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連載中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江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姜森 懸疑驚悚 王凱

「你說啥?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還三個人一起去的!!!」......在偏遠的西蜀大山裡,發生了這樣一件離奇的案件...當地中學八年級二班的班主任報案稱,他們班的三位科任老師,離奇的失蹤了,老師怎麼會莫名其妙失蹤?還三人一起失蹤!小鎮派出所的民警立刻高度重視,經過數月的走訪調查,最後的得出的結論,居然是三位教師結伴盜墓去了!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展開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章節試讀:

姜森想盜墓想了好久了......

他跟王凱說出這一想法的時候,連王凱都嚴肅的摸了摸他的額頭。

於是,他不敢跟其他人說了。

這一想法沒日沒夜的縈繞在他的心頭,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

自從上次課外掃墓活動看見白瑪山山麓的梅花樹,自從心中突然響起那句「重開孫權墓」的話語之後,這幾日內心深處,好像有個高音喇叭,時時刻刻在播放着:「重開孫權墓吧……重開孫權墓吧……重開……」。

人的潛意識是有多可怕,就像渴望自由的猛禽,等待着有朝一日的契機!

也許是為了心中的深埋的秘密。

也許是為了探究外爺的真正死因。

也許是為了命中注定!

......

星期六下午,同事們全都去鎮上吃火鍋去了,姜森借肚子痛缺席。

他們一走,姜森就從床上跳了下來,臉色有點難看,像走火入魔的陽頂天!然後找出他的「聖火令」。

那是前幾天他在鎮上買的鐵鍬。

姜森抓起手電筒就出發了,心理學的課本就擺放在他的桌子上,被他完全忽視了。

星期六學生上了半天課,一到下午蜂擁而散,除了三三兩兩的寄宿生在操場閑逛。

沒人注意到怪異的姜森。

......

姜森在白瑪山下面站了快三個小時了。

大約在冬季的洛須鎮風很大,身體早就僵硬,手腳有些許麻木,衣服裏面手臂夾着的鐵鍬長時間咯着身體,很難受。

有些老鄉經過這裡幾次了,眼神中帶着奇怪。

姜森現在完全無視了這些。

走火入魔的人,還要什麼正常呢?

雙眼紅着顏色、帶着血絲,卻死死盯着白瑪山山麓的那棵梅花樹。

準確說是盯着樹下那道人影,水綠色的,融入那片綠色的植物中,路人都很難留意到樹下始終坐着一個埋頭看書的人。

「咯咯......」

牙齒相互擠壓發出些怪聲,姜森眉頭皺了一皺,木頭一樣的身體突然動了,雖然很機械,下一刻卻出現在水綠色身影前。

「你好久走?」

「啊?」

憑空出現的一句話,比河風還冰冷,女孩抬起頭,像是被嚇到了。

清秀的眉毛,是黛色的。姜森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錯覺!

錯覺瞬逝,再次凝望,從未相識。

聽見女孩的疑問,姜森依舊冰冷的重複:「你好久走?」

女孩皺了皺黛眉,這個人真奇怪......

合上手中的書,放在一旁,有些情緒:「我妨礙你了嗎?」

「妨礙了!」

姜森緊了緊衣服下的鐵鍬,現在腦海中的聲音越來越急切。

「你是中學的老師?」

說出這句話,女孩卻發現姜森空着手,口袋裡漏出手電筒的一段,覺得自己白問了,越發感受到眼前之人的奇怪。

「呼呼......」

寒風又來一陣,不知道是寒冷了,還是害怕了,女孩突然感覺到莫名的恐懼,匆忙起身拿着背包走開了。

少女心中些許不快,邊走邊小聲罵道:「孔乙己。」

少女走後,石凳上擺放着一本書,看來是忘記了。

姜森看了看封面,魯迅先生的《狂人日記》。

怪不得女孩剛剛要罵他孔乙己。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長衫的唯一一人,用這句話來形容此刻的姜森的確是有些貼切。

姜森是沒有內功還走火入魔的唯一一人了。

......

只是簡單繞樹走半圈,姜森就停了下來,低頭注視着腳下生長着雜草的土地,彷彿看到了裸露的地表,彷彿看到地表下的墳墓,冥冥之中,似乎真的有雙無形的命運之手,牽動着這個平凡的少年。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姜森早就厭倦了讓青春無奈消逝的這個為了生活的地方,這個叫洛須的小鎮,曾經被稱為甘州渠縣的小江南。

姜森想到這句話時,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金沙江對面的河西。

鄧瑪將軍御馬彎弓,也在凝望金沙江對面的河西。

「哐!」

聲音不是很大,在風沙鎮的呼呼風聲中根本不算什麼。

也許德高望重的喇嘛會來阻止這個破壞神山的殭屍。

也許淳樸的老鄉會來勸說這個殭屍,孩子會來圍觀這個殭屍。

可是都沒有。

姜森想做好事的時候,那些一副副政治家一樣的嘴臉,帶着些什麼《小學生日常行為規範》,什麼《幼兒園行為守則》,什麼雞毛一樣的權利,都小丑一樣跳出來,演着各種鬧劇。

而現在,他準備做壞事的時候,一切又是那麼的順利,就好像黑暗中,雙手環胸,眼睛泛光的背光人影,讓人生畏的是眼睛發出的貪婪啊!

......

額頭的汗水連成線的時候,圓形的土坑已經有一人那麼深了,除了手電筒發出的光,小鎮的其他燈光早已熄滅。

姜森皺了皺眉,居然摸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整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就這般胡亂的挖,到底有沒有結果。

不知多久,果不其然,姜森挖到了石英砂。

墓門之前這種流沙,有防止墓蠍子的最好效果。

姜森從小就聽外爺說過,西南地區的盜墓賊經常被稱為墓蠍子。

他們是完全不同於南派和北派的特殊群體。

挖到石英砂是墓蠍子最頭痛的了,他們都知道流沙墓會「吃人」!

只是姜森居然選到了一處最為精妙的陵墓工匠自留逃生密道。

自古以來,帝王冢,修冢工匠,完工之時,就是活埋自己之時,其中有些聰明之人,便留下這些暗道,此處的流沙最為薄弱。

一鏟下去,「哐當」一聲。

姜森嘴角一揚:「石門」!

黃天不負,姜森迅速把石門周圍的流沙清理開,一個丈方石門橫立,光滑平整,質地非常堅硬,如墨般的漆黑,讓人生畏!

這樣的規模,根本不可能是一些大墓的主墓門,那絕對是修冢工匠的逃生密道!

石門後面,就是孫權!

一切謎底即將揭開,騰騰陰暗的殺氣,攜帶着滾燙沸騰的血液,心跳加速!

姜森情不自禁舉起手電筒,光滑的石面之上,居然龍飛鳳舞寫着幾個大字。

姜森認真看着那幾個大字,又是小篆字體,字體有些潦草,呈乳白色,在漆黑光滑的石面顯得十分明顯,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而且一股奇怪的香味不知從何傳來,姜森瞳孔一縮,眼神有些迷離了......

內心深處,那個讓他走火入魔的源頭,突然肆無忌憚的蔓延出來,毒火攻心!

「噗嗤~」

一口鮮血,姜森暈了過去。

那口鮮血不偏不倚,剛好染紅了那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鮮血遇到白色字體,居然發出「嗤嗤嗤」地沸騰聲。

在這幽暗的地底世界,恐怖得讓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