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北境戰神
北境戰神 連載中

北境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楊天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楊天

被害入獄,養父身死,至尊戰神王者歸來,誓要報血海深仇......展開

《北境戰神》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第1章
「少帥,請務必和我們回去,楊家需要您去主持大局。」
「您父親已經發出命令,務必讓您回家,您若不回去,我們不好交待啊。」
一輛經過偽裝的軍用吉普內,後排坐着一個星目劍眉的青年男子。
車窗外,一名老者,對他苦苦哀求。
楊天坐于吉普車副駕駛,神情漠然。
「我就是一個孤兒的命,十多年前他將我丟棄,從那時起我便不再是他兒子,當初他把我像條狗一樣丟掉,現在憑一句話就想讓我回去,當我楊天是什麼人?」
「少帥……」
「開車!」
冷峻的臉,刀削的眉,以及眸中隱隱透出的殺意,讓前排的司機下意識打個寒顫。
七年前,他被張家陷害入獄,獄中,由於表現極為出色,後被挑送西北軍區培養。
這些年來,他完成太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殺過太多不可能殺死的敵人。
讓敵人為之顫慄,讓西北軍區的每一個人,聽到他的名字,都為之尊敬。
如今,他已是一方統帥,手握兵權,稱北境之王!
他就是傳說中,殺敵無數,立下軍功無數,萬軍之中取敵人首及的戰神,楊天!
五個小時後,吉普車停在華都一家殯儀館前。
「少帥,軍方那邊已經查明,老爺子之死,和您入獄一事,與周家有關。只要您一聲令下,周家傾刻間覆滅……」司機下車面對楊天,腦袋微微低着,語氣十分恭敬。
「老爺子的死,我必須親自處理!」
「可是……」
「再敢多嘴,自己領罰。」
此話一出,對方頓時緊閉嘴巴,額頭流出冷汗。
而他望着楊天向殯儀館走去的身影,最終卻只能無奈驅車離去。
五天前,華都林家,雲頂科技創始人,林北強老爺子,因為一場意外,死於心臟病突發。
殯儀館內,有人面露傷痛,有人有說有笑,不過真正難過的,卻沒有幾人。
「楊天!我林家對不起你,保護好林雪,我,可能活不久了……」
楊天腦中回蕩着前幾天,林北強打來的那個電話,一雙手逐漸顫抖起來。
「爺爺,不管是誰,不管他有多高的權勢,只要讓我查出他的身份,我一定會為您報仇!」十幾年養育之恩,讓楊天不惜違抗軍令,提前退伍,也要處理此事,查明爺爺死因!
林北強,雖不是楊天親爺爺,可楊天早已視他為至親之人。
十幾年前,他的生父將年僅幾歲的他,生生丟棄,那時他流浪到華都的林家,被林老爺子林北強看中,招其為上門女婿。
這十幾年來,他對林北強,早已有了一種不可割捨的親情!
如今林北強被陷害,他豈能不震怒,不去查明真兇!
「你是,楊天?」剛一進門,一名婦人便發現了他。
這名婦人目光足足看了楊天十幾秒鐘,才用顫抖的語氣詢問。
「媽,是我,我回來了。」楊天身體一顫,林北強兒媳,吳舒珍,也是他的岳母!
吳舒珍情緒頓時激動起來:「你還有臉回來?」
「這些年你說消失就消失,讓我閨女守活寡,現在她爺爺死了你才回來,畜生,畜生啊,你這殺人犯,還有臉來參加她爺爺葬禮!快給我滾出去!」吳舒珍的身體似乎不太好,手中還有一根鑲金拐杖,似乎這些天勞累不輕,都無法正常走路了。
說完她提着拐棍,怨毒的向楊天身上甩去。
砰的一聲,楊天不閃不避,正中他的身體。
這一幕引來了其他人注意。
「楊天?真的是你?」突然,一名美到令人窒息的女子,激動的來到他們身旁。
她的美眸中,滿是不可置信。
楊天心中一陣激動,但語氣沉重:「是我,我來參加爺爺的葬禮來了。」
他的老婆,林雪,七年前,楊天剛給她做上門女婿,便鋃鐺入獄,這一走,就是七年,七年的時間,她依然還是那麼漂亮。
「楊天?」
「他就是林家的那個上門女婿?我倒是忘了,林雪還有一個老公呢。」
「剛結婚就鋃鐺入獄,現在恐怕和林家早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吧,這殺人犯,回來的時間有點巧,該不會是回來爭奪家產的吧?」
「果真無恥,家主在世七年,一次也沒回來看過,老頭子一死,立馬回來搶奪遺產,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令人噁心的人嗎?」
那些親戚都知道了楊天身份,一時間議論紛紛,惡言相對。
而林雪聽到這些議論聲音,不由得俏臉一變,看向楊天的目光,充滿敵意。
她怒道:「殺人犯,你還回來做什麼?你滾吧!」
剛剛分開的那段時間,林雪確實對楊天有過一些幻想,可是時間一久,林雪心中便只有對楊天的恨,以至於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主動去打聽過楊天下落。
剛剛她見到楊天時候,心中還有些短暫激動,但這很快被她略過,將那感覺,強行壓下。
都是這個男人,帶給她無盡痛苦!
「我不是殺人犯,這次我回來,是受爺爺託付,保護你的,順便查一查,爺爺死因!」
「我用你一個殺人犯保護嗎?你保護好自己就行了!這裡不歡迎你!」
這時,一名男子橫在二人身前,他不屑的看向楊天:「你一個殺人犯,也想保護我妹妹?只要你不打我妹妹的主意,她就再平安不過了!」
林雪的哥哥,楊天大舅子,林飛龍。
此時他臉上儘是鄙夷,將林雪護在身後,冰冷的說道:「想趁着爺爺的葬禮,前來分遺產嗎?就你,也配打這個主意?」
「我不會要爺爺半點遺產!」楊天沉聲說道。
他堂堂西北戰神,這些年做過許多不可能的任務,其賞金,更是普通人無法想像,一個林家的產業,與他個人財產相比,只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
「既然你不要半點遺產,那就好說了,葬禮結束以後,你便去與小雪,把離婚手續辦了吧。」
「我也不會與小雪離婚!」
林飛龍氣急而笑:「就你一個囚犯,也好意思再繼續纏着林雪?我看你就是盯上我林家的遺產了吧?」
林飛龍的臉上儘是譏諷:「你不是殺了人,被判處無期了嗎?為何這麼早就出來了?該不會是聽說我爺爺死了,擔心分不到遺產,越獄出來搶遺產的吧?」
就連林雪,聽了他的話,都覺得很有道理,要不是哥哥擋在她的身前,她早對楊天罵出口了。
越獄!
林家人聽到這個詞,看向楊天的目光頓時充滿厭惡。
見眾人向著他,林飛龍更加得意,大聲質問:「穿成這樣,我想你應該早就出來了,這麼多年,你要是想來我林家,也早就來了,說,為什麼等到現在才出現,這些年,你又幹什麼去了!」
楊天臉色不變,語氣鏗鏘有力:「這些年,我入伍參軍,已經被封為西北戰神!我之所以回來,是要查明,是誰害死了爺爺!爺爺不會白死!」

《北境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