宗門七長老的位置哪輪得到他?」

「誰說不是呢,不過好在清曇道人另外一個弟子也天賦絕佳,年紀輕輕便結金丹……」

路上皇家侍衛一出現,這些閑聊的人立馬騰出位置。

眾人只見幾人抬着一架香輦,層層紗帳之中,隱約能看見有位曼妙女子。

「九殿下,前方便是流陽宗山門下了,只等四公主來,您便跟着她進宗門,拜入清曇道人門下。」

姜楚雲倚在香輦里,聽到這話嘴角勾起嘲意。

清曇真人,蕭自清。

拜入他的門下?是怕自己不夠命再死一次嗎?

姜楚雲垂眸遮蓋住眼中怨恨,當年他說妖獸丹田堅固難開,她便去秘境內九死一生為他帶回法器醉夢,是專門剖妖丹的利器。

而那把醉夢,最終也剖開了她的丹田。

「我去報名參加宗門考驗,我不拜蕭……清曇真人為師。」

姜楚雲的聲音並未壓低,她話音一出,不少來報名的人紛紛看過來。

有能直接拜元嬰道士的機會她不要?這姑娘怕不是傻了吧。

「為何不拜?」

迎面黎婉兒御劍而來,目光不悅的盯着香輦,抬手一揮,靈力將幔帳撕扯粉碎。

幔帳內的人依舊面不改色的撐靠在扶手上,單手支着臉,揚着款款笑意。

周圍人看清楚她的相貌之後,紛紛紅着臉低頭,也有膽子大移不開眼睛的,這些姜楚雲全都不在意。

「我要拜的師尊,那必然是宗門內最好看的,我既沒見過清曇真人,萬一是醜八怪怎麼辦?所以,不拜。」

姜楚雲一雙小鹿眼天生純情相,偏嘴角含情,眼下淚痣勾魂奪魄。

如今方十六歲便已傾國傾城,若再長成些,只怕單靠這張臉,便能為禍一方了。

「多年未見九皇妹,竟不知你如此好色。」

黎婉兒看着面前容貌傾城的人,表面一片海晏河清,實際上心底妒火滔天。

姜楚雲說是她的九皇妹,實則二人年紀相仿。

黎婉兒在幼年時便嫌棄這位皇妹痴傻,讓父皇做主把她攆到宮外,左不過也是個不受寵的皇女,連皇姓都沒有。

沒想到一朝開了靈根,與她同門便罷了,竟容貌如此出塵。

當年有個魂玉在天賦上壓她一頭,如今又跑來個皇妹容貌上壓她一頭,當真是令人氣憤。

「久不見四皇姐,只怕不知道小妹我不僅好色,還貪財。」

姜楚雲起身跳下香輦,渾然不把黎婉兒放在眼裡。

什麼天賦絕佳,身為她的的大師姐,黎婉兒有什麼天賦她能不知道?

年紀輕輕結成金丹,撿現成的誰不會?

縱然對她不喜,但她回來的目標可不是她。

誠然自己的金丹現在在她體內,但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她的仇人只有一個,便是將她困在靈陣內,取她金丹還妄圖煉化她神識的蕭自清。

黎婉兒目光微沉的盯着自己這位少見的九皇妹,到底為什麼總覺得她身上有些許熟悉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