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阿斗:我不用人扶
阿斗:我不用人扶 連載中

阿斗:我不用人扶

來源:google 作者:借箭十萬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借箭十萬 軍事歷史 劉禪

腹吞北斗,故稱阿斗,大漢當興,興在劉禪,穿越者劉禪橫空出世,當他覺得自己可以縱橫天下之時,卻意外發現,魏,吳兩國也有穿越者,穿越者vs穿越者,誰能更勝一籌(無系統,無開掛,無後宮,智商在線,三觀正能量,原汁原味的三國風,熱血文)展開

《阿斗:我不用人扶》章節試讀:

一日後,劉禪,高翔一行人押送着糧草,來到巴西郡

巴西郡,意為巴郡以西,與巴郡,巴東郡合稱三巴,位置在巴郡以北,巴東郡以西。

劉備平定益州後,漢中之戰爆發,曹魏大將張郃已經帶兵佔領了巴郡和巴東郡,劉備派遣張飛率領萬餘精卒攔截,兩軍在宕渠相遇,互有勝負,隨後兩軍相峙五十多日。

張飛用計將張郃引入狹窄瓦口關,攔腰斬斷,堵住前軍,使其軍隊首尾不能呼應,最終大敗張郃,敗走後的張郃為了逃命放棄戰馬,帶領十幾名親兵,攀山而逃

三巴地區若丟失,益州將門戶大開,對於劉備來說這是致命的,攻取三巴後,進可攻,退可守,可以為前線的漢中提供有利的支援,更為益州的糧草,軍械的輸送提供一個安全的保障。

三巴地區,意義重大,所以劉備派遣最信任的三弟張飛駐守。

劉禪,高翔一行人的按照路線需要穿過巴西郡,前往米倉道,巴西郡現在由張飛駐守,無需擔心安全問題。

有機會一定要拜訪一下這位萬人敵的三叔。

隊伍路過一處村落,高翔下令埋鍋造飯。

遠處,一名老人在幾個年輕人的攙扶下來到了臨時搭建的大帳前,老人自稱為本村村正(村長)求見帶隊的將軍。

高翔聽到士兵彙報,拿起剛剛放下的頭盔,戴好後跟隨士兵走了出去,劉禪也緊跟其後。

帳外,遠遠看去,一位大約年過六旬的老人,彎着腰,拿着一根枯樹枝拄在地上,勉強的支撐着自己瘦弱的身體,十幾個年輕的小夥子跟在他身後。

「老朽巴成,乃本村村正(村長),他們都是本村村民,將軍是否為劉皇叔的部隊」

村正巴成,聲音嘶啞,非常誠懇的問道

「我乃劉皇叔帳下將軍高翔,敢問老丈何事」

巴成抬起顫顫巍巍的雙手抱拳道:「老朽雖是山林之人,但也聽過後輩們說起過劉皇叔的仁義之名,仰慕已久,如今得見劉皇叔的部隊,三生有幸,還請高將軍和諸位將軍前往村中一敘,也讓老朽一盡地主之誼」。

高翔聽後,有些為難,倒不是擔心有什麼陰謀,只是這壓糧重任,關係到全軍的安危,那是萬萬不敢大意,更不敢隨意離開,無奈之下只得拒絕巴成的好意

「壓糧重任,命系全軍,不敢離身,請老丈見諒」

巴成聽後,再一次誠懇的邀請,高翔依舊拒絕,巴成長嘆一聲,有些失望,準備告辭回去

「既然如此,那就不叨擾將軍了,老朽告……」

巴成還沒說完,就聽到高翔身邊的劉禪打斷了人家的話:

「高將軍,村正大人如此誠懇的邀請,我等拒絕不是浪費了人家一番情誼嗎,在下願意替將軍及將士們前往村中一坐」

「這位小將軍,您是……」

老村正看着這位年輕的後生,有些不解,從沒見過這麼年輕的將軍,而且也沒穿盔甲

「這位是劉皇叔之嫡長子,劉禪公子,此次跟隨運糧的隊伍,前往漢中」

劉憲非常及時的捧了一句。

巴成聽後大吃一驚,以為自己聽錯了,連忙問及身邊的年輕人,確認沒聽錯後,連忙施禮:「原來是劉皇叔之子,公子願光臨村子,實乃我等榮幸」

劉禪連忙扶起巴成,回了一禮:

「老丈折煞我了,那小子就叨擾了,煩請老丈前面引路。」

「公子請~」

劉禪用極其友好的眼神看了高翔一眼,帶領着劉憲等侍衛,前往巴成的村子。

一路跟隨走去,從進村開始,一路所見皆是破舊不堪的草屋,斷裂的牆壁,滿是坑窪泥水的道路,樹上,牆上布滿了刀劈斧砍的痕迹,還有不少已經氧化發黑的血跡。

村民們穿着破舊的衣衫,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幾乎都是年長的婦人,老者,年輕人,婦女,幼兒,卻很少見,除了跟隨在巴成身邊的幾位。

劉禪強忍着疑問來到村正巴成家中,身為村正的巴成,所住的地方並沒有比外面好多少,泥巴混合著枯草堆成的土牆,上面鋪了幾層棕樹葉,屋裡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幾個陶罐,缸罐,算是比較看的過去了

黑乎乎的桌子老舊不堪,上面放置了一隻茶壺和幾個杯子,巴成拿起茶壺倒了一杯水,又怕劉禪嫌棄,端着不是,放下也不是

劉禪看出巴正的顧慮,主動拿起杯子,一飲而盡,這個小小舉動立刻拉近了二人的距離,獲得巴成的好感。

巴成立即邀請劉禪院中落座,並邀請村中幾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作陪,周圍逐漸走來幾位老婦人,手中拿着酒罈,臘肉,蔬菜,米肉等食材,看樣子準備生火做飯。

無事可乾的劉禪主動問道:「敢問村正,這巴鄉村為何如此貧困,據我所知,三巴之地,遠離中原,沒有經歷過大型戰爭的摧殘,且物產豐富,巴人更是擅長狩獵,釀酒,製鹽,雖不能多富貴,但也不會窮苦到此等地步吧!」

老村正聽後,長嘆一聲:「我們三巴之地確實如公子所說,沒有經歷過戰亂,雖然不算富有,但也衣食無憂。」

「直到一年前,村子突然來了一夥當兵的,是曹操的部隊,為首的那人告訴我們說,奉張郃將軍命令,給我們兩個時辰,收拾行李,帶上全家老小,遷徙到雍涼之地,雍涼苦寒,我們當然不願意,誰願意離開祖祖輩輩生活的故土,為首那人卻罵我們是未開化蠻夷野人,村裡幾個年輕人聽到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便上前理論,那群人二話不說,抬手就打。」

「挨了打,村民們氣不過,紛紛拿出家中的獵刀,菜刀,木棍等,與對方糾纏。」

事情愈演愈烈,身為村正的巴成要去阻攔已經來不及了,很快演變成了雙方的廝殺。

巴人好戰,近身搏鬥能力極強,悍不畏死,起初仗着身體和地形的優勢,打壓着對方,但隨着曹軍人數越來越多,大量的村民倒在對方的刀下,剩下十幾個年輕人保護着我和幾位村中的老人逃到山中。

三日後,當他們回到村中,發現房屋被焚燒,財物被掠奪,村裡到處都是屍體,路上的坑窪里到處都是血,淳樸的村子頓時變成了人間地獄。

聽到此處,劉禪火冒三丈,狠狠的砸向桌面,內心極為憤怒,這是曹軍的老傳統了,別說是一個村子,就連徐州,鄴城,宛城這樣大的州郡都被曹操屠過,雖然有各種不得已的原因,但這種行為在劉禪這樣一個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裡的青年心中那是絕對接受不了的。

一名老人接著說道:「後來,又來了一夥當兵的,他們卻截然相反,幫助我們開鑿深井,修築屋牆,還送來了少量糧食和肉類,重新讓我們恢復了生活,後來才知道是劉皇叔的部隊。」

「半年前聽過往的行人說,當初屠我們村子的曹軍被劉皇叔的手下的張飛將軍擊敗,大部分人馬被剿殺在了瓦口關,也算替我們報仇了。」

劉禪聽後心中暗嘆一聲:三叔威武!

隨後說道:「此次我們便是前往前線,將曹軍徹底打出漢中,還百姓們一個太平。」

眾人聽後欣喜不已,紛紛表示再也不用飽受戰亂之苦,可以安生的過日子了。

劉禪看到眾人開心的樣子,極為心酸,內心更加堅定,一定要一統九州,還百姓們一個太平盛世!

說話間,做好的飯食被端了上來,一壇酒,一碗油呼呼的臘肉,一盤用豬油煎的豆腐,還有清蒸的鱸魚,茭白,芋頭等蔬菜,一人一碗:不託(類似今天的湯餅,麵條)

在巴鄉村這樣一個剛經歷過戰火的村莊里,能吃到這些已經很不容易了,也是招待客人最高的禮遇了。

這幾日跟隨運糧的隊伍吃的都是乾糧,看到眼前的飯菜已經口生津液。

在老村正的邀請下,劉禪開始大快朵頤,一塊肉,一口酒的吃法使勁往嘴裏刨,如此吃相哪裡還有一副公子的樣子,但這種接地氣的吃法卻贏得了巴鄉村人的親近和認可。

後面的青年拿起酒罈給劉禪滿上一碗酒,三國時期的釀酒技術還不是很成熟,沒有掌握蒸餾的方法,所以看着有些發黃,並且很渾濁,而巴族的酒卻不一樣,清澈見碗底,應該碰巧掌握了一些提純的方法,以後有機會請教一番。

劉禪端起酒碗,喝了一口,發現度數並不是很高,大約二十幾度,和後世的啤酒差不多,但後勁有些大。

老村正介紹道,此酒,名叫「巴鄉清」,這種酒,釀造時間長,冬釀夏熟,色清味重,為酒中上品,是巴族獨有的清酒。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幾人相談甚歡,老村正指了指旁邊倒酒的青年,

「這是我孫兒巴和,老朽想讓他還有村子其他幾個兒郎以後跟隨公子」

突如其來的請求,讓劉禪一愣

「老丈這是……」

老村正及眾人站了起來,正色道:

「如今天下大亂,我三巴之地也未能倖免,劉皇叔乃漢室宗親,愛民如子,又有平定天下,重振大漢之心,我巴族子弟願為漢室出一份微薄之力。」

劉禪聽到老村正的話,百感交集,不禁有些動容。

「若巴和他們走了,你們怎麼辦?」

村裡沒有青壯年,剩下一些老弱婦人該如何辦,地誰來耕種,房屋誰來修,這些很現實的問題怎麼解決。

老村正聽後不以為然:

「老朽出生於大漢建和二年,桓帝時期宦官當政,老百姓日子過的難啊,後來靈帝上位,本以為日子會過的好一些,誰知道靈帝賣官鬻爵,新來的縣令正大光明的剝削我巴族人,老朽現在還記得,當年村裡有一位交不起稅的村民,被縣令帶人吊在樹上,拿着柳枝沾着水,活生生的打死,樹下全是崩斷帶着血的斷枝,而交不起的稅卻是縣令自己定的私稅!」

「到了這把年紀,什麼都看開了,也不想苟延殘喘了,只想給以後村裡的兒郎們留下一個太平,這樣的太平,只有寄托在劉皇叔身上,讓他們以後跟着公子吧,為劉皇叔效命。」

「巴和,還不過來拜見公子。」

劉禪連忙扶起這個黝黑老實的青年。

又望着老村正堅定的眼神,劉禪內心非常感動,一介老叟尚有如此覺悟,軍民一心,何愁漢室不興。

臨走時,劉禪向老村正等人行了跪拜之禮,然後帶走了巴和等十六人。

高翔押送糧草繼續出發,臨行前交給劉禪一封諸葛亮的親筆信,絹上只寫了短短几句話:前往閬中,去找張將軍,借兵平寇。

大名鼎鼎的諸葛先生能寫出如此簡短且好理解的話真的不容易,劉禪心中頓時有一種被看不起的感覺。

高翔走後,又留下百名士卒保護劉禪。

諸葛亮為什麼讓劉禪去閬中借兵,劉禪心中也隱隱猜測到了,閬中目前由三叔張飛駐守,這位三叔打小對自己疼愛有加,幾乎是有求必應,劉禪跑過去別說要兵,就是要他的丈八蛇矛估計都沒什麼問題。

考慮一番後,還是決定先選擇留下來募兵,實在招募不到再去閬中找三叔。

看來去漢中前要把三巴之地大小的流寇平定,大大小小的流寇加起來至少三五萬人,而自己只有一百多人,這不是一般的有難度。

劉禪心中暗自抱怨諸葛亮:先生啊,先生,您這開局就給我選擇個地獄模式。

在老村正的建議下,劉禪帶領眾人在附近幾個村子,曉之以情,又招募了二百多巴族青年,加上高翔留下的百人和自己的衛隊,已經達到接近四百人的規模。

但是這區區四百人還是不夠啊,而且大半人也沒接受過訓練,沒辦法只能厚着臉皮去找三叔了。

四百多人在劉禪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出發了,目標:巴西閬中郡!

這是第一支屬於劉禪自己的部隊,意義重大,其中多是巴族人,近身搏鬥能力,山地作戰能力極強,任命巴和為統領,由於巴族人信奉白虎,從此他們有了一個新的名字——白虎營!

這支部隊將來為興復漢室,平定西南,西北立下了不可磨滅的貢獻。